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確保這趟外出不會有事端發生,他還特別在外出以前問問另一個自己是否有回來,確定人仍是在那小河邊建屋後,他才敢帶著梁耀燮再次外出,前去找那些曾經與另一個自己相當要好的忠臣。

不知那些忠誠還有無意願回來幫助另一個自己,應該說是幫助來他來完成某項計畫。雖說另一個他總是對他充滿敵意,可他至少還看得出,那個尹斗俊並非如國軍所言有那麼昏庸。

從他開始與梁耀燮走得近以後,他發現梁耀燮與另一個他的記憶一般都是在宮廷之外的美景,想必以前的尹斗俊也是如他現在這樣,很常帶著梁耀燮出巡訪查,一邊遊樂,一邊整治國土。

想起那條已必須整治的水圳,雖已是老舊,不過也留下了曾經整頓過的痕跡,他想,那些痕跡肯定是尹斗俊所留下的。不敢果斷是否就如他判斷一樣,可至少他能確定,尹斗俊並非國師嘴中那麼無能與對天下大事那麼無所謂。

反正等等與這些忠誠會面,自然他的論點也會見分曉。

他跟隨在梁耀燮身後,看著眼前這幢非常老舊的宅邸。一般當臣子的屋子會這般舊,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不懂貪汙。

「你在此等我,我先進去會會他們。」梁耀燮說。

想必是怕那些忠臣看見他會拿掃帚來趕人,為了以防萬一,站在門口也是最好逃跑的選擇。

沒多久,梁耀燮便來接他入內。大廳共有四人等著他,看上去頗年輕,只是眼神竟是不懷好意,根本對他是打從心底的懷疑。會有這樣的結果是必然,他也不慌不亂,一對眼對上四對眼,冷靜地讓他的查看好一段時間。

「根本一模一樣。」

「但是氣息不同了。」

「難道是剃度失敗了?」

「顯然不是同一人。」

四人各說一句話,他笑了笑,便也彎腰示好,「我是尹斗俊,來自西元2013年的年代。」

「連說話都變了。」

「根本不可思議。」

「西元2013是什麼東西?」

「可以確定不是同一人。」

梁耀燮也走向前,按照說話順序一一向他介紹,「這是李起光、孫東雲、張賢勝以及龍俊亨,曾是六部裡頭斗俊最得意的助手。」

他想了一會,蹙眉問道:「那分別是隸屬哪幾部?」

「戶、工、兵、刑。」梁耀燮答。

如此重要的部門,恰恰好都能為他使上力。雖國師那邊也有人,不過他是漸漸地有些不信任,既然有派系上的問題,那麼國師對他所提的意見不見得就是對天下好,牟取私益的味道反倒濃厚。

然而,他也隨梁耀燮一同選了張椅入坐,雖一剛開始那四人對他還有些戒心,但在談吐之間他卻慢慢找回彼此的信任,也希望真能從他們四人嘴中聽出對於尹斗俊的真正看法,以及對於國師的觀感。

李起光是裡頭看上去較有在狀況內的人,說出的話也似人話,他便從李起光開始下手,「所以……你對尹斗俊有什麼看法?」

李起光瞪大眼來,看了一下孫東雲以後,便道:「我認為他有些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以前的他並非這樣。我明白耀燮重要,不過不該棄天下於不顧,他太過於自暴自棄,根本中了國師的計。」

孫東雲看上去有些憨厚,倒也在李起光開口後接著說:「起光哥說得是,他甚至不信任咱,害怕咱也會害耀燮。」

梁耀燮神情愧疚,垂頭道:「抱歉……。」

張賢勝雖是最四次元,卻也感性地摟上梁耀燮的肩,無奈道:「並非你的錯,是國師與皇后的錯。」

只剩下一人沒有開口,他的眼神看向那酷酷的龍俊亨,龍俊亨也看向他來,便直接問:「那你找咱有什麼目的?」

他挑眉,也乾脆地說:「你們還願意幫尹斗俊嗎?」

梁耀燮的眼神有些納悶與疑惑,其餘四人的眼神也不需多說,於是他又道:「你們認為,天下要由誰來管比較好?」

四人臉色凝重,過了半響,龍俊亨便說:「現在得了失心瘋的皇上不好,從古爛至今的國師派系也不好,只有以前的皇上才勉強稱得上好。」

「如果你們願意幫我,也許我可以讓尹斗俊變回原來的自己。」

梁耀燮比其他四人更為關心,皺著眉朝他問:「如何?」

「目前我還沒準備完,我只需你們的承諾,如果你們願意幫我,我自然會告訴你們。」他笑說。

張賢勝似乎不以為然,但也問道:「你真有辦法?」

「嗯。」他篤定地點頭說,也反問張賢勝,「你隸屬於兵部,那你那邊還有多少人手?」

「夠再打一場戰。」張賢勝道。

沉默半會,李起光便拍桌答道:「我幫!」

「那我也幫。」孫東雲拍胸脯道。

「如果能行,我幫。」張賢勝說。

「只能幫囉。」龍俊亨聳肩說道。

他微笑以對。

他為得並不是天下,而是為了自己。至少在他擺脫這裡以前,他必須確保梁耀燮會有人來替他照顧。

而那人選是誰,他想應該很明朗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