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將車子停好,下車,走進一道小巷中

小巷子裡的牆,塗鴉著相當可愛的圖案

走著走著,俊秀停在一個畫的不怎麼樣的牆

是的,那是俊秀自己圖畫的。


這裡是俊秀與他無聊的時候來市區亂晃時發現的一道小巷

第一次來時他們發現這裡的牆上有許多人留下痕跡,所以他們也想在這留下屬於他們的痕跡

於是俊秀拿起簽名的簽字筆在上頭畫了他的寬額頭,又畫了一個小人在上面踢足球,還標示上面的小人是Xiah

而他沒畫什麼,只是在俊秀畫的頭旁邊簽下了Micky


俊秀看了看,伸手摸了牆上的畫,笑了

好一會,便繼續往前走,巷子旁有一間小酒吧

店面雖小,但卻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簡單佈置,簡單花草,以及簡易的木桌椅,非常簡便的裝飾,但卻很吸引人

這間店也是俊秀與他發現的一間小酒吧,他們覺得不錯,於是介紹給許多朋友,希望大家工作累的時候也能去那裡休息


俊秀一手將車鑰匙放進口袋,一手將門往前堆,一陣撲鼻的咖啡香

雖說是酒吧,但是咖啡也是不能少的

"歡迎光臨" 很溫柔的聲音

"呀~老闆你好" 俊秀微笑回著

"哦,是俊秀阿,是跟赫在約好的嗎?"

"是阿,我們約在這裡"

"恩,赫在在2樓唷,想喝什麼嗎?" 老闆好心提醒俊秀,且給俊秀一個很溫暖的笑容

"醇咖啡"

"還是老樣子阿...有天特別交代的?" 老闆笑的小眼都瞇起了

"是阿...喝酒我會被罵死的.." 俊秀用了相當無奈的聲音抱怨了一下

"管這麼嚴哦?好啦,我等等將咖啡拿上去,不耽誤你的時間囉" 老闆很久禮貌的像俊秀點個頭

"不會耽誤啦...老闆你人真的好好..恩康康康" 俊秀不好意思的回應著

"過獎啦~等會見"

"恩,等會見" 俊秀揮了揮手,往2樓走去


這家小酒吧的老闆,其實年紀並不輕,外表輪廓並不像純正的韓國人

俊秀和他第一次來時,老闆平靜的招待他們,沒有誇張的動作與言語,他們倆當時還以為老闆並不認識他們

但當老闆很輕聲的問著他們,是不是有天跟俊秀,他們倆嚇的不輕,但卻也沒有下意識的想離開店

老闆對待他們像朋友般,讓人很舒服

這家小店並沒有地利可言,人煙稀少,普通人絕不會發現有這樣的小巷,這樣的一家小店

透過俊秀與他的介紹,來的幾乎都是藝人,而從藝人們的口中也大受好評

老闆說著,這裡會是自己過下半輩子的地方,想就這樣平靜的將一半的人生過完

沒有人知道老闆的過去,而老闆也沒提,大家只知道,老闆很有禮儀,不愛過問藝人的是非

這就是這家神秘小店的老闆,跟許多藝人交情都不錯的一個人


"唷!俊秀你來啦?" 赫在揮手示意俊秀

"你在喝酒?" 俊秀一路走過來,看著臉微紅的赫在,拉出椅子坐下

"沒喝多少..." 赫在趴在桌上

"怎麼啦?說有急事找我出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起來呀你!" 俊秀搖了搖赫在的頭,要赫在認真回答自己的問題

"哦哦!!小力一點阿!我醒了醒了!" 赫在皺著眉揉了揉自己的頭

"到底發生什麼事?"

"就...就東海阿.."

"他怎啦?"

"他跟許多藝人合作音樂,唸RAP啦..."

"很好阿,你...你忌妒東海?"

"不是啦...吼~你真的很笨.."

"什麼呀!"

"吼...時間問題啦,是時間!!"

"時間?"

"對啦!我跟他相處的時間變的非常的少了...他每天回寢都很晚了...跟他一天說不到幾句話阿!真煩阿..."

"等他忙完再說阿!"

這時的赫在眼神變的不同剛剛懶散,眼神似乎有神起來,相當犀利的看著俊秀

"俊秀阿...如果有天這樣忙,你受的了嗎?"

"怎麼扯到我身上勒?"

"你跟有天的關係,就和我跟東海是一樣的,自己都會想多跟自己情人多相處些時間吧,畢竟都這樣忙"

"可是我跟有天每天都是一起工作阿"

"不是不是..." 赫在搖著頭,嘆了口氣,繼續耐性的對眼前這傻俊秀說道 "是你們自己的時間"

"唔..." 俊秀的表情似乎理解了赫在的問題點

"你該不會都沒注意到吧...這樣有天很累呢,依有天那樣浪漫的個性,他會很想跟你有單獨的相處時間吧!" 赫在繼續他的攻勢

俊秀沉默不語

"你有想過有天怎麼想的嗎?" 赫在決定單刀直入

"我..." 俊秀有點措手不及

"如果有天哪天不在了,你怎麼辦?"

"不怎麼辦阿..." 俊秀心虛的回答

"是這樣嗎?"

"也不是...,這樣就沒人幫我整理房間了.."

"他的存在只是整理房間用?"

俊秀好不容易想到的一個藉口,一下子又被赫在給消滅了

他的存在對於自己當然不只有整理房間...,他給予自己相當多的力量,在自己生病時,他一步都不會離開自己身邊,當自己心情相當低潮時,也是他陪伴自己走過低潮期

對於他...當然不僅僅只是整理房間用..

"不,不只是整理房間而已...還有許多.." 但這些許多,很難從俊秀口中說出,俊秀又接不下話了

"很疼你是吧?" 赫在若有似無的笑了一下

俊秀沒回話,但是臉上卻跟一顆桃子一樣紅

"不免強你啦~看你的臉就知道他一定是疼你!你的臉紅的跟桃子差不多!"

"喔..." 俊秀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

"能理解我的問題所在了吧...我不能沒有東海,跟你不能沒有天是一樣的..." 赫在繼續喝著自己沒喝完的酒

此時老闆端著咖啡上樓,遞給了俊秀,俊秀禮貌性的點頭道謝,老闆轉身下樓繼續工作

俊秀喝著咖啡...一邊想著赫在剛剛的話

如果當他離開了自己,自己將會是怎樣的心情?

當初自己幫忙手機代言時,跑去巴西拍MV,那時的他給予鼓勵,並沒有對自己抱怨什麼,當初的離開,他是抱著怎樣的心情讓自己離開的?

當時的自己很榮幸接到這樣的CASE,很高興的告訴他,而他也笑著回應自己,但在那笑容底下...他的心也是在笑嗎?

感覺...感覺自己從沒顧及他的感受...看到赫在這樣痛苦,相較之下,自己似乎不像赫在重視自己與他的這份情感...

咖啡一口一口的喝著,心中的罪惡堆疊的越是高,為何這次的醇咖啡會這樣苦澀...?

是阿,好苦...

對不起,有天

俊秀心中默念著。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