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俊秀瘋狂賣萌的請求之下,他仍然無所動搖,咬著牙無論如何就是沒答應金俊秀這個可怕的請求。也許對金俊秀來說不是什麼大事情,但對他而言是件嚴重事,為了保全自己,他才不會像以前一樣,馬上就順金俊秀的意。

「噢唷!珉豪你為什麼這麼堅持啦!」金俊秀抓著他的臂膀,是扯是捏,哭腔道:「你那個同學真的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他嘆了口氣,可卻僅是抿著嘴,沒有接話。

「珉豪……真的拜託你了!」

他這個社長求起人來什麼招數都能使上,一下說要請客,一下又要替他拿書包,但他只管著向前走去,說什麼也不答應金俊秀這樣的請求。

「珉豪!你這樣……我們的社團怎麼辦啦!不是說好要一起組奶油飛的嗎!」

聽見這話,他也不禁停下了腳步,只不過大眼仍是迷惘地望著前方。

『奶油飛』是當初他加入搖滾社的動機,也是他與金俊秀排除萬難,將搖滾社撐至今的動力。只是當夢想與實際交集在一起,有太多原因迫使他必須做出決定來解決眼前這個危機。

他不認為真的只有沈昌珉才有辦法挽救他們,他也不相信這道危機真的得出賣他的屁股才得以解除,天底下如此多會唱歌的人,他就不信找不到一個比沈昌珉還具殺傷力的聲音。

「社長,請給我一點時間。」他轉過身,輕輕地說。

金俊秀似乎是看見他的難處,最後也妥協,但只給他一個星期去尋找聲音。

由於搖滾社有朴有天的助陣,即便是沒有社辦的情況之下,還是有不少人來詢問入社的標準與辦法。他便趁著這時機尋找他要的聲音,特別要求填寫主唱的同學繳交錄音檔或CD,以便他順道選擇這次成發的主唱擔當。

他這星期幾乎是撇開了課業,專心這次的選拔,只不過可惜的是,來徵選的人,沒有一個人的聲音能比沈昌珉還具震撼力。他聽著沈昌珉錄製好的CD,感嘆這人的聲音就像個人樣,怎麼本人卻是那樣?

一個星期的期限屆滿,他來至金俊秀的教室找人,才得知金俊秀已換教室的消息。雖然不知道金俊秀是怎麼換去二年級的資優班,但他還有更要緊的事情必須處裡,於是來到了資優班的教室門外,尋找著金俊秀的人影。

沒料人都還沒找到,他的肩膀就被一個不算陌生的人拍了一下,「找俊秀?」

眼前這人雖然沒有很熟,不過因為是同個社員,所以他也鬆了口氣,點頭道:「嗯,社長在嗎?」

朴有天笑了笑,輕聲說:「等我一下。」

從第一眼見到朴有天時,他便直覺這人是相當黑罐子裝醬油,心底在想些什麼,幾乎是看不出來,只覺得就是一只笑面虎。表面上好似對金俊秀很好,但究竟私底下有無盤算什麼,這點還真令人值得去懷疑。

待金俊秀走出教室來見他時,他才拉回思緒,無奈的說:「我想……我們還是只能請沈昌珉幫忙。」

金俊秀聽見這話,是舉起雙手來大喊了一聲Yes後,便緊緊抱住了他,「謝謝你!珉豪!」

可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只說:「不過我有個要求。」

「嗯?什麼要求?」

「能不能請社長跟我一起去跟他說?」

他認為這是最保險的方法,他量沈昌珉不敢在外人面前猖狂,這也代表他能夠免於一次的羞辱。

金俊秀聽見這要求,沒多想,立馬就答應,「我放學去找你!」

於是就這麼,他還得在放學的時候叫住沈昌珉,一臉不情願地說:「我社長有事情找你。」

沈昌珉僅是挑眉以對,不過也沒直接揹書包離去,而是又坐回位置上,等著金俊秀前來關說。

「沈同學,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金俊秀誠懇地將社團的種種不幸遭遇以最生動的方式娓娓道來,他在一旁悶不作聲,也心不在焉,所以不小心漏見沈昌珉嘴角上的得意。

「你願意幫我們嗎?」金俊秀問。

沈昌珉沒有馬上回答,只是站起身來,撇過頭朝他問:「你的意思呢?」

本是呆滯的他,便被沈昌珉這一問答喚回了魂,大眼就這麼錯愕地與沈昌珉相對。從沈昌珉的眼裡,他看見了自己的未來,也看見了答應以後的悲哀。但是為了奶油飛,他又能如何?

「我……我覺得這是好辦法。」他不情也不願,但卻違背本意地說道。

接著在這話以後,沈昌珉便轉過身告訴金俊秀,「我願意加入。」

金俊秀不吝嗇地給了沈昌珉一個擁抱,然而快樂的奔跳出教室,徒留史上最尷尬的倆人。

他只能回至座位裝忙收著東西,沒料沈昌珉就趁這時候湊近,還摟了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說:「該怎麼說你好呢?」

他的大眼瞥過,肩膀扭了一下,但沈昌珉的大掌依然死死地摟著他。

「你活該。」沈昌珉輕聲說。








這集才把團員都給湊上..........誇張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