他倆各坐在浴缸的兩端,對於同是長腿的他們,稍嫌浴缸的長度窄了一點,不過倆人勉強屈腿後,中間區域也空出了適度的距離,區隔了他們彼此。

他盤著腿安靜地看著崔珉豪,崔珉豪則屈膝抱著腿,略顯疲憊的眼神也朝他看去。似乎情勢會發展成這般是他倆事先沒想過的,至少他自己沒料到會如此順利,而從崔珉豪的眼神裡也看不出對於這場瘋狂在事前就有預見,於是不該做得他們通通做完了,若崔珉豪要回責備,他也心甘情願。

他們就泡在溫水當中,在他還想著該如何開口時,崔珉豪又早他一步,率先道:「我以為……你大概放棄了。」

他略挑了眉,想了一會,又見崔珉豪說:「因為都過了這麼久你都沒來問,我猜大概是你不喜歡我了,所以我也不敢告訴你我考慮後的結果。」

然而結果都沒有說,就已經有了這樣的結果。

「抱歉。」他輕聲說。

崔珉豪大眼看著他,小心的問:「所以……你應該不是一時興起吧?」

他也盯著崔珉豪瞧,似笑非笑地反問:「你應該也不是一時興起吧?」

崔珉豪背脊靠上身後的浴缸,微笑道:「我是最近有點發情,不過因為對象是你,我覺得可以。」

感覺一句話被迂迴了太多圈,他乾脆直接地說:「那是因為你喜歡我。」

崔珉豪潑了他一把水,笑出聲來。待水面又漸漸恢復平靜,崔珉豪才起身拿了浴巾,換上乾淨的衣服回房。他沒有馬上起身,而是在浴缸裡又泡了一會,笑著喘了一口氣,才換上新衣走出浴室。不過他並沒有回去自己的房間裡,而是搬了自己的枕頭與棉被通通往崔珉豪的房裡放,率先卡好位以後才回房吹乾自己的頭髮。

崔珉豪不明所以,而他也沒交代,待他整理完自己以後,便將自己丟上崔珉豪的床,霸佔了二分之一的位置。

「你要睡這裡?」崔珉豪問。

他就像個老爺一樣,不知羞恥地點頭,大搖大擺地說:「陪我睡。」

崔珉豪有些訝異,挑眉道:「你有這麼黏人嗎?不是有潔癖?」

「對你沒有。」他說。

若是有,他也不會強硬地在廁所裡上了他,還跟他泡在同一池浴缸裡聊心事。既然各自心意已經表明,他就不想再忍耐沒有崔珉豪睡在身邊的日子,根本是惡夢連連,沒辦法睡。只是他沒意識到自己的做法很強勢,但崔珉豪也沒表態什麼意見,他倆就這麼在寂靜裡妥協,沒多久後他就先抱著崔珉豪的棉被睡去。

崔珉豪倒也不嫌沈昌珉幼稚,自從聽見沈昌珉的夢話,他總覺得自己必須負的責任很深,也才有些明白,其實自己在沈昌珉心中也不盡然只是一枚苦勞,所佔據的分量甚至有點重,以致沈昌珉有點壓力時就會在睡夢裡說出那些夢話。已經不只一次,就連在公司午休時偶時也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

究竟沈昌珉有多需要他,目前並非完全不可考,但也許等沈昌珉心中的陰霾揮去以後,他的地位可能就沒現在重要。他承認自己是喜歡沈昌珉,也願意付出他不曾付出過的東西,只是要他相信他倆能天長地久,他認為自己可能不是註定的那個角色。

總之,在沈昌珉還完全需要他時,他不會拒絕,不需要他以後,他也不會埋怨。一切就隨波逐流,順其自然。




該不會又要變成長篇了吧……=_=
還有人會看嗎?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