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出現以後,沈昌珉的身體狀況明顯改善許多,為了能讓沈昌珉安心的靜養,出院以後,他將沈昌珉帶回自己的小套房照顧,上班時就揹著沈昌珉一起去醫院,下班時就揹著沈昌珉一同去逛夜市吃些好東西。

約莫幾個星期的時間,沈昌珉便順利成長回原本的模樣。然而,這段獨處的期間,他與沈昌珉卻沒有針對彼此這次的幼稚行為做任何的溝通,也沒有人提及這件事情。直至沈昌珉得離開他回去製藥廠後,他們才在站在門外小談了幾許。

「不回去嗎?」沈昌珉問。

他笑著搖頭,也沒多說什麼,「這裡比較適合我。」

沈昌珉眼神看得出有些失落,可對他也沒任何挽留,便道:「嗯,小心那些歐巴桑。」

他笑眼瞇瞇,點著頭,「好。」

「保持聯絡。」

「嗯。」

沈昌珉本是轉過身要離去,但卻又在離去以前返過頭來看著他,「我會來找你,你下班的時候。」

「嗯。」

「小心歐巴桑。」

「知道啦。」

前前後後大概交代的差不多,沈昌珉就也拎著那袋嬰兒用品離開。百米以內,沈昌珉還回頭看了他約略三、四次,直到沈昌珉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裡,他才關上大門,回至自己的小套房。

之所以沒有刻意再將上次的離去拿出來做檢討,可能是他們彼此都覺得已沒有必要。他看得出來沈昌珉的改變,也感受得到自己的改變,藉由這段期間的相處,他們重新認識彼此的生活,也間接讓對方明白,什麼生活比較適合他們。

當然這樣的結果也不盡然會與他所想的那般相符,不過至少他們是平靜地接受,感情的事情自然也選擇隨波逐流。或許目前的他們都不適合談感情,但從朋友做起倒是可以,他也認為一切應該從根本做起,任何事情絕對都不能只因一時興起而壞了應有的規矩,他想談感情大概也是如此。

於是日子漸久,他們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有些距離,但彼此卻覺得心很近。偶爾上班偷閒傳個簡訊,有時間就約一起,沒時間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客觀上是聚少離多,但主觀來說,他們的感情卻是與日俱增。

他們不需要在同一個舞台上競爭,也不會因實力懸殊而備感壓力,選擇一條適合他們彼此得道路,生活上不僅較安心,情感上也會相對穩定。

只是有時還是回想起枕邊有人的日子,但這樣的眷戀與自私他不敢表明,多半還是交給時間來做處理。可惜他忽略了沈昌珉,即使他想就此隨波逐流,沈昌珉也不一定會任著他這麼選擇。

『今晚可以去你那裡嗎?』

他看著沈昌珉的短訊,抿了抿嘴,回傳道:『可以啊,順道去吃飯吧。』

一如往常的飯局,他們盯著店家的電視邊看邊吃,話題總是不多的他們,換了環境以後自然是變得更少,雖說如此,但對他們倆人來說,卻是相對舒服。

待他們結束飯局以後,便一同回至小套房,一路上他倆也沒特別過問什麼,但讓他意外的是,今天的沈昌珉與他走得特別近,肩與肩的距離幾乎已快黏上,讓他或多或少感受了到一些沈昌珉的疲憊。

果不其然,一回至小套房,沈昌珉就抱著他的枕頭窩在床,不拘泥任何小結,貌似透露著一絲眷戀。

「金俊秀後來搬來跟我住。」沈昌珉突然說:「可是他好吵,好髒,習慣不好。」

他笑了笑,有些無奈,但也盡可能替金俊秀找好話說,「但是他可以幫助你完成實驗。」

本不覺得有什麼,可話一說出口,他倆卻在同一空間裡沉默。

「之前那件事情,是我不對。」

讓他更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沈昌珉竟然率先向他道歉?不過嚴格說起來,這也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

「我沒有那個意思……不過這也是事實,我確實幫不上什麼忙。」他苦笑道。

沈昌珉一向不會對他甜言密語,但這次已連續破了許多慣例,甚至老天也都會隨他一起慌,「你在我身邊,就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沈昌珉的意思,大概是稱讚他是賢內助吧。

他也沒說什麼,只覺身體有些髒,乾脆地在他面前褪去了衣服,留條內褲,然而將髒掉的衣服丟進洗衣籃裡。才正想轉身打開衣櫃拿乾淨的衣服進廁所洗澡,不料沈昌珉就將他抓上了床,將他欺壓於床。

他們之間的感情很微妙,看似根本戀人未滿,但實際似乎已超出標準。

「還沒洗澡,這樣感覺很髒。」他低聲說。

依沈昌珉的潔癖,照理說應該是不允許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不過沈昌珉卻執意,沒經過他的同意,就擅自吻起他來。只是他也猜中沈昌珉一半的脾性,他們並沒有做到最後,僅是安慰彼此,沒有更多。

「一起洗。」沈昌珉突然要求道。

「浴室擠不下我們倆個。」

但最後沈昌珉還是硬要擠,擠完衣服也沒穿,便又被沈昌珉抓上床,續戰了幾回合。

不知道為什麼,他並不覺得生氣,反倒心疼沈昌珉。他看著抱著自己睡著的沈昌珉,湊近一瞧才見那雙眼窩下的黑眼圈。他的姆指來回摸著沈昌珉的面皮,最後是笑了出來。

不經意地,他好似走入了一個人的生命裡。

有點竊喜,也有點得意。但最慶幸的,是他們好不容易一起長大了。





全文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