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試以後照理說會是學生最輕鬆的一個禮拜,但卻是金俊秀苦難的開始。

先前被他借去寫歌作詞的時間,通通都得還在這個星期。只是他並不是將所有時間拿去念書,而是將時間用在各科老師的體罰。教導過他的老師幾乎都有共識,明白他這貨不愛念書,那也沒必要讓他待在教室上課,不是讓他提水桶半蹲,就是讓他跑個五十圈操場,要他好好悔過。

可惜的是,比起念書,他更是覺得體罰對他而言是再好不過。即便體能上會有極限,但那種痛苦遠小於逼著他安靜坐在位置乖乖上念書的痛苦,反正他是樂在其中,偶時還會一個人在體罰時間裡哼哼唱唱。不論老師用了什麼方法,就是不能夠將他腦內的音符給趕出。

考卷一天天的發放,每天都會有不同的老師懲罰他,昨天是英文老師,今日是數學,明天大概就是國文吧?只是他一直都不曉得,有一個人對於老師的體罰不以為然,且還會時不時地站在遠方朝他投射出同情的眼光。

他很認真的舉著水桶,肌耐力已快到達極限,他的手臂也有些顫抖,卻不見老師要他休息。不料遠方那人朝他緩緩走來,直到來至他的面前,他才覺得有些丟臉。

「呃,真巧呀,同學。」他勉強打聲招呼,心中不禁害怕朴有天看見他這模樣會想退社,就怕朴有天沒料到他是一個成績這麼不好的社長,會不願與他做朋友。

朴有天也真沒回他話,臉上憂鬱的看著他,他的心霎時慌了起來。本想再解釋什麼,卻見朴有天轉身就走,不過並非離去,而是朝他的教室前門走了進去。他的鳳眼看著教室內的狀況,不知道朴有天跟數學老師說了什麼,沒多久就見朴有天走了出來。

「老師說可以放下了。」朴有天低聲說。

他徹底鬆了口氣,全身幾乎快癱了,累得只能靠著牆坐在地板上休息。

「你跟老師說了什麼呀?」他抬頭喘氣問道。

又是那憂鬱的神情,他覺得朴有天真的看不起他了,也不管是不是休息足夠,他是硬撐起雙腿想起身捉住朴有天,要他別退社,「同學!我知道我成績不好,不要因此退──」

話都沒說完,他的雙腿因站不穩而致身體向前傾,以為要跌個狗吃屎了,卻未料朴有天在這時出手托住了他,慢慢讓他從他懷中又坐回地上。

「我不會退社。」朴有天蹲在他面前,認真的說。

聽見這話,他的心就安了,抬頭便給朴有天一抹好看的笑容。只是兩人在這情況下相遇令人有些尷尬,他盤著腿一時間也不曉得該接什麼話,鳳眼只能時不時地偷看著朴有天。雖然朴有天說不會退社,可為何臉色還是那麼難看?

上課鐘聲一打,他勉強抬起手推著朴有天的肩,要他回去上課,可朴有天卻沒照他的話做,反倒是半摟半抱地將他撐起,似乎想帶他離開。周圍圍著許多觀看者,致使他倆行動上有些窒礙難行,再加上地上那兩桶裝滿水的桶子,朴有天不知為何,突然心中一把火,動腳就將地上的兩個桶子踢飛,水四濺滿地。

「滾!」朴有天吼道。

不論是粉絲還是湊熱鬧者,全都一哄而散,就連教室裡頭的老師也悶不吭聲,沒人能阻礙他帶走金俊秀。

金俊秀雖一身疲憊,但至少腦子還算清醒,即便他不知道朴有天為何會發那大脾氣,但他只管著自己的嘴,讓朴有天將他帶至保健室。

「謝謝你,同學。」他微笑道。

朴有天替他蓋上棉被,這時候的表情才有些恢復以往,他也才放下心來,看著朴有天問:「剛剛……為什麼那麼生氣?」

朴有天以往都是優優雅雅的斯文樣,他一度以為朴有天不會有脾氣,但這回他見識到了什麼叫作『氣勢』,不管是學者還是鋼琴家,氣起來一樣都可以火山爆發。

「我討厭看你被體罰。」朴有天低聲說。

其實他已經快睡著了,但他還是撐著眼皮說:「那是應得的啦,因為我這次考試全部都考個位數啊。」

他倒是覺得一切都是因果循環,所以他不會去怪老師為什麼對他這麼不滿。

只是他不會曉得,朴有天不是一個容易就接受現狀的人。

尤其是他最喜歡的東西,除了他自己可以玩壞以外,其他人他一概不會容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