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鋪的床,整齊劃一,沒有任何人躺過的痕跡。本該睡地上的他們卻沒有睡在那,那他麼睡哪了?就是俊秀房間裡那張唯一的單人床。唯一的一張。那夜,俊秀懷裡抱著哭泣不已的有天,其實他不明白,他說了那句話後,怎麼會讓有天哭的更是厲害?是太傷人?還是太感動?

不管是何者,哭的翻天覆地的他就抱著俊秀,半扯半抱的就把俊秀推上了床,他人也就這麼爬進床裡。俊秀其實覺得沒什麼差,他是帶著理解又安慰的心情,就這樣陪了睡。反正在學校時兩人不都是睡一起,只不過就家裡這張床小了點而已。

那有天對於這事是怎麼想的?其實他的想法很簡單。一來,他是感動,感動到驚天地泣鬼神;二來,他是得了便宜又賣乖,七拐八拐的拐了俊秀上了床。他就這麼小孩的心理,反正不管床怎麼擠,只要擠的人是俊秀,他就是寧可擠死也要這擠出這麼一點的小幸福。



「哥哥們,起床了!起床了!」一位小弟弟開了房門,看著睡的正熟的兩個人,毫不留情的搖著兩人的小腿。

有天摟著俊秀睡覺,被這樣些許的吵雜聲吵鬧,他雙眉皺了皺,本能似的又將手更圈緊了些。而俊秀卻無動於衷。

「怎麼了?哥哥還沒起床嗎?」一位小妹妹呢,抱著洋娃娃也來到了他們房間,揉了揉小眼,看著床上睡香的兩人。

「還沒啦,這樣我們怎麼玩阿?」小弟弟有些氣了,不死心的繼續搖著他們。

「那就讓哥哥們休息不就好了?我們自己先玩呀!」看來這小妹妹比較理性一點,但小弟弟卻又說:「不行!我要落兄弟了!」估計這小弟弟港片古惑仔戲碼看多了點,氣呼呼的跑了出去。

小妹妹沒說什麼,一屁股坐上俊秀鋪的地板,看著眼前這景象,沉默不語。好一會,小弟弟真的帶了在俊秀家的小朋友們,一同壓上了俊秀跟有天,在俊秀的單人床上又蹦又跳,還不時踹他們倆人。他們感覺快不行了,再這樣被踹下去床肯定塴,人肯定被踹死。他們倆最後無奈的起床了,小孩們高興的很,又推又拉的,催促他們快點刷牙洗臉帶他們出去玩。

他們倆人梳洗一翻後,回房間折著棉被,整理被孩子採亂的枕頭。他看著俊秀似乎沒有意收地板鋪的枕被,他突然有種想自己去收的衝動,這種衝動來自於什麼,他說不上。

「不收一下地板嗎?」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

俊秀將棉被堆疊好後,回頭看著他好一會,拿起了白版寫了寫,『你還想跟我擠?』

想。他一個字,就哽在喉間。

俊秀又將白板翻過來,拿了板擦擦了擦,又再寫上,『先留著吧,或許今晚孩子會來這睡也不一定。』

他看完後,又很花痴的笑了。意思是,其實俊秀也不會討厭跟他擠吧?就算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那又如何?可他覺得也許俊秀會跟他有一樣想法。

一下樓後,他們倆便發現了有件紙條用著磁鐵黏在冰箱上。

『大人們都去店裡忙了,小孩就麻煩你跟有天囉!還有喔,你哥去約會了!父母留。』

「所以這意思是……我們倆顧家,還有照顧孩子嗎?」他問。

俊秀將紙條又再黏回冰箱,點了點頭。他聳了聳肩,也沒表示什麼意見。孩子們其實不用怎麼陪,因為有伴可以玩,所以不管玩什麼都很HIGH,比較難處裡的地方,大概就是三餐吧。

孩子們在客廳裡玩著電玩,一旁的俊秀也加入了戰火,每個人玩的不亦樂乎,女孩們也在一旁看的驚險。而他在一旁看著電視螢幕,其實也不是對電玩沒興趣,只是不像俊秀那樣會玩而已,這方面,跟俊秀比起來他是屬於比較手殘予腦殘等級的,對遊戲比較沒轍。

