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依舊上著令人乏味的課程,一整天下來,累的累,倒的倒,老實說就是精神外加疲勞一同轟炸。這樣的日子他只能忍耐著過,俊秀都沒抱怨什麼,他也不會去抱怨什麼。

「俊秀,一起走吧。」他早已收拾完書包,在一旁等著隔壁的俊秀同學。

但俊秀卻對著他搖了搖頭,示意他先走,不用等自己。

「你有要去哪嗎?」他拎著書包走向前,低頭看著眼前這個不跟自己一起回宿舍的人兒。

俊秀寫了寫,伸手將紙張拿在他面前。

『圖書館,查資料』

「喔……好吧,有要吃什麼嗎?我去幫你用。」他裝做一副沒事的樣子,可語氣卻是略帶些失望看著俊秀說。

『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意思就是隨便買吧?

「OK,別太晚回宿舍。」

他其實不知道自己叮嚀這句話的用意何在,但打從心底就是不喜歡俊秀太晚回來。與其說不喜歡太晚,不如說是自己不太想與俊秀分開太久。因為會覺得有點無聊。但僅僅是無聊嗎?他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心底是怎麼想的。他就放著俊秀在教室裡,一個人先揹著書包至一樓,穿上室外鞋,便走出大樓。

「有天,是有天學長嗎?」突然一個溫柔的聲音喚著自己,讓他停下了腳步。

回頭看看聲音的來源,是個長的算是不錯的女孩子,正紅著臉向自己迎來。

「這……這個給你……。」 女孩吞吞吐吐的變迅速的將手上的信拿給他。

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信封,隨興的說:「喔,謝謝。」

他轉身就要走人,並沒有多餘的懷疑信紙的來意。對於女孩的信封他是興趣缺缺,自己並不太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這種事情上面,他還趕著去為俊秀打飯呢!

「有天學長!」但女孩卻再次叫住他。

他轉過了身,口氣也不算太差,倒是平常的問:「怎麼?」只是現在的他,眼上雙眉擠進了些距離來。

「希望學長好好考慮!」女孩說完話便也害羞的跑走了。

這話算是有聽沒有懂的他,看著女孩跑走。他是鬆了一口氣,想說自己終於可以去打飯了,不再受到其他阻撓。而他卻沒發現,其實買飯這種簡單的事情已經成為了他的第一要事。不過他對於自己的行為並沒多想什麼,雙腿很自然的就先走去食堂打飯,打了兩人份的,之後就轉身回宿舍等待著另一位宿主回來。

他將剛打回來的飯,放在自己的書桌上,將書包手提袋放到椅子上。其實被折騰一天的他也累了,他緩緩的走過床邊便躺了上去。先睡一下,晚上再來陪俊秀熬夜,免得俊秀得一邊讀書一邊看自己是否有孝喘,自己早睡就夠罪惡了,還得讓晚睡的人照顧他,那樣的感覺更是讓他覺得羞愧。

也不曉得自己對俊秀為何會有這樣不同的心思,但他就是不想讓俊秀太過勞累。他自己一人瞎想著一堆也不知道意義在哪的事情,沒多久他眼一闔上,人也進入了夢中而不知去向了。



俊秀一人在圖書館裡收起了放在電腦桌上的筆記,又將用品一一的放回自己的書包,不過手上卻拿著剛寫完的筆記。他揹起背包,走出了圖書館,一路上他就翻著自己的筆記,不停的看,嘴裡念念有詞,像是在背書似的。他一路上認真的看著手上的筆記內容,走至寢室門口後,他低頭找著自己手提袋裡的鑰匙,無意間發現寢室門口,有人遺落了這一張信封。

這是誰的情書掉在這裡?

俊秀彎腰撿起,也沒多想的,就開門進去寢室了。

一進門便聽見音量不大的鼾聲,是有天睡著了。他躡手躡腳的輕聲走著,就怕吵醒正熟睡的有天。俊秀將東西都放好後,他看著手裡的信,有些好奇的想打開來看看,但他卻有些的猶豫。若將信封打開不就侵犯別人的隱私了嗎?可是不開又不知道是給誰的,所以他最後還是痞痞的將信件打開來了。只要別把全部的內容都給看完,應該也沒什麼關係。

俊秀瞧了第一行,上頭寫著:『有天學長:』。

哦,他知道這封是要給誰的了,但怎麼會這麼不小心的掉在門外呢?俊秀看完了第一行,直接跳到最後一行,上面又寫著:『希望有天學長能考慮跟我交往』。哦,原來是來告白的阿。中間密密麻麻的字,俊秀就省略性的跳過了,看完後他就將那封信放至有天的桌上,不過他卻有些看著那張信紙發楞好一會。

他先是嘆了口氣,搖搖頭,讓自己回過神來後,轉身就走進了廁所洗著抹布,洗完走出廁所便開始一人擦著有灰塵的地方。他連續跑了廁所兩三次,而洗著抹布所發出的水流聲卻吵醒了正在睡覺的有天。他再次從廁所裡出來後,也發現有天已醒著坐在床上揉眼了。

俊秀走過去看了他一下,對他笑了一下後,又開始擦著放在他床邊的書櫃。自從上次俊秀將自己的床與他併一起後,他們房間裡的擺設就重新的調整過了。簡單來說就是書桌併書桌,床併床,其餘的就給它隨便亂移,反正只要沒擋住門口,這兩人都覺得這小房間還是很有動線。

「俊秀你在做什麼呀?」他揉著眼睛問道。

俊秀看了他一下,拿著抹布晃了一下,示意自己正在擦櫃子。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突然擦櫃子?」

俊秀擦完後,轉身回廁所洗著抹布,出來後將手上的水漬擦在自己的制服上,便走去書桌上拿那了小白板,在上面寫著字。

『只是覺得髒』

這話一說出,他彷彿見到了地球末日的那天。俊秀這個從不會對這種細節拘泥的人,竟然擦起櫃子了?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通常不都自己在整理的?

