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的這個『小麻煩』,其實是發生在高一的時候。

在某天的夜晚裡,有間寢室的學生們,偷偷的將瓦斯爐、電鍋的用品帶進宿舍,烹煮食材。可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煮東西的,用電過量一不小心就導致電線走了火。

宿舍就這樣火燒蔓延了起來。

那夜的俊秀睡的挺熟,也無發現火勢的蔓延,在他與原本那室友發現後,才發覺自己恐怕九死一生。

對於這段經歷,俊秀始終沒記起過自己是怎麼活下來,等到有意識時,他就已經在醫院了。

身上也無太多傷口,心想還好。不過當他想開對父母親說話時,這時才發現,自己沒有外傷,但卻是嚴重內傷……也就是聲帶吸入性灼傷。這灼傷……讓他的聲音啞了許多,說話幾乎都斷斷續續,沒什麼聲音。

活那麼久,這也是俊秀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做『泣不成聲』。



「對不起。」他滿是歉意的對著俊秀說。

俊秀笑著跟他搖搖頭,這些事本來就是該讓他曉得的,畢竟他將來是要與自己相處的人,所以沒道理隱瞞。

『明天要早起』 俊秀在紙上這麼寫著。

「恩,那麼……明天麻煩你照顧了。」他對俊秀點了點頭說,然後自己便拉了棉被躺了上床。

「晚安,俊秀。」

他沒期待俊秀的回應,他曉得要讓俊秀回話,這對俊秀而言是辛苦的事情。但俊秀卻看了看他一下,起身向他走去。而他雙眼直楞楞的看著俊秀,想著他想幹麻?

俊秀從他的棉被裡找了他的手,握住,甩了兩下。

『晚安』 那嘴型那樣說著。

縱然是無聲,他還是聽見了俊秀說的話。

然而俊秀也轉過身便熄了燈,摸黑爬上自己的床,與他一同入睡。



高三生比一般學生辛苦的地方,就是要面對升學的壓力,以及眼前的一堆模擬考。他的頭腦其實也不差,原本他自己還怕課程會追不上,但日子混久了才發現其實自己也還不錯。英文本來就沒什麼問題,國文其實就再理解一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天才還是有瓶頸。

就是見神殺神見鬼殺鬼的數學。

發現在美國所學的數學,怎麼跟這裡不一樣……?不,是差多了。上完這堂數學課,讓他腦子有快炸掉的衝動,完全不能理解數學語言。下課大家睡覺的睡覺,聊天的聊天,而他卻不死心的翻著課本裡的算式,拼命的計算。

俊秀也靜靜的坐在一旁的位置上,背著英文單字。

他越算越慢,最後眼角的餘光瞧著俊秀的側臉,然後他漸漸將自己的側臉頰朝著數學課本趴上。

怎麼眼前這人……看了會讓人有種溫暖的感覺?

「俊秀!」一個女同學突然喊了他,打斷了他對於俊秀獨有的思緒,他也抬頭看著那女同學。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女同學問。

俊秀微笑的點點頭。

女同學便拿一張紙給了俊秀,看了看,俊秀莫名的轉頭看向他一眼,又轉回頭,之後在紙上寫了些字。

「謝謝你!俊秀!」女孩看了俊秀的回覆,相當高興道謝,俊秀仍是微笑著搖著小腦袋,表示沒什麼。

一旁的他看得傻呼,怎麼覺得女同學有事找俊秀好像跟他有關係?

果不其然,俊秀寫了張紙條給他。

『剛剛那同學想要你的個檔』

「我這麼受歡迎喔?」他笑了笑說,又將紙條還給了俊秀。

俊秀又在上面寫了寫,又遞回給他。

『囧』

「你這傢伙!還虧我!」他笑著揉掉了紙條,將那團白紙丟回給俊秀。

俊秀撿起揉成團的紙張,笑的很開心。他有些聽到俊秀沙啞的瑣碎聲音,他看著俊秀的笑容,總覺得有些傻氣,不過卻笑的很可愛。

時間過沒多久,上課鐘聲又打了,兩人收拾剛剛愉悅的心情,開始專心上課。



日子一久,不只自己班上的女生,連別班的女生紛紛都來拜託俊秀,希望能更進一步靠近這從美國回來的美男子。會來拜託俊秀,是因為全校的人只要是有眼有耳的人都曉得,他跟俊秀特別要好,而他也只跟俊秀同進同出。

放學回宿舍後,俊秀將今天所接到的任務全部轉接給他,他對於這些頭一次是嫌麻煩,可次數越多後,他也相當習以為常,想想也只不過是寫一寫個檔罷了,不會花太多的功夫。

『我要出門一下,去文具店,有要吃什麼嗎?』 俊秀給了他這訊息。

「我跟你一起去吧,在外面吃就好了。」

俊秀點點頭,兩人各自拿著錢包,制服也沒換就又出門了。

一直以來,雖然俊秀不能說話,不過他並不會覺得俊秀很安靜。就打個比方,其實俊秀有時上課無聊還會傳一些紙條告訴他自己很無聊,似乎想跟他偷偷的聊天。對於俊秀,在他眼裡,俊秀比誰都多話,也比誰都吵,有時他還會在紙上寫著 『你好吵』,俊秀就會在課堂上憋笑。

