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很熟悉,他幾乎不會忘記。

果不其然,當他看見自己又肥又嫩的手以後,便確定那時身體的疼痛,就是縮小的前兆頭。只是促使他縮小的契機,他想大概就是崔珉豪的離去。

他身上已經被換上了乾淨的嬰兒衣服,場景也已不是在客廳,而是在他自己的臥房裡。他看著天花板,摸著棉被,才真正接受崔珉豪離開他的事實。但即便他接受了,心底的罪惡與失落卻不輕易對他打折扣,想到還是會想哭,想到還是會怨懟,怨懟自己沒長大,反倒還縮小了。

「你醒了啊……。」

對於眼前之人他沒有很意外,只是他不曉得為什麼金在中會出現在這裡。

「你的同事發現你的時候,馬上通知公司,然後我們就來了。」金在中簡單帶過,似乎明白他不在乎現下的情況,所以也沒再多說,只朝他道:「你那個室友……確定離職了。」

他的眼神淡漠,看不出什麼情緒,也不想說話。

後來金俊秀也進了他的臥房,對他說了很多,可惜他一句都不想回應,「之前就有聽說過你縮小的事情了,沒想到那藥讓你留下了後遺症。不過最令我驚訝的……是你跟珉豪的關係。」

他眨著眼,脾氣依舊,翻了過身,不願對視任何人。

「沒想到你們是情人,你對待他的方式,真的完全看不出來你們有這道關係存在耶。」

金俊秀霹哩啪啦的說,沒有停止,好似也不怕他生氣一樣,又繼續道:「沒辦法幫上你什麼……不過我想,既然珉豪的離去能讓你打擊成這樣,我猜你還是很喜歡他,對吧?」

他背對任何人一句話也沒說,金在中曉得他心情不好需要調養,便將金俊秀帶出房門,好讓他能夠靜一靜。但他卻在床上翻來覆去,是坐又是躺,企圖想找回跟崔珉豪在一起的感覺,可他就是找不回崔珉豪將他抱在臂膀的感覺。

他的眼眶越來越紅潤,小手只能搥著枕頭,小腿亂踢被,最後全身無力地躺在床。

「珉豪……。」他輕聲呢喃著。

如果時間願意賞他一個面子,他絕對不會再重蹈覆轍。只是就算時間願意給他面子,他也不見得真的有機會能夠再與崔珉豪重新來過。金俊秀說的對,如果喜歡一個人,就不該那般對待他,更不能夠將對方所付出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必要時他仍然要給與崔珉豪一點回饋,而不是只有他一個人享受著自以為的愛戀,然將對方當奴隸以對。

他是真的錯了,他也承認自己的疏失。崔珉豪三番兩次要他回宿舍睡覺,就是因為想依賴他,想蹭蹭他,只是他將所有的敏感度都用在工作上,使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崔珉豪對他的想念。

不過現在說這些還來的及嗎?不是每場錯誤都會賦予一次改變的機會,他甚至怕崔珉豪給自己機會的扣打已用完了,註定這回他就是得失去。

於是這幾天下來,他的健康狀況相當不穩定,東西也吃不太下,身體只要想起崔珉豪疼痛便會加巨,最後金在中也別無他法,便將他申請住院,請求更好的照顧。

「你要加油啊,我們會幫你找珉豪,但是你要先吃點東西才行。」金在中哄著他,他勉強吸了幾口奶水,可不久又將全數給吐了出來,「怎麼又吐了……?」

鄭允浩在一旁有些不耐煩,拿了奶瓶就朝他嘴裡塞,「喝下,不然死了怎麼見你室友!」

聽見這話,他也愛莫能助。這次的副作用不比上回,他吃不下東西不盡然是因為情傷,而是本身的身體反應,促使他沒辦法好好進食。但原因是什麼,他也不曉得,他只覺得生活缺了一樣東西,沒有那樣東西,他就沒辦法安心做任何事情。

鄭允浩的強迫倒也不是沒有用,這回他真的將整罐奶瓶給喝完,只是最後他又吐了些出來,可至少胃裡有東西,讓他一時覺得有些舒坦。

「你那個室友也不對,竟然就這樣拋下你離開。」鄭允浩雖然對他一直都沒好臉色,但卻替他說起話來,「就算你忽略他好了,這點破事拿出來溝通不就好了嗎?」

想想也有點道理,不過崔珉豪選擇不說,他想可能有其他顧慮。

「你知道感情好的訣竅是什麼嗎?」鄭允浩露出了老大哥的模樣,語重心長的說:「不是做做愛,說幾句好聽話就了事。」

他看著鄭允浩,雖然沒有什麼回應,但他眼神透露自己想聽下去。

「是忍讓。」鄭允浩垂頭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他,又道:「要忍,也要讓,才有辦法磨合,也才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他心底忽然覺得平靜許多,也許是因為有了高人指點。只是就算他已知道了訣竅,他也不見得能夠在崔珉豪面前展現所學的這一面,甚至能不能再見到崔珉豪,都還是一個大問題。

「我明天幫你找他,好好休息,要活著等消息。」

鄭允浩拍了拍他的胸脯,讓他安心沉睡,一路好眠。







其實珉豪一直在你身邊呀,恩康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