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半天的簡訊,就不見金俊秀回復他簡訊的內容。難到是不同意的意思嗎?

崔珉豪坐在椅子上,無奈地看著手機螢幕,不禁嘆了口氣。現在已是放學時間,人潮漸漸從學校勇退,但他還坐在椅子上沒有動作,就連桌上的文具用品也沒收,大眼就直直地盯著手機看。

若是金俊秀不答應他的請求,那麼他該如何是好?

他看著時間,其實他應該動身前往去補習班了,但想到等會會坐在他身邊的沈昌珉,他的腳怎麼就是沒辦法動。這還是第一次這麼不想去補習班,只是他沒料到,就算他沒去補習班,沈昌珉照樣能夠前來找他碴。

「不去補習嗎?」沈昌珉已揹好書包等著他一同前往,卻見他翹著嘴不爽說:「你自己去!」

他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幾天前的騷擾他記得很清楚,讓他打從心底不想跟沈昌珉坐在同一排位置,更不想與沈昌珉同一間補習班。什麼叫作『沒考贏我,還要我加入,總該再額外付出一點代價吧,你說是不是』?若是要他付出一些下賤的代價,那麼他寧可再另覓他人,永不與沈昌珉有來往,就連補習班他也要換一間。

況且搖滾社因為有朴有天的存在,所以開始有不少人想加入了,他們根本不會面臨被廢社的危機,他又是何苦拼老命下海賣屁股?

他不管身後的沈昌珉,長腿走著走著,就來到他一向最喜歡的社辦。

沈昌珉當然也厚顏無恥地跟了進去,東西與他同放一邊,便拉了椅子看著他忙。他忙著打掃忙著擦鼓,更是忙著迴避沈昌珉那雙炙熱的眼神。

「你可不可以出去?」他最後受不了,停下了動做,就拿鼓棒指著他說。

沈昌珉當然不覺自己受到任何威脅,只微笑說:「我想聽你打鼓。」

好不容易從沈昌珉嘴中聽見人話,他也霎時寬了心,坐上椅子,低聲問:「你有想要進搖滾社嗎?」

沈昌珉想了一會,便反問:「你們還需要一個主唱嗎?」

他從來就沒見過如此臭屁之人,雖不能否認沈昌珉的嗓門傲人,但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不知謙虛還拼命拿自己專長出來威脅別人的人。

「如果你不要那麼低級,我會向社長推薦你。現在搖滾社很多人想進。」

言下之意,就是你再他媽的那麼過分,就休想拿需不需要主唱這點來強迫我。他就不信那麼多人當中沒有一個是金俊秀不會滿意的,肯定能找到一位比沈昌珉更適合的人才對。

沈昌珉只是聳聳肩,輕聲說:「那就等著看,不過那時你來求我,代價可能會比現在兌現還要大。」

這人真是自信過了頭,讓他連打鼓的心情也沒有,使他放下鼓棒就想拿著書包轉身就走。但很可惜地,他連書包都還來不及拿,人就讓沈昌珉給抓至身邊,屁股就如在補習班一樣,只能被強迫選擇坐上沈昌珉的大腿。

他想起身,可卻又被沈昌珉給拉下,反反覆覆持續了五六次,他才乖乖地坐在沈昌珉的腿上,不再掙扎。

「你到底想幹嘛?」他撇頭,用著餘角看著沈昌珉問。

沈昌珉摸著他的大腿,輕笑道:「我只是有點等不及。」

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驚覺不大對勁,便強硬地掙脫沈昌珉的束縛,轉身瞪著沈昌珉,「你根本是個變態……!」

沈昌珉也同他站了起身,並且朝他步步逼近,笑道:「你這麼說很失禮,我也不是隨便對任何人就變態的起來。」

「那你為什──」

「因為你太吸引我了。」

沈昌珉深邃的臉孔在他眼前放大,他才驚覺自己無路可退。他本能地伸手就想推開沈昌珉,卻反倒讓沈昌珉有機會捉住他失措的雙手,並且壓至他身後的牆上。

「既然今天不補習,那就把這段時間留給我。」

「才不要,走開!」

他打算用長腿踢爆沈昌珉的小兄弟,卻未料沈昌珉好似練過一樣,就是有辦法閃躲掉他的攻擊,但他就沒這麼幸運,雙腿反被沈昌珉的一隻腿佔據,只要沈昌珉輕輕抬腿,就能磨蹭到他的要害,然而要是再大力一點,他小兄弟的小命也隨時不保。

他最後安分地瞪著沈昌珉,雙手雙腳都處於不利的他,只能任由沈昌珉擺布,或者伺機而動。

「你到底想怎樣?」

沈昌珉像在視姦他一樣,讓他很不舒服,「測試一下。」沈昌珉說。

他還搞不清楚狀況時,紅唇就被狠狠攻陷,腿間也因沈昌珉的磨蹭,讓他腹下有股快感竄流,沒幾下子他就發現自己的無恥與不爭氣。

沈昌珉的吻技不賴,讓他有些深陷,甚至忘記自己的雙手已無再受箝制,就任沈昌珉吻著。腿間的小東西也享受著沈昌珉大腿的磨蹭,一度神昏顛倒,直到沈昌珉放過他,並且用一種得意的眼光恥笑他後,他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什麼錯。

「你硬了。」

沈昌珉的聲音很輕,不需要什麼力氣就能喚出他心中的羞恥,讓他眼眶霎時泛紅。

他咬著牙推開了沈昌珉,快速地拿了自己的書包,便衝出了社辦。一路上的情慾從有到無,直到他回到家,並且將自己關回房以後,他才崩潰自我,狠揍枕頭。

竟然他的小兄弟背叛了他,率先對沈昌珉有意思了。





明明是樂團文.......但好像太情色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