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俊秀有了打工之後,他們一起放學的次數也漸少了。當然,彼此都有了共識,倆人也同意這樣的模式。有時候,人會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間,縱使只有十分鐘的單處時間。

戀人也不例外。

"噹噹"門上的鈴鐺作響,俊秀推了門進了咖啡廳。

「歡迎光臨,哦!俊秀你來啦,等我一下唷,我這裡拿進去烤就好了。」在中一邊忙著一邊轉頭交代俊秀。

「你就是新來的甜點師?」與在中不同的聲音,俊秀是陌生。他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是一位身高比自己高,帥氣、氣質不離身的男人。

俊秀禮貌性的對他點頭,笑了笑。

「忘記自我介紹,我是鄭允浩,也算是這家店的老闆啦!」

俊秀想了一下,原來他就是在中的『第一個』人呀。他點了點頭,告訴允浩自己認識他。

「呀!爸爸!」一個小人影從後頭的廚房跑了出來,鞋子每踏一下便有"唧唧"聲音,稚嫩的嗓子愉快的喊著。

「唷!昌珉阿,你有沒有偷吃蛋糕?」允浩一手將那孩子抱起,捏著他的臉頰,故做生氣的問。

「沒有沒有,我沒有吃爹地做的蛋糕。」昌珉小手捂著自己的嘴巴,怕像被發現一樣,遮的可密了。

允浩笑了笑,抱著昌珉往吧檯走去,抽了張衛生紙,擦了擦昌珉的小嘴邊,將佔到巧克力的嘴角擦了擦,笑說:「還說沒有吃!下次偷吃要把嘴巴擦乾淨!」

昌珉咯咯的笑了。一旁的俊秀,看到昌珉先是愣了下,等到聽到『爸爸』跟『爹地』這等辭彙,他也很識相的明白了這店主人的關係了。

「大哥哥,你是誰呀?」

允浩將昌珉放下,昌珉用那小腿"唧唧"的跑過去俊秀身邊,抬頭看著。

「是來幫爹地做蛋糕的啦。」在中圍著圍裙從裡邊的廚房走出說。

「哦哦!做蛋糕的呀!」昌珉眼神發亮的看著俊秀,像是發現到寶似的。

「他是俊秀,叫俊秀哥哥。」

「俊秀哥哥!」

俊秀彎下腰,摸了摸他的頭,給予他一個溫暖的笑容,昌珉也跟著笑了起來,轉身往在中的懷裡撲。

「爹地,俊秀哥哥好可愛」

俊秀臉一僵,被小孩說可愛還是第一次呢……。但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小孩子的話總是最誠實的。嗯,自己很可愛。

之後俊秀就跟著在中在後頭的廚房裡忙,學習了許多新甜點,等甜點做完後,又拿到外邊的冰箱冰著,讓客人選擇想吃的甜點。後來他又到了吧檯幫忙泡著咖啡,將泡好的咖啡放置盤子,讓允浩端給客人享用。一旁的昌珉也沒忙著,人雖然小,但個個甜點的名字他都記得,讓來點選蛋糕的客人,一一介紹。

「小朋友,你覺得阿姨點什麼好呢?」客人親切的問。

「阿姨要點給自己的,還是送人的呢?」昌珉穿著小服侍裝,站在冰箱的旁邊,抬頭問著那位客人。

「嗯……送人的。」

「對象是男生還是女生呢?」

「男生,是阿姨喜歡的一個男生」

「那就提拉米蘇吧。」昌珉打開了冰箱,拿個一個提拉米蘇,端給在吧檯的俊秀,要他包裝。

「為什麼是提拉米蘇呢?」客人相當好奇的問。

「提拉米蘇在義大利文的意思就是『請帶我走』的意思呀!」

客人默默笑著,懂了。

俊秀將包裝好的蛋糕給了昌珉,昌珉搖頭晃腦的提著給那客人,「阿姨,一共是六十元」昌珉伸出小手準備收錢。

「給你,六十元」客人又順手摸了摸昌珉的小腦袋,腳步輕盈的踏出了咖啡廳。

「謝謝光臨。」一家三口一起喊著。



俊秀回家後也晚了,進了客廳便聽到他的琴聲。他拎著一帶的蛋糕,拿進廚房裡冷藏,沒有吵有天,自己上了樓洗了澡。

「俊秀阿。」他將鋼琴蓋上,走到客廳的沙發,一屁股坐上俊秀身旁。

俊秀轉頭,揚了揚眉,看著他。

「沒事。」

倆人轉頭,看著電視上的影像。說真的他實在沒看進去多少,聽著洋片裡的英文,他聽的懂,可卻又是一耳聽一耳放,沒有任何東西停留在他腦裡,心不在焉。然而劇情中的男女主角最後終於在一起了,在螢幕上熱吻了起來,他看的心頭是一震。他起身打算回避這樣的場景,但卻在同時,坐在沙發上的俊秀用力拉著他的手讓他又跌入了沙發。

「幹麻?」

螢幕上還在熱吻呢……。俊秀轉頭笑的撫媚,轉身那可愛的臉蛋,緩緩的向他靠近。他雙眼的視角裡,全佔據了俊秀這張臉。

「你知道你現在很危險嗎?」他壓低著喘氣聲,嗓音變的相當有磁性的說

俊秀挑了挑眉,挑釁的看著他,『你來告訴我,我現在有多危險阿。』那媚惑的眼神調皮的告訴了他一切。這是邀約,擺明是邀約!

所以他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快、狠、準的掠奪了俊秀那小嘴,毫不留情。

不留情……?可這吻裡,俊秀發現了他的期待,他的渴望。不知不覺,俊秀環上了他的頸肩,倆人也隨著自然的情勢往沙發上倒去,他撐著身子,低頭吻著俊秀沒有停。吻罷,俊秀摀著那張被吻的通紅的嘴唇,偏過頭,微喘著氣。

他的眼裡似有波光,而那慾望,是深邃。

不,不行!

「我、我肚子餓了。」他迅速起身,替自己散了散熱,坐上俊秀末腳的沙發邊。

好一會,俊秀雙腳閃過有天,起身往廚房走去,他關起電視,也往餐桌上走去,俊秀端出了一般人常見的甜點,提拉米蘇。

「這是提拉米蘇嗎?」他問。

俊秀點了點頭,拉了另一張椅子坐下,看著他吃。

「這也是你做的嗎?」

俊秀笑著點了點頭,雙手交疊,趴在餐桌上,歪著頭看著他。

「很好吃呢!」

彼此沒再多說話,一個靜靜的吃著,一個靜靜的看著。突然,俊秀的嘴唇微啟,嘴裡像是唸著什麼。

「什麼?」

俊秀搖了搖頭,微笑著。

沒有聲音的語言,俊秀嘴裡唸了四個字。

『請帶我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