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這幾天下來,除了兩人睡在一起外,好似沒什麼特別進展。沈昌珉不論加班至多晚,一定都會來至他的房裡睡,久而久之,他也漸漸接納有枕邊人的習慣,不管沈昌珉幾點上床,他已不會被吵醒,甚至不會曉得沈昌珉是幾點上床睡覺。

這樣的改變並不壞,偶爾醒過來時不是他在沈昌珉的懷中就是沈昌珉在他懷中,似乎沈昌珉抱著他睡也變成例行公事,他也因此慢慢眷戀起沈昌珉的一切。

當初答應沈昌珉進擊的告白時,當下的自己其實還是覺得他們彼此在感情上有些空洞,他也沒真正去想過答應後的日子會是什麼模樣,更沒有去設想過後果。也許自己對於沈昌珉也有一點感覺,且又剛好遇見沈昌珉的猛烈攻勢,情急之下,他什麼都來不及問,一切就已生米煮成熟飯。

不過回過頭來正視眼下的結果,他認為並沒有太壞。雖然沈昌珉還不懂做人就先選擇與他做愛,但沈昌珉對他也無始亂終棄,仍是回歸他倆原有的秩序,他教他做人,他教他做實驗。

日子一久下來,就連他也不禁地被沈昌珉吸引住,越來越無法抗拒沈昌珉對他要求的所有。然而這種感情他很明白,一旦紮根以後若要從心中連根拔除,心想必會痛、會流血。只是他們都走至這般田地,種子灑了,苗也揠了,感情勢必會助長。

沈昌珉是變得越來越大膽,總會趁他認真做實驗時給他一個小小偷抱,雖然有點彆扭,不過也算是他們之間的一大進步。為了回饋踏出這一步的沈昌珉,他總會放下手中的實驗,再給沈昌珉一個大大擁抱。即便他不曉得為什麼沈昌珉這麼喜歡抱他,但他自身也不排斥沈昌珉這般拙劣的抱法,更是有點深陷其中。

只是再怎麼貪戀這點甜蜜,他們還是有所克制,從不會在眾人面前顯現出他們內在有那麼一層關係,也不曾告訴任何人,他們的關係已至能夠坦承相見的地步。

這回心血來潮的倆人又一起浸泡在同一個浴缸裡,談起當初縮小時的事情,他是滔滔不絕,只見沈昌珉在另一端的表情有點囧又有點好笑,可最後他也終於逗笑了沈昌珉,倆人的笑聲便了傳盪了整間浴室,也止於這間浴室裡。

他們倆相互看著,不自覺地,他想起了他們第一次的笨拙與瘋狂。

沈昌珉還真看不出是那等人,竟然壓著他說做就做,雖那時自己也同意沈昌珉為所欲為,不過回想起來,當下的感覺還真有那麼點欲哭無淚,情勢也慘不忍睹,只管著腿開開,卻忘了許多還可以打鬧的前置作業。

他眨著大眼,眼神刻意地朝沈昌珉腿間看去,又緩緩抬起眼道:「想做嗎?」

沈昌珉有些訝異,話都沒回,他又說:「陪我。」

他不太好意思訴說第一次的感覺有點太爛,這次想補回來。反正一切就是追隨本能,也不等沈昌珉的主動,他便湊了過身邊跪邊撐著身體,吻上了沈昌珉的唇。他輕舔了一下,然後就像磁鐵一樣整個黏上。

沈昌珉的大掌摸上了他的腰側,來來回回,也開始變得焦躁。

他順勢地拉起水塞,水位慢慢下降,他的點點啃嗜也隨之滑落,在沈昌珉身上落下了不少屬於自己的痕跡。待水位退去,他也來至沈昌珉的腿間,那半睡半醒的摰根顯然嫌棄他的挑逗尚不給力,但他不氣餒,輕張嘴就慢慢將那鄙視他的東西給含住。

不曉得沈昌珉對於這樣的他評價是如何,可惜他也不想知道。自從做過那次以後,他也才知道沈昌珉的忍耐力屬於金氏記錄等級,若不趁現在趕緊讓沈昌珉有感一點,恐怕他自己的身體無法再如上次那般死撐到最後。

「唔……。」

他不太適應地吸吮著,鼻間的氣息來不及換,致使他容易發出一些連自己這輩子也沒聽過的聲音。他偶爾會抬起大眼看看沈昌珉的反應,不過很可惜,沈昌珉還是沒給他面子,就連喘氣也控制的很好。

不服輸的自己只能更賣力,沈昌珉雖沒表情,但嘴中的硬物明顯碩大了起來,還頂至他的喉間,讓他霎時有陣嘔吐感。

看來沒辦法,他也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了。

「不行了……。」他蹙著眉懊惱的說:「我都這樣了你才這樣……。」

他的臉很紅、嘴很痠,但他卻沒達到自己所設定的目標。

沈昌珉輕嘆口氣,一副現在才要開始的神情,精神抖擻地朝他而去,一把就捉住了他的命根,蹂躪了起來。

原來這就是實力的懸殊,才三兩下的時間,他的氣息就已紊亂,加上沈昌珉將他吻的密,他差點喘不過氣。本還告訴自己得矜持個十分鐘,沒想到這回比上回還慘,兩分鐘就讓他洩了出來,只能抬眼看著得意的沈昌珉。

「呃,你的就自己解決吧?」他說。

沈昌珉顯然不吃這套,長臂一伸,壓了五下沐浴乳,一手就將他的身子翻過,盡數的沐浴乳全朝他股間而去。

他明白這是他自作自受,不過這次的感覺卻有點不一樣,看似粗暴的舉動,卻不比第一次來的生澀,更是精準地觸碰到他身體最希望的點上。沈昌珉一指兩指的加上,他趴在浴缸邊緣抬著臀喘氣,腿間的小兄弟又慢慢有了感覺。

這是練習過的意思嗎……?

「等等……。」

「不想等。」

然而讓他無法招架的碩大就闖了進去,本以為會很痛,但卻沒有,反倒有些小快感隨機竄升,讓他腹下霎時難耐,也很爽快。

後來他就懶的指揮沈昌珉快與慢,反正他說了什麼沈昌珉也不會聽從,既然不怎麼痛,他也就任著沈昌珉隨意。待他膝蓋跪疼了以後,沈昌珉又將他翻過身,抬起一條長腿接著猛攻。他的胸膛不知被噴灑了幾次,全是沈昌珉的傑作。

最後做個結算,他連射五次,射出的液體都已快如水一般了,沈昌珉卻只在他體內釋放了一次。

恐怖的體力與耐力,果然不能夠主動邀約這種事情,不然永遠都是衰到自己。只是沈昌珉也負有責任感,將他清洗乾淨以後,便替他在浴缸裡放了剛剛好的水溫,讓他在浴缸裡歇息。

他就在浴缸裡睡了過去,後續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這可以算是彌補給各位的22回缺掉的肉文嗎?:”P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