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如何想保護的秘密,總會有露出破綻的一天。

具體來說,他倆在外的互動已刻意比一般情人還保守,只因一次的尹斗俊忍不住,讓剛好在百貨公司逛街的親戚的母親的祖母撞見,尹斗俊也不過只是禁不住摟了他的腰一會兒,這風聲傳至誰耳卻已成一件見不得人的事情。

事情因他的親戚而起,理所當然他必須率先擺平自己的父母親。面對自己的父母還不打緊,但也不知眾人是如何通風報信,最後搞得連尹斗俊的父母也知悉。同一時間被雙方的父母夾攻,他們最後只能暫停各自手邊的工作,讓彼此有時間坐在客廳的巧拼地板上促膝相談。

明日就是回老家談判的日子,他們想著該如何應對、如何避免衝突,不過一切終究是個假設,況且他們也想不出一個好說詞來說服各自父母,這個自己兒子已成別人兒子的終身伴侶的事實。

最後他們的對策,就是見招拆招,若遇有父母爆衝的情形,尹斗俊擋前,他精神支持站於後。

該來的終究還是得來,於是先從他的父母開始談,最後的結局並不出他們的意料,只是過程的呈現有些超出他們的想像。他的父母較為理性,雖然沒有拿桿麵棍打他們,不過結論還是沒接受他們的感情。

「這種感情不健康,注定沒好下場。」他的父親說。

他與尹斗俊只是沉默以對,因為不知道該從何反駁起。不能說父親大人說得就錯,但也沒其他科學證據能證明他們的選擇就是正確。更精準的說法,凡是談感情的人都有可能沒好下場,所以不只他們可能沒好下場,正常男女也不一定會有好結果。

但慶幸的是,即使他們的父母反對,倒也沒積極要他搬離尹斗俊的公寓,似乎對他們的感情也不是全然否定。大概是先前尹斗俊的表現深得人心,所以在此節骨眼有了加分作用,讓他們能免於得馬上被拆離的現實。

不過尹斗俊那邊的家屬就沒有那麼好解決,他們不僅沒能見招拆招,還真用上所謂的plan B,拱尹斗俊出去讓人抽打。他站在尹斗俊身後緊緊抓著尹斗俊的衣服,藤條一下一下的抽,他的牙也越咬越緊,直到這場戰役結束,他們才狼狽地搭車回公寓。

尹斗俊的小腿多了幾道火辣辣的痕跡,洗完澡以後,他也拿了些消腫藥膏替尹斗俊塗抹,倆人對於這樣的結果似乎沒有太多感想,只是在沉默期間裡,他們迷失了自己,卻又找回了彼此。

「好險你耐打。」他苦笑說。

尹斗俊也徹底鬆了口氣,似乎以為他會說出一些喪氣話,「以後要更耐打。」

他笑了笑,收起了藥膏說:「一起去練拳擊?最近我好像有收到幾張傳單。」

「也行啊,我們找個時間一起去報名吧。」

尹斗俊看上去有點疲憊,他看著尹斗俊起身走進廚房,自己也沒有猶豫地就跟進。雖然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跟,但自己就是被尹斗俊的背影牽引而來,沒有什麼特別理由,他就在尹斗俊倒涼水時從身後抱住了尹斗俊。

「你也要喝嗎?」尹斗俊問。

他沒有回答,鼓鼓的臉頰就蹭著尹斗俊的背脊,有點想哭,又有點不想。

尹斗俊便也這麼任著他,不管走至哪,他的身後就黏著一個大嬰兒,直到他抱夠為止,他們才又坐回客廳的巧拼地板,相互面對面,朝著對方笑了起來。

他們曾經說好,無論發生什麼問題,都必須窮盡所有手段與方法一起化解。所以在他們認為事情還有可能解決以前,任誰都不能夠喪氣與先說放棄。這算是較量他們彼此的能耐,也是考驗他們各自的危機處理。即使沒有婚姻的佐證,沒有法律的保護,在他們活著的一天,這段感情就必須由他倆一同守護。

他緩緩躺上尹斗俊晾在地板上的手臂,倆人吹著電風扇,看著日光燈發呆。

「如果我們注定是場悲劇……」他眨著眼,輕聲又說:「那為什麼你會是我的救贖?」

尹斗俊睜大眼,轉過身看著他笑道:「同學,你文藝了喔。」

他笑出聲來,沒有下文。

其實,不論在外人眼裡他們是如何混亂、如何瘋狂,在他們眼中,這段感情是如此鮮明、如此透徹。

所以在他們完全崩壞以前,他們仍會奮力向前。




全文完。



斗燮的成熟正經文X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