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園遊會後,兩人的舉動並沒有因此產生隔閡,反而更是變本加厲的親密。平常互相幫忙蓋被子,看似是相當正常的舉動,但對他們而言卻加了不少情愫在裡頭。然而日子一久,有時候朴有天還會莫名的摟上旁邊的人,就是俊秀。

瞧見俊秀無反抗也無介意的意思,他沒有將自己的手離開腰上,很順勢的就會這麼一直摟著。有時兩人在體育課,一前一後,站在後面的有天,也會往前將自己的腦袋靠在俊秀的肩上,雙手像是本能又會掛在俊秀的腰上。

他們就這般摟阿摟,靠阿靠,最後自然就成了要不得的習慣。

不過這樣的習慣,俊秀卻也沒有要他改進的意思。兩人在男生的眼裡是麻吉,在女生眼裡是王子,可在腐女腐男眼裡,就已被定義成情侶了。



時間過的快,轉眼間明天就是高三上學期的第三次模擬考,考完也就是眾人所期待的春假。

明天所考的科目,英文、數學、國文。看到這三大主科排在一起,全班哀怨聲連連,眼前的考試就如燙手山芋真是棘手。不過大家卻也期待著春假,因為春假帶來的動力,大家前一天再如何也會奮力的準備考試。如果從學校隔壁的鄰居望向學校宿舍的話,到了十二點還是看的見有些寢室的燈是亮的。

而他們的寢室,也正是燈亮著的其中一間。

「俊秀,你今天又要熬夜了?」他將桌上的數學講義闔上,轉頭問著一旁的人兒。

俊秀桌上擺著英文,手中的筆不停的寫著,像是在背東西,隨意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是要熬夜了。他在一旁看著俊秀桌上的英文。對他而言,英文算是他一半母語,而對於母語,他真的不知道怎麼教俊秀唸英文的方法。

「好吧,我陪你好了。」他嘆了一口氣,轉身從書包裡又拿出複習完的國文,翻開,打算再重新複習一次。

『不用阿,如果累了你可以先去睡的。』

俊秀紙上寫著密密麻麻的英文,他將這張只遞過他的書桌,他瞧了幾響才發現在紙張最下方俊秀在上面寫著這句話。

「一個人睡太孤單了。」他嘟起嘴,像是撒嬌般的對著俊秀說。

『少孩子氣了。』

他頭往後仰,將雙手搭在後腦杓,看著天花板,輕輕的:「這是事實阿……。」

俊秀笑著卻沒再給予回應。

他的國文課本翻著同樣那頁,再也沒有往前。他從書桌上起身,走至俊秀後頭做著簡單的運動。老實說他唸的也很煩,筋骨更是因為持續維持同樣的姿勢顯得僵硬,反正也唸不下去了,索性做些暖身運動來活絡筋骨。

他自己在一旁做了差不多十幾分鐘的運動,又看看書桌前的俊秀。他下意識的往俊秀方向走去,站在俊秀身後,有意無意的看著俊秀桌上的英文。因為太無聊,他索性的貼近俊秀些,彎下身,將下巴靠在俊秀的腦子上,雙手張開扶著書桌的兩邊,他的回理容那了正在與英文奮鬥的人兒,而人兒整個人就在他懷裡安靜的背著英文。

懷中之人像是想到了什麼,抬頭看著上方的他,他也看看了下方的俊秀,俊秀則又在寫滿密密麻麻的英文紙上寫著,『放春假你有要去哪嗎?』

他有些想睡的看了幾眼便說:「待在宿舍阿。」

『沒有要回家過年?』

「我媽在美國不會回來。」

俊秀想了幾會又寫,『要不要來我家過年?』

看到這句話,他本是快闔上的雙眼卻突然睜大問:「可以去打擾嗎?」

『沒關係阿,過年人多熱鬧嘛』

「好啊,這樣好像也不錯。」他高興的笑說。

俊秀也對著他笑的很開心,自己也高興的轉回頭,繼續背著還未背完的英文。而他又將頭靠回俊秀的小腦袋上,看著俊秀不停在紙上寫著英文,嘴角又是上揚了些。

俊秀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又抬頭看了他,他也低頭看著俊秀。俊秀突然從他懷裡起身,推著他。

「幹嘛?」他問。

俊秀指了指床上,要他上床睡覺。但他卻搖了搖頭說:「你不睡,我不睡。」像是倔強孩子,一半睡意一半堅定的說著。

俊秀也沒理他的任性,就半推半哄的把他拉了上床,將棉被蓋上。他心有些不甘願,可當人躺上床後,睡意像是吞噬他一樣讓他更想睡了。

俊秀感覺有些好笑的看著他,不久後,他又拿了白板給他看,『我等等就會睡了。』

睡眼矇矓的看了看,他也同意似的點了點頭,「別太晚了……。」

俊秀笑著點點頭,向他保證不會太晚。而過不久,從他嘴中便有些些的鼾聲跑了出來。俊秀看他睡著後,熄了大燈,留著書桌的檯燈,繼續唸著英文。差不多唸到一至二點時,俊秀才將書包整理整理,之後關起檯燈,開了小燈,爬至床上。他並沒有馬上躺下,只是看著身旁的他,安穩的睡顏,又看了看手錶,已經兩點了。

其實他從來不知道俊秀熬夜的真正目的是什麼,而他也不是沒懷疑過,平常就會準備考試的俊秀,為什麼還要熬夜?但如果他能再仔細的思考一下,便會發現他的孝喘常發作的時間都是在兩點時候。俊秀曾特地上了網查了一下,發現其實孝喘有發作的固定時間,所以他才會盡量藉唸書之名,來行照顧有天之實。俊秀也不知自己為什麼會特地照顧這人,也許是因為身旁這人從沒因為自己不能說話而嫌麻煩吧。

這樣簡單的理由,俊秀無悔的對他付出,他也不疑有他。而他更是不曉得,俊秀也曾被他感動過。像是平常的說他『吵死了』,或者幫自己打飯,亦或者陪著自己念書,其實俊秀一直很感謝,但卻又不知如何回報。由於嗓子的關係,俊秀的人際關係並沒有很好,因為說話並不清楚,連發音都困難,所以沒有人願意永久居留在他身邊。

可身旁的他卻能這樣不停的找自己說話,也不嫌麻煩的等著他寫紙張回應,俊秀真的感謝他的不離不棄。但在這感謝其中,俊秀卻渾然不知其實自己早已添加了許多私人感情。

看了看有天,睡的安穩,估計是不會發作了,俊秀才躺上床將棉被蓋上。這時的他像是知道俊秀上床睡覺了,轉身就將俊秀摟入懷。

『睡相真差阿……。』俊秀心底悶悶的說。

他就像抱娃娃似的,俊秀也沒掙脫,就任他抱著。與其說不掙脫,不如說其實他自己也喜歡這種被需要的感覺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