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拿到沈昌珉的藥單開始,他便取得了沈昌珉身體縮小、還有因為無法進食而體虛被送進急診室來就診的消息。沒想到他才離家出走沒幾天,沈昌珉的世界就率先變了樣,他甚至沒料到,沈昌珉的體內還會有藥物作祟,而副作用的導火線盡是因他而起。

雖然心底有些愧疚,但他卻沒做好準備出來與沈昌珉面對面。本以為自己的一走了之,後續的藕絲也會不了了之,可惜事實沒他所想的那麼容易,他與沈昌珉的命運,好似也不如他想的那麼單純。

也許這就是種緣分吧,不論他哪去,他們總是有辦法再找到彼此。

只是這場緣分是否該繼續,他打從心底相當猶豫。他很抱歉自己的突然離去讓沈昌珉必須承受如此大的打擊,但他也無奈自己只能做這般選擇。如果真的彼此喜歡,又是為什麼他們之間最後會變得比認識以前還陌生?

以前總覺得是沈昌珉有錯在先,不過現在看起來,好似他也做錯了些,至於他們彼此錯在哪,他們仍然在摸索著。

本來應該下班的他,無意間腳步就走至沈昌珉的高級病房。雖然對沈昌珉他心中還是很多埋怨,但沈昌珉會淪落至此地步,他也必須負一半的責任。

他在外頭躊躇不前,猶豫之際,突然房內就走出人來,見他在外,就立馬地抓住了他的臂膀,沒讓他有機會逃跑。

「我還在想怎麼去找你,沒想到你就在這裡。」

他驚恐地看著鄭允浩,輕輕地甩開了鄭允浩的大掌,苦笑道:「找我做什麼?」

鄭允浩看了一眼他胸膛上的名牌,便低聲說:「既然你在這當藥劑師,那應該知道沈昌珉的狀況吧?」鄭允浩嘆了口氣,又道:「我想你應該是知道,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既然什麼事情都被鄭允浩說中,他自然也不想多做解釋,只問:「昌珉還好嗎?」

「不好,快死了。」

他瞪大了眼,身子不聽使喚地就想衝進病房裡,可卻被鄭允浩一把抓了回來,「你最好考慮清楚再決定要不要進去看他。」

這回他是怎麼甩就是甩不開鄭允浩的大掌,只見鄭允浩又道:「如果你最後還是決定要離開他,不如不要見。」

他的身子不再抵抗,只在原地發愣,無法回話。

「也不要因為愧疚、同情,又想與他重修舊好。」鄭允浩轉過頭看著他,低聲說:「如果是真的喜歡,再考慮還有沒有在一起的可能性。」

聽完這些話,他最後便轉身離去。

鄭允浩說得沒有錯,目前的他什麼都沒做好準備,只憑直覺做事,就怕一切的難過又再次重蹈覆轍。他不該在有情緒的當下做任何決定,對他,對沈昌珉覺對都不會是最好的抉擇。

如果自己再跟沈昌珉重新開始,他們真的有辦法克服之前的那些問題嗎?

他總以為沈昌珉才是最自私的,現在想想,其實他自己也很自私。因為他沒辦法占用沈昌珉的任何時間,所以耍了脾氣,逕自地搬出宿舍離開沈昌珉。任何人都容易被工作給綁架,若當初他願意多體諒沈昌珉一點,也許現在就不會落得這般下場。

除了考慮沈昌珉以外,他也必須考慮自己是否真的有辦法克制自己的自私,還有他對於自己未來前途的考量。國家機密製藥廠並不適合他,就算為了沈昌珉再回去那裡,他也不會覺得快樂。

他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將所有事情給釐清,一大早便利用自己還未開始執業的時間前來探望沈昌珉。

他一走進門內,房裡的人沒有人意外,唯獨一人因熟睡而不知道他的來訪。

「你終於來了。」金在中微笑地看著他,然而將手中的孩子朝他捧去,「他喊了一整晚你的名字,剛剛才睡著而已。」

他看著懷中的沈昌珉,本是眉頭深鎖,沒多久以後,那蹙緊的劍眉便也向外鬆弛,爾後房內就傳來陣安穩的鼾聲。

「考慮清楚了嗎?」鄭允浩突然問。

他笑了笑,點頭道,「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