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假日,因為參加了社團的他被社長叫去學校練鋼琴了。為了即將到來的新生發表會,社長表明要看每個人的練習才會安心,而他也無所謂的答應了。反正在家練琴或在學校練他都沒意見。

在社團練習室裡,許多人練著自己的琴譜,有些合奏,有些獨奏,而他被分為獨奏的部份。

為什麼只是新生的他能獨奏?原因大概就這兩種,一來長的太帥會使的夥伴沒辦法專心練習;二來鋼琴技術出奇卓越,所向披靡,難以配合他的技巧。很簡單的原因,他就這樣被分為獨奏。當然練習不會一直持續,總得中場休息,免得團員疲乏。但他對於鋼琴的執著,休息對他而算是浪費時間。他就一人繼續練習著社長給他的琴譜。然而休息的人,吃著甜點,欣賞的欣賞,八卦的八卦。

「有天真的很會彈呢,非常有感覺。」

「是阿是阿。」

「你猜,他有沒有女朋友呀?」

「應該有吧?」

「可是怎都沒看過他帶來呢?」

「沒事幹麻帶自己馬子來炫耀阿!」

「不是阿,男女朋友多少會一起去吃飯吧?」

「沒看過女的來找他吃飯,不過倒是有個長的很可愛的男生時間到常來找他。」

「哦?」

「我想你看到他笑,應該會覺得他是不折不扣的正太喔!」

「這樣我更想看看那人了。」

「可以阿,星期三中午,他一定會來找有天吃飯!」

「你說,有天跟那男孩該不會是……情人吧……?」

「那有天算有眼光阿!」

「不是阿,聽說男同性戀很辛苦的。」

「哪種戀情不辛苦阿?」

「不是不是,我指的是……房事,聽說受方很痛啊!」

!?

成曲調的琴聲斷了線,他的手指第一次打結。他竟然對這熟到不行的譜打了結。

受方很痛……受方很痛……。

在他腦海裡徘旋的,不是琴譜,而是那令他手指打結的四個字。那……俊秀怎麼辦?

很理所當然的,在他的潛意識裡俊秀是下方那個。

「有天怎麼了?」社長突然的發問,吵醒了沉浸在自己異想世界裡的他,「阿……沒什麼,手指突然不靈活。」趴低頭看著琴鍵,隨便應答。

「你練太勤了,今天就到這裡就好了,別練太過火啊!」社長拍拍的他肩膀,關心的提醒著。

「嗯,好。」

他整理整理自己的背包,像其他社員告別後就從學校一人走路回家。

一個人就是會亂想。他想,很痛的話,那這輩子不就不可能跟俊秀這樣那樣了?聽那兩個女的說,那可是很痛的阿……。所以這麼一來,他跟俊秀就不可能會這樣那樣了?總不能犧牲俊秀來滿足他自己吧?太惡劣了,這太惡劣了……。說他不想要俊秀?也不可能嘛。他可是男人,總會有想要自己情人的時候啊。

這是難題,是非常難的難題。


然而腳步總是會將自己帶向家,很不小心的,他到達了他跟俊秀的家。

「哀……。」他嘆了口氣,拿起鑰匙,轉了轉門把,心情沉重的踏入了家門。

"啪啪啪啪"這樣急促的腳步聲,不是自己的。他將鞋子放入鞋櫃,換上室內鞋,看著那迎向自己的俊秀。俊秀一副興奮的樣子,拉著他進了餐桌,將他的背包拿開,丟到客廳的沙發上,轉身又進了廚房。一連串的動作讓他摸不著頭緒。好一會,俊秀端出了一塊蛋糕,雙手擺出「請吃」的手勢。

他也乖乖的拿起一旁的叉子,不明所以的挖了一角吃了……。嚼了嚼,他回應看著俊秀那雙發亮的蝌蚪眼。

「還不錯阿,哪買的?」

俊秀高興的抱住了他,然後又興奮的指著自己,說明了這蛋糕出自他手。

「你做的?」

俊秀笑著點了頭,點的可大力了。

「怎麼會做這個?」

俊秀到客廳隨意拿了張廢紙,在紙上寫了寫,『今天去打工學的』

「打工?哪?」

『咖啡廳。』

「喔,不過是真的好吃喔!」他又挖了幾口往嘴裡塞。

俊秀又笑個更開了,毫無隱藏的給了有天那能抹殺他理智的笑容。看傻眼的他,嘴巴嚼動的速度弱減。他很努力的將口中的蛋糕吞下肚,開口跟俊秀要水,俊秀進了廚房,盛了杯水給他,他一口喝完,然後認真的看著俊秀好久,可一句話都沒說……。俊秀本來因高興而舒展的雙眉,因為他的表情與反應,雙眉的距離又開始拉近了些。

『其實……蛋糕不好吃吧?』俊秀有些傷心的寫著紙張,遞給了他。

「不是蛋糕的問題。」他輕輕搖著頭。

俊秀歪著頭,不明白的看著他。

「是你的問題……。」

『我?』俊秀驚訝的指著自己,很不明所以,自己是出了什麼問題?

「阿……沒什麼,其實是我自己的問題。」他撇過頭,看著那沒了蛋糕的空盤子,無奈的盯著。

俊秀小心翼翼的拉著他的袖子,試圖想了解他的困擾,不過卻也徒勞。他沒再解釋,只是將盤子拿進廚房洗了洗。當然,這樣的答案讓俊秀不滿足,俊秀仍是向前拉著他,想問個清楚。任憑俊秀拉著,他也沒給予多餘的理會的走往客廳,拿著自己的背包,單肩背上。這時的俊秀更是拉著他不放,整個人貼了上去。他承認,這樣的距離不讓他有壞的衝動都難,他想抱住俊秀,可卻又怕俊秀發現自己有不良的想法。這該怎麼辦?

他快速的將雙手藏在背後,抑制自己想抱俊秀的衝動。可俊秀看他這舉動,以為他的手裡藏了什麼不讓自己知道,更是變本加厲的往他身上黏,想抓出他的手,看看他藏了什麼。其實他什麼也沒藏……但俊秀怎麼可能會知道?

兩人閃來閃去,不免會在身體上擦出了火花,他堅持不下了,很乾脆的伸出雙手,抱住了在自己身上蹭的俊秀。

「我什麼也沒藏!就藏著這想襲擊你的衝動!」

這一抱可扎實了,俊秀乖乖的讓他抱著,一動也沒動。

「就說是我自己的問題了,你這好奇寶寶,就不怕我吃了你啊!」他沒好氣的在俊秀耳邊說。

他快速的放開俊秀,拉開了距離,兩人相互看著。

『不怕』俊秀嘴型這般念著,勾勒起小小弧度,那小腦袋就這樣調皮的左右晃。

這是打哪兒來的勇氣……?這麼敢對他說自己不怕?

「嘖嘖,你這涉世未深的小子,可別太早斷定……。」他走進捏了捏俊秀的臉頰,玩笑的說著。

俊秀感覺真的一點也不怕,這樣給了他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

「放心吧,再怎麼樣,現在都不會吃了你的……。」他笑了笑,背著自己的背包,上了二樓。俊秀沒有跟上,一個人在客廳裡看著他的背影上樓,低頭,若有所思的笑著。



哀……。

『現在』不會把他吃了……那如果哪天破功不就被笑話了?

嘖嘖,麻煩了,麻煩了……。

不如先從KISS慢慢培養吧……?反正鐵杵都能磨成針了,水滴都能穿石了,他還怕跟俊秀耗阿?磨久了,俊秀自然就是他自己的了。

他一個人,就這樣自我對話了一夜,徹夜未眠。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