後來,他趁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於電視螢幕上時,悄悄的離開客廳,又來到了二樓,回到俊秀的房間。他沒什麼目的性的亂晃,突然眼神一亮,發現俊秀房內有一架鋼琴,說也奇怪了,他怎麼昨天就沒見到有這架鋼琴?也許是自己太累所以才沒注意觀望過。他慢慢走過將琴給打開,手指輕輕撫著琴鍵,嘴上緩緩的笑著,像是遇見故人般,懷念著。而後他又發現鋼琴旁的書架,感覺書架上放的東西不像是書,他認真一看才發現那是相冊,他逕自的抽出了第一本來。

「太可愛了吧……。」

他一眼就認出了照片裡俊秀的小時候,那樣陽光般的笑容,那樣傻氣的臉蛋,一看就知道是俊秀。他摸著相片,像是想捏相片裡俊秀的臉頰,一個人又慢慢的回到鋼琴旁,坐上了鋼琴的琴座,看著俊秀的小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很自然的就轉身抱著相冊,面向著鋼琴,將俊秀的相簿打開,放在放琴譜的架子上。他對著鋼琴彈出第一個音,那個音,是他幻想俊秀聲音的第一個音。他雙眼看著相簿,手指相當自然的彈出了許多音調來。彷彿那相簿就是琴譜,他一邊看一邊彈,彈出了從未在琴譜發現過的曲調。

相簿又翻了下一頁,他無止境的彈著琴鍵,聽著琴聲。這樣的琴聲,怎可能不傳至樓下的每個人?俊秀放下了手中的搖桿,任螢幕裡主角被僵屍摧殘,他也不在乎,像是中蠱似的,不快不慢的走向自己的房間。他靜靜的看著眼前這人所彈出的曲調,是優美,更奇妙的是,感覺卻是似曾相識。他與鋼琴的結合,這影像是多麼養眼,養眼到近視的人度數都會不明所以的退化幾度。俊秀悄悄的走進他身後,看著琴譜架上的『譜』。這不是他嗎?這曲子,彈的不就是他嗎,所以才感覺自己似乎認識過。

隨後全部的小朋友都來到了俊秀的房間,有人坐在那鋪好的地板上聽到躺上了毛毯,有人聽的傻呼呼的便站著一動也不動。像是欣賞音樂廳的表演,有的享受,有的呆滯,有的傻眼。不盡相同的表情全都在俊秀房裡曝露。然而最後一個音,就落在了有天剛開始的第一個音,有頭有尾的第一個音。

「好棒!」所有小孩拍聲叫好,有些則喊著要重聽一次。

不過他拒絕了,因為這譜是即興,他沒有將譜寫出來,這樣即興的曲子容易隨著情緒而有變動,不可能一五一十的再彈出來。當然被拒絕的孩子們,搔搔腦袋有聽沒有懂的各自又下樓開始玩起電動。

房裡來來往往,最後又只剩他們。

俊秀坐在床上看著他,沒有說話。而他蓋起了鋼琴,坐在琴座上面對著俊秀,也沒說話。兩人就這麼互看,看的對方都有點不好意思,他才清清嗓門,輕輕說:「喜歡嗎?」

俊秀笑著點點頭。

「喜歡就好。」他發現自己的話題被俊秀封殺了,所以隨便接了這句。而俊秀似乎發現了他的難處,拿起床邊的白板在上面寫了字,『怎麼拿我的相片當琴譜?』

「因為可愛。」

『是嗎?』

「是真的可愛!」怕俊秀不相信,他又更加重了語氣。

『我知道我知道。』

感覺自己被俊秀將了一軍,他也無避諱的紅了臉。俊秀又低頭在白板上寫了寫,『哪天……你會不會彈著我們的故事?』

這句話俊秀寫了很久很久。俊秀拿起白板翻了正面給他看,反面則擋著自己的早已紅潤不已的臉頰,像是怕被他發現的有意遮掩。而他卻走向前,拿走了隔在他們之間的白板,蹲了下身,與俊秀坐在床上的高度相當。

「我答應你,彈出我們的故事。」他看著俊秀輕輕的說。

面對面,兩人一起笑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