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聲作響,大伙紛紛收拾著書包。有些趕著搭車回家過年,有些忙著回宿舍收拾行李準備回家。而他們兩個用著不疾不徐的腳步收著桌上的東西。他看了看手錶,離搭車的時間還有些距離,又看著一旁還在收拾的俊秀。

「我春假去你家打擾……真的沒問題嗎?」他還是有些猶豫的問道。

俊秀回頭朝他比了個『OK』的手勢,揹起書包準備走出教室,他也隨著俊秀揹上書包跟在後頭。兩人一路上沒多說什麼,直奔寢室檢查行李是否還有忘掉的東西。他看了時間差不多後,兩人便拿起行裡搭公車至火車站。

「好久沒坐火車了……。」他們一同坐上月台裡的長凳,他看著眼前的軌道低聲說。

俊秀出門時還不忘帶著自己買來的白板。聽見他這麼說,拿起了白板回應他,『在美國沒坐過?』

他搖搖頭,輕輕道:「火車在小時候只坐過一次,爸媽兩人離婚時,媽媽帶著我跟弟弟坐火車去機場搭飛機。」

他的眼神像是穿越過去,眼前的景象彷彿回到當初。一個媽媽,牽著兩個小朋友,搭上了火車,而那班火車他記得是單程票,一條長長的軌道,帶著他們往前行駛,他也只記得,那是一班一去不回的車次。

「俊秀,我突然發現,你從來沒對我做戶口調查耶。」他轉頭突然看著俊秀笑了笑說。

『你也沒有阿。』俊秀嘟著嘴拿著白版讓他瞧。

「你也沒過問我為什麼會從美國轉學回來。」

『有必要嗎?』

「是沒必要……。」他笑看著前方的第二月台。

『那你到底是為什麼回來念這裡?』 俊秀將白板上的問題丟給他。

「你還是問了!」他開玩笑道。

俊秀伸起手在他肩上打了一下,又在白板上寫了寫,『不說就算了。』

「你要聽我就說給你聽。」他捏著俊秀惱羞成怒的臉頰,笑了笑又說:「自從爸媽離婚後,媽媽去了美國,便加入YUSOO企業,是有關電子產品的。」

『我知道!那很有名!』俊秀寫道。

「是阿,其實我媽也算順利,在企業裡當了董事,然後公司決定這裡開分公司,見機不可失,我就跟我媽提出我想要回來這裡啦!」他拿起礦泉水,喝了一口,繼續說道:「因為我實在不想在待在美國,反正年齡也夠大了,我媽就同意我轉學回來這裡了。」

『美國不好嗎?』俊秀皺著眉拿著白版問。

「在記憶裡不算好。對了,給你看看。」

俊秀歪著頭疑惑了一下,看著他動作。他從自己的紀事簿裡拿出一張照片,遞給了俊秀說:「我弟弟,有煥。」

『很可愛,像你。』

他咯咯的笑了幾聲,便緩緩說:「當哥哥的我,真的當的不怎麼樣,這些年來,我都不能給他什麼。」

俊秀看著他的側臉,緩緩的眨著眼,也沒說什麼。

『那你媽怎麼不回來?』

「在分公司穩定前,估計是兩邊跑吧。」

『弟弟怎辦?』

「有褓母打理他的三餐,有煥其實不用太擔心,他在那朋友很多的。」

『就你愛耍孤僻!』

他看著後面驚歎號俊秀點的特大,他又失態的笑著,沒幾響便說:「我這不就有你了。」他收斂起笑聲,最後是輕聲的在俊秀耳邊細語。

俊秀只是低頭擦了白板上的字跡,陪著他一起笑。兩人在火車來前幾分鐘,誰都沒說話,只是看著同是月台間隙的鐵軌。這笑容隱藏著怎樣的情緒,應該也只有他們當事人明白了。



俊秀帶著有天下了火車,將票根刷入機器,兩人一起走出了火車站。一走出便聽到有人喊道:「俊秀!這裡!」是男人的聲音。而那男人看上去有些年紀,就站在不遠處朝了他們揮揮手。俊秀也空出一隻手回應那人,兩人拎著行李就走過了去。

「這位是……?」那人疑惑的看著有天問。

「哦,我是俊秀的同學兼室友,我叫有天,朴有天。您是……?」

「我是俊秀的爸爸,同學啊?不錯阿,難得俊秀會帶同學回來。」金爸轉身帶著他們,又說:「走走,今晚有好料的等著你們!」

「謝謝金伯伯。」有天客氣說著。

「不會不會,上車吧!孩子們!」

金爸熱情的邀請有天,幫他們後車廂,又開了車門,兩人坐進車子裡頭,直達俊秀家。俊秀在車上一路上寫著白板,告訴他自己家鄉有什麼,家業是開披薩店,還不忘跟他介紹自己還有位異卵雙胞胎的哥哥。

