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喝杯溫水吧,小心感冒了" 他從廚房走出,拿了一杯溫開水給俊秀

"好..." 有點沙啞的聲音

將杯子交給俊秀,他轉身從客桌上抽一張衛生紙,走回沙發,坐在俊秀身旁,將衛生紙遞給俊秀

他沒說什麼,就只是坐在俊秀身邊,看著俊秀喝水,擦著自己的眼淚

俊秀喝完水,很順手的將杯子拿給他

他笑了一下,拿了杯子,起身將杯子放回廚房

"你笑什麼阿...?" 俊秀紅著眼看他,用有點鼻音的聲音不滿的問著

他走回剛剛的沙發,坐下

"沒什麼阿,覺得你總是很理所當然" 他微笑說著

"聽不懂..." 俊秀皺起眉,似乎又要開始哭的感覺

他將張開雙手,放在椅背上,雙腳交錯,頭往上仰,看著天花板,在他人眼裡看起來...很大爺

"別哭了,人本來就長的不怎樣了,再哭只會更難看喔!" 他有點戲謔的說著,將雙眼閉上

俊秀看了一下他,發現他閉著眼

"你寬額頭啦!寬額頭!" 俊秀順手打了一下他的額頭 "啪"...還不小力

"歐!" 他緊閉了一下雙眼,叫了一聲...

他緩緩睜開了雙眼,但只是半開著

"如果不寬,怎麼讓你在上面踢足球?" 感覺...跟平常臭屁有別

俊秀有點訝異的看著他,之後俊秀笑了,笑的很開朗

他頭微斜的轉向俊秀,看了一下,又是那天殺的笑容...

"你真的很會哄人耶...,寬額的都這麼會哄人嗎"

"那是我的天賦阿"

俊秀也學他將自己的頭往他放在椅背上的手靠著,他感覺到俊秀的動作,將手更往下一點,讓俊秀的頭整個躺上

兩人就這樣,慵懶的看著天花板,誰都沒說話

過好一會,他偷瞄了一下俊秀,發現俊秀閉上雙眼,睡著了?

他動了一下左手 "喂喂,別在這裡睡著阿,會感冒的"

"我沒有睡啦,只是眼睛很痠,瞇一下而已"

"喔"

他們又陷於沉默裡。又回復剛剛狀態,兩人仰著天花板

"要不要一起出去?" 他率先打破沉默

"去哪?" 俊秀問

"吃東西"

"吃什麼"

"我怎知道..."

"不知道你還問..."

"反正你很好養,出去有看到想吃的就去吃阿"

"什麼叫我很好養,不過...感覺好像還不錯"

"那就出發吧!反正都中午了"

"好"

兩人各自回房穿上自己的大衣,準備出門

到了玄關準備拿鞋子,他發現俊秀脖子沒有圍巾

"你的剛剛的圍巾溼了吧?有別條嗎?"

"沒有耶,我就只有那一條,其他的都給親戚了" 俊秀低頭坐在玄關穿鞋子

"我的給你吧" 他將自己身上的圍巾拿下,彎腰,圍上俊秀的脖子

"你不會冷嗎?" 俊秀有點疑惑的抓著圍巾,似乎想將那條圍巾還給他

"我有毛帽加帽T,還穿了大衣,OK的" 他邊穿鞋邊說著

"那...如果等等你會冷在跟我說吧,我再還你,謝謝你,有天" 俊秀有點感激的看著他,又對他笑了

拜託...能不能收斂一下你那會秒殺我理智的笑容

開門,兩人一同出門。這次整棟房子,沒有人了。

一路上倆人沒多說什麼話,因為實在是很冷,各自都將自己的頭往衣服裡縮

整條巷子只有他們倆人


朴有天...你就承認自己已經無可救藥喜歡上身旁這人了。

喜歡就喜歡,為什麼要加無可救藥?

意思是你承認自己的喜歡了嗎?

他一路上與自己對話著,突然的聲音讓他回神

"有天..." 俊秀開口叫住他

"恩?怎麼了?" 他停下腳步看了身後的那人

"我想吃辣炒年糕" 俊秀小聲的說著

"好阿...冷的時候就會想吃辣的!" 他轉身繼續走

俊秀快速跟上他的腳步,又馬上補上一句

"還有啤酒!"

他停下,緩慢的將頭轉向俊秀

"不行"

"為什麼?"

"你會醉倒"

"不會,喝一點點就好"

"每次都這麼說" 他略不屑的看了俊秀一眼

"拜託啦..." 俊秀跑到他的面前,撒嬌似的將雙掌合起,在他胸口打了一下

"哀,我想...冬天喝酒應該還滿溫暖的"

"恩康康康...謝啦,有天" 俊秀微笑說著

兩人這次並肩的一起走,感覺似乎這冬天...已不是那麼冷

他們倆真的去吃了辣炒年糕,也喝了俊秀想喝的啤酒,就這樣,吃完也沒特別想去的地方

倆人又順著剛來的路線,往回走,他剛好看到附近的公園,於是向俊秀提議去那休息一下

"去公園好了,休息一下,反正吃飽了也走不動" 他回頭看著腳步落後自己很多的俊秀

"好..." 感覺俊秀有點不穩,走路踉踉蹌蹌

"哀..." 他嘆了一口氣,便往俊秀身邊走去

"我扶你吧"

"恩" 俊秀將左手越過他的後頸,放置在他的左肩

他左手抓住俊秀的左手,右手便摟住俊秀的腰

好冰的手...,他在俊秀手上摩擦了幾下,試圖讓那隻手暖和些,俊秀似乎也察覺他手裡的溫度比自己高,也不自覺的握住他的手

在公園找到一張長凳,倆人便坐上休息,看著公園裡大大小小的人跑來跑去

"有天" 俊秀小聲的叫著他

"恩?"

"謝謝你"

"什麼話阿..."

"當初你跟你女友分手會難過嗎?" 俊秀問了一個白痴問題

"廢話嗎?"

"怎麼做會比較不難過?"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吧"

"是嗎?"

"是阿,你不覺得你現在心情好很多?"

"我?心情好多?" 俊秀疑惑的看著他

"不是帶你去吃了你想吃的辣炒年糕嘛...? "他笑著

"恩康康康康,原來是這樣阿..." 俊秀笑的很開心

"什麼原來是這樣?" 他反問

"原來你是看我心情不好,所以才帶我出來吃東西的" 俊秀低下頭,小聲說著

"被你發現了,難得智商100左右的你會這麼機靈,金優秀" 他又虧了一下俊秀

"哈哈,恩康康康康,...不過,剛開始我真的還滿難過的.."

"如果不難過,你也不會哭的那麼醜"

"恩康康康康!!"

他也跟著俊秀一起笑,在旁人看來,這倆人的笑容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實景圖

好一會,俊秀轉頭看著他

"...還好有你在,才可以陪我去吃辣炒年糕。有你這朋友真好..."

"是嗎...?" 他看了一下俊秀 ...能不當朋友嗎? 後段話卡在他喉嚨,又吞了回去

"恩" 俊秀點頭

之後他雙腳交疊,一手撐著下巴,若有所思。

友情真是方便的藉口...可以掩蓋所有的愛情與自己所有跳tone的行為...

不過...我還是有機會吧?只要讓這友情昇華...。

他想著,又偷瞄俊秀一眼,直視前方,微笑。

倆人看著同方向,不同心思,再次沉浸在沉默中。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