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好晚上一起出來聚一聚,沒想到大雨率先比他們早來臨,但因僅是場大雨,他們仍然撐著傘赴約,在一場滂沱大雨裡,前往他們約定好的地點。

來至餐廳以後,鞋子大概也濕的差不多,雖覺有些不舒服,不過大致上還能夠忍受。沒多久,沈昌珉也準時出現在餐廳裡,他開心地揮揮手,示意沈昌珉自己的位置後,便也拿起菜單開始點餐。

這間餐廳是由他所推薦,所以他必須負責所有餐點。這是他與沈昌珉約好的小情趣,每一個星期彼此都得推薦一間餐廳給對方,而餐點的選擇則必須由推薦者選點。感覺上好似沒什麼浪漫感,但對於他們兩個吃貨而言,沒有任何時間能比過這時點的浪漫。

待他點完餐點以後,他才鬆了口氣,笑著說:「你應該也濕了不少吧?」

看著沈昌珉不停拿餐巾紙擦拭自己的身體與鞋子,估計這場大雨會影響到沈昌珉的心情。不過事情似乎不是他所想,雖然沈昌珉的表現是有點誇張,但意外地在答話上卻沒有任何不愉悅,「沒什麼大不了。」

「這間是我在一個部落格上看見的,口碑不錯。」他說。

沈昌珉倒是沒說什麼,只問:「明天要輪班嗎?」

他想了一會,便搖頭,「沒有,剛好休假。」

只見沈昌珉從背包裡拿出兩張門票,同時遞給他,「我們可以去這裡。」

他拿起門票一瞧,發現是兩張音樂會的門票。看起來很高檔,即便他不熟識這個音樂家,但通常這種門票不易取得,能拿到的一般都會有點關係,或者是重要性的人物才會被邀請進場聆聽。

「你怎麼會有?」他問。

沈昌珉聳肩,也不明所以,「公司給我跟金俊秀,不過金俊秀說他不想聽,所以給我。」

聽完他也沒什麼感想,只是慣性地將這兩張票收進自己的背包,替沈昌珉保管好。待他們的餐點上桌以後,倆人也沒再聊天,便各自專心地品嚐。這家店的消費不低,最後還因他們消費額滿點而送了一瓶紅酒給他們。反正不喝白不喝,倆人就直接讓服務生為他們服務,一口接一口地將那瓶紅酒一併消滅。

酒量差不多好的他們,離開餐廳也不見踉蹌,甚至再走出餐廳以後,望見外頭依舊的傾盆大雨,整個人便也酒醒了。這回不僅是只有雨,還帶有些風,沈昌珉一個沒注意,那把老舊的雨傘便不小心地葬喪於風雨之中。

他見狀是趕忙湊過身子替沈昌珉或多或少遮點風雨,於是兩個大男人只剩一把小雨傘,再如何克難,他們還是努力走完最後一段。

回至小套房以後,他幾乎溼了整身,還稍嫌天氣有些冷。沈昌珉倒是沒什麼事,只在一旁看著他脫衣解褲後,自己也默默整理起那雙濕透的鞋子。

雨太大,他乾脆讓沈昌珉留宿一晚,只是這晚他沒特別照料沈昌珉,他只覺有點累,沒幾會就自己爬上床先睡。沈昌珉也沒吵他,用著他的電腦觀看網路上的新聞,看看美劇殺時間。

隔天一早,率先醒過來的是沈昌珉,看看時間差不多,才正打算叫醒他,就發覺他的不對勁。沈昌珉看著那張紅脣,感受到呼出的熱氣,摸了額頭便確定眼前這人兒絕對是發燒。

看來今天的音樂會不用去了,況且颱風來襲,他也不認為音樂會舉辦得成。不過他得想辦法解決崔珉豪的發燒。於是二話不說,他簡單的梳洗一翻,拿了崔珉豪的雨衣,穿著崔珉豪的拖鞋,便在大雨天裡從小套房游了出去。

他一口氣買了他們今天的糧食,有什麼買什麼,最重要的,就是退燒布與退燒藥。他又從超商一路游回來,回至小套房時,崔珉豪仍然還在睡。

外頭風雨交加,但房內的他們卻很安靜。

他摸著崔珉豪的額頭,有些笨拙地替崔珉豪貼上退燒步,本想讓崔珉豪繼續睡,可想想又覺不妥,就怕體溫燒過頭。

「珉豪……珉豪。」他輕輕地喊,輕輕地搖。

崔珉豪有些動靜,只是不大。為了崔珉豪好,這回他是大力了些,崔珉豪才睜眼疲憊的看著他。

「你在發燒,先起來吃藥再睡。」

果然一切皆被他料中,崔珉豪醒來以後就狂咳嗽,頭腦暈眩,大眼看起來相當無神。他除了讓崔珉豪吃藥以外,還額外地替他泡了杯薑母茶,強迫他吞下後,才敢讓他回去睡覺。

看著崔珉豪的睡顏,他霎時有種感覺。是不是當初自己縮小時,崔珉豪照顧自己也是這種感覺。崔珉豪沒有好,他不敢睡,就同他當初一樣,他沒有好,崔珉豪也不敢安心地睡。

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可做,眼前只有崔珉豪能看,他便將人家全身上下通通看一遍,最後對他最具吸引力的地方,還是那雙有著濃睫毛的大眼以及紅的不像話的翹唇。

想起崔珉豪的奪命連環啵,不禁讓他也想試一試。

於是他鑽進了崔珉豪的棉被底下,單手枕著腦袋,乾澀的唇瓣就朝崔珉豪的紅唇取暖去。

一次兩次三次……呵呵。

窗外大雨仍然繼續,而他的鬼點子作祟,也依舊持續。



全文完。






唔,我只是覺得雨天很適合2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