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學,今天要為你們介紹一位新的夥伴,這一位從美國回來的轉學生,請大家鼓掌歡迎。」

老師一進門,走上了講台,介紹著跟著自己屁股後面的新同學。


「有天,來自我介紹一下。」

他看向老師,對著老師點了兩下頭,也站上台,便面向全班開口介紹自己。

「大家好,我叫朴有天,往後的日子麻煩各位了,請多多指教。」他很有禮貌的對著全班鞠躬,為大家介紹自己,也一同看著台下同學們的反應。

「名字……好夢幻呀,怎麼人也長這樣帥?高三還能碰上這樣的帥哥實在是太幸運了!我們考試有救了!」

 女生一群人開始大肆的討論起來,對於有天的到來,難得的帥哥,怎能不多看幾眼

「我看是沒救了吧……。」

男生女生此起彼落的討論台上這剛來的菜鳥,女的尖叫不已,男的唾棄自己。

「對了對了,今天有天會將所有東西搬進學校宿舍,房號是604,我們這裡誰的房號是604的?」 老師站在台上突然的補充剛剛忘記說的事情。

「是俊秀。」 一位很有朝氣的男生開口回答老師。

「俊秀呀,他就麻煩你照顧囉!」老師看向俊秀,一副安心似的,笑著對著俊秀說。

那位叫俊秀的男生,禮貌性的站起,微笑對著他點頭。

「好好喔……我如果是男生就好了。」

「吵死了,他哪裡帥了阿……。」

女生開始抱怨起自己的不利之處,男生也開始對他的長相感到不滿了。


「閉嘴閉嘴!唉……有天,俊秀是我們班的第一名喔,功課方面有不會的可以詢問他,只不過……可能會有些小麻煩。」

 老師不耐煩的罵著下面的同學,但對於他以及俊秀的態度卻轉的很快。

小麻煩?

他對於老師後面所說的這三個字有些不解,既然是第一名,怎麼會有麻煩?莫非他不喜歡敎人?還是脾氣不好?

這些疑問他只是往喉嚨裡吞,並沒有多餘的表現。

「有天你的位置……就坐俊秀旁邊吧,剛好沒人,反正你們是室友,好好認識一下。」

他望向俊秀身旁的空位,眼神轉向俊秀,對著俊秀微笑點頭,示意往後的日子多多指教了。

他慢慢朝自己的位置走去,將書包掛在書桌旁,入座。

他又不經意的看著旁邊這位俊秀同學,感覺算是蠻容易親近型的,人也長的不錯,不像是會耍心機的人種。

俊秀似乎感覺到他的眼光,轉頭看向他,對他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各位同學,已經高三了,日子不能在像以前一樣渾渾噩噩了!打起精神阿!你們是即將上戰場的,該認真準備功課了!」

老師在前說著一些高三應有的態度,這些話,講到他來校幾個月後仍是在重複。

「開始上課!」

「吼……不要上啦,老師。」學生們相當浮躁求著老師,之於學生,考試是他們相當不願意面對的。

「閉嘴!」

這樣一上,就上到了下午放學。

對於從美國回來的他,還算挺不習慣的,在美國課再怎麼多,也不會連續上到下午。

收拾書包時,早上那位說著俊秀房號相當有朝氣的同學過來他的位置。

「有天同學,我叫赫在,李赫在,你跟俊秀同房間,而我住在隔壁605,我可以幫你搬東西過去。」

「哦,你好,謝謝你喔。」 他對著赫在點點頭,眼前這人除了活潑,卻也挺熱心的。

「你的東西放在哪呢?」赫在問。

「我先借放在警衛室,等等一起過去拿。」他說。


「不用啦,我先下樓啦,等等警衛室見,俊秀,先掰啦」

赫在爽快的揮揮手出了教室就走下樓回宿舍了。


俊秀將書包收拾完,等著旁邊的他。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俊秀笑著搖搖頭,背起書包,出了教室門口,他也尾隨俊秀,一路走至一樓。

兩人至一樓門口找著自己的鞋櫃,將室內的鞋脫下,不急不徐的從鞋櫃裡拿出室外的鞋子換上。

待換好後,俊秀就帶著他去學生宿舍,兩人一路上都沒說話,而他也找不到話題說,就這樣安靜的走至宿舍,才發現赫在已經在警衛們口等待他們了。

「你們來啦!」 赫在對他們揮揮手,他與俊秀也向著赫在揮了幾下手。

「不好意思,我來拿今天借放在這的東西。」 他對著警衛窗口說著

「啊,你等等呀,馬上給你。」

警衛將東西拿給他,俊秀跟赫在分別從他身上拿了一包,就走進了宿舍。


其實東西不多,一包衣服,一包棉被,一包盥洗用具,剛好一人一包

走至604,俊秀拿起鑰匙開門,走進房間開燈,將門推至最大,讓後面兩人順利進來。

這間學校的宿舍聽說是頂高級的,兩人房,而因為俊秀的室友搬出去住了,所以他就被安排來這房間。

果真不失所望,進門後是一個小玄關,旁邊放著小鞋櫃,地板是木制的,空間很大,兩張床是分開的,中間一個小圓桌旁邊有兩張墊子。

書桌則是在床的兩旁,廁所在進門後的左方,空間也夠大,絕對沒有轉身洗澡會撞到牆的問題。

三人將東西放好,赫在也就回隔壁房了,房裡只剩俊秀與他。

「我……我先整理東西。」 他有點不好意思的對著俊秀說。

俊秀點點頭,轉身也開始整理自己亂丟的東西,之後也一同整理他床鋪。

兩人這樣手忙腳亂,終究一句話也沒交談。

他總覺得,是不是俊秀不喜歡自己?或者是俊秀本身比較孤僻?許多的可能性,但他卻沒一個能是確定的。

準備的差不多,兩人坐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俊秀好一會便從衣櫃拿出衣服準備去洗澡。

「俊秀……。」 他開口叫住他。

俊秀回頭看著他,一臉疑惑。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從美國回來的就是直爽,他不想隱瞞自己心中的不快,若真不喜歡,那就大家一起說清楚,別讓往後日子都太難過。

俊秀抿抿了嘴,對他無辜的搖著頭。

「那……怎麼覺得你似乎不喜歡跟我說話?我連你姓什麼都不曉得……。」他越說越是小聲。

俊秀這時才發現自己有些失禮,將衣服放置床上,走至書桌拿起書包,從書包裡拿起紙筆。

他對於這些動作煞是覺得奇怪。

俊秀拿起筆在紙上寫了寫,拿至他的面前。

清楚的字跡,字體非常工整,紙上墨水印著,俊秀,金俊秀。

原來……老師指的小麻煩是這個。

原來俊秀……他是啞巴。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