就這麼一段車程,俊秀花了一點交代了自己戶口給他聽。

一至家門就熱鬧,裡頭一群小孩大吼大叫,東西亂仍,不過一見俊秀進門,各各孩子都直奔抱住俊秀大腿,「俊秀哥!我們好想你!今天我們來打一整晚的電動!」一位可愛的男孩高興抬頭看著俊秀嚷著。

「不行不行!俊秀哥要跟我們一起玩家家酒,你別插隊!」

女孩家的不滿響起,一人一句,你來我往的,在一旁的有天看的也笑出了聲,看著這些只有他大腿高的孩子們。

「這位哥哥是誰?」小女孩問。

「我是俊秀哥哥的同學,叫朴有天,你好。」他有禮貌的低身,跟著群孩子打招呼。

「那有天哥哥可以陪我們玩嗎?」女孩們的眼裡煞是發亮,晶閃閃的看著他。

「可以呀。」他對女孩們笑了一記,那些孩子各各像喝醉似的,滿臉通紅。

有天這臉蛋就是大小通吃,老少皆宜,有眼的都無法順利躲避他的必殺技笑容。

「孩子們讓讓阿!讓哥哥們上樓放行李,你們也收拾一下地板,等等洗手準備吃飯啦!」

金爸在門外大喊,趕著那群賭在門口的孩子,各各馬上離開,收著客廳一堆的玩具。有天進門後不停向屋內的長輩打招呼,介紹自己,示示禮貌後,便跟著俊秀一同上樓。門一開,他們兩各自將行李隨意放置,之後兩人又一起下樓,去了琉璃台洗了手。有天替俊秀喊著那些小孩們排隊洗手,準備吃飯。這種感覺就像自己的家一樣,然而回過頭想想,他有多少年已沒有家的感覺了?

時間一長,他也確實忘卻了這樣的感覺……。

「有天阿,別客氣,當自己家就好啦!吃吃看我們家自做的披薩,不錯喔!」

金媽熱情更讓他無法自拔的想感受這樣一個『家』的感覺。一群人吵著嚷著,他並不覺得吵,彷彿像一首曲調,在他耳邊圍繞,對於他,這些是享受的。

嗯,眼眶熱熱的。

他不著痕跡的抹去眼尖的霧氣,拿起了一塊披薩吃著。一旁的俊秀,只是不能說話,但這一切,他並不是沒看到,沒感覺到。

『有天……這就是家。』俊秀微笑默默的看著他。



飯後,他們兩人陪著那群孩子玩到十二點多,然後就開始哄著孩子們睡覺。精力旺盛的孩子們當然沒那麼好應付,等到孩子們都睡了,他們也洗完澡了,時間大概二點多了。他總是讓俊秀先洗,然後他隨後洗,這舉動並不是變態,他也只是習慣這樣的作息。

洗完後,他拿著浴巾擦著頭髮,坐上俊秀的床,擦拭著未乾的頭髮。俊秀在一旁鋪著地板,將一些棉被鋪在地上,因為單人床不夠大,兩人睡擠了點,索性的就拿些軟墊鋪在地板上當床舖。整理的差不多,俊秀就盤腿坐在地板上看著他擦頭。

好一會,他率先打破沉默,「俊秀……。」他輕喊。

俊秀將身子移往前一點,表示自己有聽到。

他停止擦拭,將浴巾掛在自己頭上,看著坐在地板上的俊秀,「謝謝你……。」他像是硬擠出了這句話,聲音也不是很穩,是在顫抖。

俊秀起身,就如同上次一樣,拿著掛在他頭上的浴巾幫他擦著頭髮。他的頭,靠在俊秀的懷裡,好一陣子都沒開口說話,任俊秀幫自己擦著頭。

「其實……我真的好想家。」他這副嗓子莫名的抖出了這句。

懷裡的人,在哭泣呢……。

俊秀緩慢的擦著,靜靜聽著他訴說,「我真的好希望可以回到當初……我真的好希望爸媽不要離婚……我真的好希望……」

後段文沒出現,俊秀耳裡聽著傳來的哭泣聲。他抱住了他那顆未乾的頭,一點一滴越來越緊。而他的眼淚也在俊秀的懷裡釋放,雙手環過俊秀的腰部,抱緊了他。

「有天……。」俊秀緩緩開口,雖然沙啞,但再俊秀懷裡的他,卻明白俊秀是在叫自己。

第一次,他聽見了俊秀的聲音。而這聲音,不同一般的相當沙啞,相當殘破。
這樣的聲音彷彿是告訴自己,有誰能真正拋開過去……?有誰能就讓過去過往雲煙……?所以他更是抱緊了俊秀。

告訴我,到底有誰能瀟灑的揮別過去……?

俊秀,你的聲音不也從過去就糾纏著你到現在嗎?

他百般掙扎的在俊秀懷裡哭著,過去的影像不停攻擊他,吞噬他,一直以來都是如此。過去糾纏著他,就連時間的沖刷也無能抵抗。

但,這次他卻意外在這黑暗中,找到了一束光芒。

「請活在有我的當下。」

俊秀這副沙啞的破嗓子,一字一句的對他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