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金俊秀以後,他在公事上的工作明顯少了很多,沈昌珉好似也為了方便,總會跳過他直接與金俊秀討論。他不否認自己的能力有限,但是自己因此這麼沒有存在感,那種感覺並不好受。

不過他總往好處去想,既然這段期間他比較閒,那麼相對他自我充實的時間就變多。為了能讓自己在公事上也幫得上忙,他於閒暇的時間裡都會前去員工圖書館借用相關智識的書籍,補充一下更高階的藥學理論。

明白這般努力不可能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回饋,他只能不厭其煩地學習,希望沈昌珉也能與他討論問題,看好他的實力。只是這樣的日子一久,一旦沒有預期的效果,持續進行的動力便會減弱。

「一起去吃飯吧!」金俊秀開心地說。

一天的開始至結束,最快樂的時光莫過於吃飯時間,但很可惜地,他卻漸漸覺得吃飯時間對他還說是種煎熬,他得忍受自己聽不懂的話題,也必須硬著頭皮接納沈昌珉對他越來越冷漠的事實,而他卻誰都不能推卸責任,只能怪他自己當初做學生時沒好好學習。

「你們先去好了。」他微笑說道:「我現在還不餓。」

站在門口的沈昌珉本是狐疑,不過在他拒絕金俊秀三番兩次的邀請下,他倆也只能先自己去吃,而將他一人放在實驗室裡頭。確定倆人離去以後,他才敢拿出先前去圖書館借的書籍,研讀起這些書本來。

待沈昌珉與金俊秀回來以後,他才收起書本,自己一人前去員工餐廳吃飯。

直到下班以後,沈昌珉對他還是那句話,『今天想去俊秀的宿舍一下』,他沒有反對,只能笑笑地要他早點回來睡。

沈昌珉對工作依舊是如此熱衷,讓他不禁猜想,先前沈昌珉的改變與選擇陪他,只是種假像,或只是想討好他而已。現在有另一個不需讓他討好就能與他聊上話的人出現,沈昌珉自然是沒必要隱藏真正的感受,冷落他也只是正常現象而已。

雖然心中有點不平衡,但他總是想著,也許日子再延長一些,沈昌珉或許就會回到他身邊。不過事實的呈現卻總是與他所想相去甚遠,本來凌晨時分就會回宿舍的沈昌珉,現在是連回也不回了。

他一人坐在沙發上,闔起那堆他不管如何努力都看不懂的書籍,最後無力地躺上沙發。他等了一整夜,身體不累,心也累了。日出時分他便也閉眼睡去,不過在睡前他卻嘲笑自己,也許打從一開始,沈昌珉就不是真正喜歡他,只是因為有陰霾無法面對,才讓他留在他身邊,還讓他誤以為自己所屬特別。

這天的班他沒去上,沈昌珉貌似也直接從金俊秀的宿舍前去公司,所以來至公司以後才發現他沒有出現。他的手機在房間內響著,睡在客廳的他沒有聽見;客廳的電話響著,睡在沙發上的他卻裝做沒有聽見。

直至沈昌珉前來宿舍門口按門鈴,瘋狂敲門,他才漸漸有些微反應。

他從沙發上坐起身來,看著已快被撞爛的大門,意外地他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坐在沙發上還不想回神。

最後沈昌珉是向管理員室借用房卡才得以進來,一進門就見坐在沙發上的他,沈昌珉是氣了起來,怒道:「為什麼不開門!我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眨著大眼,低聲說:「抱歉,我今天不舒服,所以沒去上班。」

沈昌珉聽見這話,態度也軟了下來,不過朝他走去時,他卻站起身子轉身回臥房,把自己丟上床。

「什麼時候開始的?」沈昌珉站在門口問。

他抱著沈昌珉曾經睡過的枕頭,蹭著自己臉上的淚水,然而將自己的臉蛋往枕下埋去。

好一會,他確定自己說話不會有任何顫抖後,才背著沈昌珉答:「一個多月前……。」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