「是這樣嗎?」他很疑惑的問著俊秀。

『我肚子餓了』

但俊秀卻沒回答他的問題,翻開白板上面寫著這樣牛頭不對馬嘴的句子。

「阿!飯在我桌上,再不吃就要冷掉了。」

他跳下床,走至書桌拿起他去食堂打的飯菜,將飯菜拿到寢室裡原本就有的圓桌放著。兩人各自找了坐墊坐下,吃著那不冷也不熱的飯菜,俊秀突然想到什麼,又起身回去拿剛剛那封撿到的情書,遞給了他。

『我剛剛撿到的』 俊秀這樣寫著。

「喔……那應該是我不小心掉了吧。」他一口塞著飯,一邊說著。

『來告白的』

「你看過了?」

『介意?』

「不會,那又沒什麼。」他又吃了一口,抬頭看著俊秀。

俊秀安靜的擦著白板上的字,似乎想寫什麼,可是卻又寫不出來,畫了一筆又擦,擦完又再寫,可卻是湊不出一整句子來。

「怎麼了嗎?」他皺著眉看著俊秀的舉動,關心的問。

俊秀搖搖頭,拿起筷子也開始吃了。

他瞄了瞄俊秀幾眼,便開玩笑的問:「你在吃醋嗎?」

俊秀腮幫子鼓著,要笑不笑的看著他,他嘴裡霎時停止攪動,對於俊秀現在這樣的臉蛋,他是看傻了眼,因為實在是很可愛。

「俊秀阿……。」他將嘴裡的飯都吞進後,用他極具磁性的嗓音叫著俊秀。

俊秀抬頭看他,一臉疑惑。

「你知不知道,你是一個連男人看你都會覺得可愛的人?」

他笑的曖昧,俊秀卻聽的傻眼。

俊秀白板上寫著,『不知道』。

「可是真的很可愛阿……。」

『只有你才這樣覺得吧』

「你會絕得噁心嗎?」

『什麼噁心?』

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又說:「被男人覺得可愛。」

俊秀低著頭,擦著剛剛寫的字,嘴裡緩慢的嚼著飯,眼神若有所思的看著白板。他也沒在吃飯,只是覺得現在的氣氛……似乎有點緊張?他的視線緊盯著俊秀的白板,莫名的期待俊秀給自己答覆。

怎麼現在搞的像自己在告白似的?

好一會,俊秀開始動手寫了,他看著俊秀握著比的手,心臟速度漸漸由慢到快。他發誓,這一切真的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就是會覺得緊張。

『如果是你,我不會覺得噁心』

白板面對他的瞬間,他清楚的看到白板上面的字跡,他笑了,而俊秀也與他一同笑著。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圍繞在兩人身旁的緊張氣息不見了,彷彿像是告白成功一樣,他的心情愉悅的很。

「只要是我,你就不覺得噁心耶。」他開心的重覆著剛剛俊秀的話,大口大口吃著飯。

『白痴嗎』 俊秀舉著白板。

他看了看俊秀寫的話,毫無影響的繼續開心的吃著飯,白痴也好,智障也好,反正只要是他,俊秀就不覺得噁心。兩人的話題沒再繼續,各自吃著自己的飯,在外邊看來是安靜,可在他們心裡邊卻是吵鬧不已。他的碗與筷子所觸碰的聲音,像是心中雀躍的敲打聲,而俊秀看著他那傻樣,也莫名的邊吃邊笑起來。

這頓晚飯,雖然菜色不怎樣,但卻是那樣津津有味。



兩人吃完後,一起收拾圓桌上的碗盤,俊秀跟他說著自己想先洗澡,便拿著衣服就進去浴室裡洗了。

由於剛剛氣氛過於歡樂,他似乎忘記那封情書的存在,手裡是拿著,可腦袋卻忘記去將它打開來看看,於是又放回書桌上。坐在椅子上的他,意猶未盡的想著自己跟俊秀的互動,該怎麼說……其實就是快樂嘛,一種告白人成功的愉快感,彷彿自己下一秒便要跟俊秀交往一樣的快樂。

他眼神有意無意的亂晃,晃見在俊秀書桌上的那本筆記本,他伸手拿起,很自然的就翻開來看,像是反射神經,無意識,無意圖的,不過這行為卻讓他瞧見筆記本裡面的內容……。

『孝喘:灰塵ˋ花粉ˋ毛絨物最好不要接近…….發作時,可以將枕頭靠在病人的背上,讓病人順利呼吸,還有…….』

他就這樣看著那頁,雙眼盯了五分鐘以上,不曾移開過。才沒幾個字,卻可讓他花五分多鐘的時間看那些字,看了一遍又一遍。

所以……俊秀剛剛擦灰塵不是因為髒,而是因為自己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