他曾經問過俊秀為什麼會對『你好吵』這三個字笑的這樣開心。

俊秀只是笑著在紙上寫著,『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對我說過』

他看見這句話的當下……他真不曉得自己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一個半啞的人,也許真會期待別人懂他的吵雜,懂他的胡鬧。而他很高興自己能是第一個感受到俊秀這般情緒的人,但對於俊秀無法說話一事也感到很難過。

也不知道他們走了多久,兩人來到了文具店,俊秀找著自己要的東西,他則跟著俊秀屁股後面,隨意瀏覽一下。俊秀最後就只挑了一個小白板,而裡面還附了一支白板筆和迷你板擦。

「你買這做什麼?」他看著俊秀的後腦勺問著。

俊秀轉頭對他笑了一下,小腦袋左右晃著,一副很皮的樣子,像是告訴他『不告訴你勒』的模樣。而他也沒追根究柢,就跟著俊秀去結帳,之後隨便在街上找了家店解決晚餐。然而回校的一路上,俊秀看到什麼店,不管是吃的,還是賣生活用品的,都會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像是為他介紹學校附近的方便一樣。

回到了寢室兩人洗完澡後,便一起開始準備學校的功課。

今天的他晚上仍是翻開數學課本與數學搏鬥,說實話,他每次其實都很想沒形象的將數學課本撕爛然後丟進去馬桶裡沖掉,眼不見為淨,不堪數學之擾。不過那些終究是想像罷了,他還是很死命的算著。

「好煩阿!算不出來啦!」 他開始不耐煩的對著眼前的數學筆記大叫。

俊秀轉頭看向他,沒給予他什麼訊息,只是將從去文具店裡買的白板拆開,拿著走向他。他看著俊秀走向自己,有些疑惑俊秀拿白板要對他做什麼。

「幹麻?」

俊秀在他身邊低了身,看著他的筆記,又看看他,他很快明白俊秀想說什麼。

「就這題。」他拿了鉛筆指了筆記上的那道題目。

『你重算一次,把算式寫出來』 俊秀在白板上寫著。

原來,白板是買來這樣用的阿……。

他聽從俊秀的話,將整個題目重算一次,不過答案終究是錯的,他不耐煩的將算式丟給坐在他床上的俊秀。俊秀看了看,在白板上寫了寫,起身,走至他身旁,用白板打了一下他的腦袋。俊秀將白板與他的筆記本放置書桌上,白板上寫著他寫錯的算式,右下角俊秀則寫著 『要訂正喔』這樣的叮嚀囑咐。

其實腦袋好的他,不需要什麼解釋,看到自己的錯誤大概就明白自己哪裡的觀念錯了。

而這樣的教導方式對於俊秀而言也算輕鬆,因為不用解釋太多。

「謝啦。」

他將白板還給俊秀,俊秀發現白板上不是自己的字跡,上面寫著 『謝謝你,俊秀』的這些字樣。俊秀低頭微微的笑著,才慢慢的將白板上的字跡給擦掉。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他打算先睡,而俊秀則跟他說想背完後英文再睡。他看著繼續努力的俊秀才突然發現自己不用念英文還挺輕鬆的,能減少一個科目的分量。

「別太晚睡喔。」他說著,俊秀則轉頭向他點了點頭。

「晚安,俊秀。」

俊秀起身跟他道著無聲的晚安,之後替他熄燈,俊秀又走回自己位置上繼續背著。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俊秀想把後面的單字一起背一背,以後就能比較不用在花時間在這上面。正要進入下一單元,俊秀發現在床上的他有些不對勁。

他的喘氣聲越來越大,之前幾個月似乎沒有這個奇怪的現象,感覺……他好像很努力在爭取空氣一樣。

俊秀開了燈,走向他,低頭認真的看的他的神情。

果真,他整個緊皺眉,彷彿就是快窒息似的,俊秀趕緊將他拉起,也不曉得該怎麼辦,一手環住他的胸膛,另一手輕輕的拍打他的背後。俊秀跪在他身旁,不停的拍打,看了看他的臉色,感覺應該是舒緩了吧?

「沒事了……俊秀。」他睜了開眼,氣息微弱的說著。

俊秀緩緩的將他放置床上,皺了皺眉,霎是疑惑,他的身體怎麼會突然這樣?

「是孝喘。」看來他懂俊秀眼眸裡的焦慮與疑惑。

俊秀點了點頭,走回書桌,將東西收拾好,不打算繼續背英文的樣子,之後俊秀轉身面向床,將床整個移至他旁邊,與他合併。

「你在做什麼呀?」 他有些驚訝的問著。

俊秀回頭去拿那個小白板,在上面寫著,『怕你再次孝喘,睡你旁邊比較安全』。

他不曉得該說什麼……但是這樣的感覺,讓他整個身體打從心裡面都暖和起來……。

俊秀開小檯燈,將燈熄了,爬上床躺在他旁邊,用小白板打了他的額頭一下,從微弱的光線看到白板上的字。

『放心的睡吧,晚安,有天』

「晚安,俊秀。」他輕聲的說。

俊秀將棉被蓋好,閉上眼。

「俊秀,謝謝你……。」俊秀沒有回他話,但換來的卻是俊秀轉身用小手將他的嘴巴摀住。

『你吵死了』

他彷彿聽見俊秀這樣對他說著。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