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他依然被社團叫去練習,而俊秀也去了咖啡廳打工。出門前俊秀拿了些自己烤的手工餅乾,裝了一些,讓他帶去學校。俊秀也不是想炫耀自己的手技,只不過是俊秀怕他會嘴饞,讓他帶著解饞罷了。

而後倆人相互招了手,各自忙去。

今天俊秀向在中說著下星期三是有天的鋼琴發表會,需要請假一天,在中沒有為難,反倒積極叫俊秀一定要去聽,不聽可惜。而這消息也傳到一旁吃著蛋糕的昌珉耳裡。

「俊秀你要去哪裡……?」昌珉一手拿著叉子,一首抓著俊秀的手肘,有點不捨的問。

俊秀笑了笑,把昌珉從另一張椅子上抱來坐在自己的大腿,也順手將吧檯上的蛋糕端至昌珉面前,好讓他吃。

「去聽有天的鋼琴發表會阿。」在中替俊秀回應。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昌珉坐在俊秀腿上大聲的嚷著,像是怕在中沒聽到似的。

「好好,讓你跟俊秀去好不好?」在中趴在吧檯上,微笑伸手捏了這寶貝兒子的臉頰,「那爹地我要帶『六小福』跟『小不點』去吃。」昌珉高興的對著在中說著。

「好啦,真是的,爹地會幫你準備的啦,不用緊張吼!」在中看著眼前這吃蛋糕吃的津津有味的昌珉,臉上不免是幸福。俊秀就這樣抱著昌珉,看著他將蛋糕吃完,又貼心的抽了張衛生紙幫他擦擦嘴巴。

「昌珉阿,爹地做『馬卡農』好不好?」在中笑著問。

「爹地要抓住昌珉的心喔!」昌珉開心的又塞了一口蛋糕說。

抓住昌珉的心……?俊秀不懂,為什麼昌珉會這麼說。他疑惑的看著在吧檯裡的在中,想向在中問原因。在中也發現了俊秀拋來的眼光,很自然的就開口回答俊秀的問題。

「『馬卡農』這個小甜點呢,來自法國,外型圓滑巧緻,在派對上很受小朋友歡迎,之後這樣的小甜點,就被稱為『抓住孩子的心』。」

俊秀理解的點了點頭,其實他也覺得『馬卡農』長的相當可口又可愛,何止小朋友,連自己的心都被收服了呢!今天又學到了一課了,他就這樣打算,過年時來做自己學到的甜點給那些小朋友們吃,他們肯定吃的幸福。

然而這次過年……也要帶有天回去。俊秀低著頭,默默的微笑。



同樣是星期三,但是這次的行程卻破了例。俊秀放學回家後,去咖啡廳找昌珉,帶他一同去學校參加鋼琴發表會。昌珉手裡提著在中為他做的便當袋,裡邊裝著許多甜點,一手牽著俊秀的手,一路走去東神大。昌珉人小所以走起路來步伐也不是很穩,手裡又拿著那一袋的甜點,左右晃動的走著,看上去煞是可愛的模樣。好不容易,倆人來到了發表會的地點,俊秀牽著昌珉,選了個視角極佳的位置坐下,俊秀將昌珉抱上大腿,讓他乖乖坐著。

來參與的人真的很多,但鋼琴發表真會有這樣吸引人?基本上,以現在的人文素養,這樣多人的情況應該算是意料之外吧。

「有天是壓軸耶,一定有看頭!我們一定要聽他彈!」坐在俊秀身後的女生興奮的說著。

「是啊!他帥爆了!」另一女生附和道。

俊秀聽了這兩句對話,大概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多人了。幾乎都是來看這氣質非凡的有天嘛!沒辦法,有天走在路上,路人不多看幾眼都難。可俊秀也沒多在乎,看了看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

坐在腿上的昌珉呢,已經對著便當袋裡的甜點蠢蠢欲動了。他的小手不安分的開始將盒子打開,拿起一個小不點一口塞進嘴裡。昌珉也拿了一個餵俊秀,倆人就這樣安靜的吃著。

發表會開始了,倆人看著台上,聽著鋼琴發出的聲音,昌珉依舊吃著,俊秀則是認真的聽有無彈錯的地方。時間彷彿隨著琴聲的律動,一點一滴的消逝,直到有天的出場。他對著觀眾席禮貌的敬禮,身上穿著正式的西裝,感覺一點也不像學生。他打直身軀,眼神看著觀眾席,快速的瞄了幾眼,看見俊秀後,嘴角有些上揚的走至鋼琴,優雅的做上琴椅。

琴聲一下,台下驚呼。怎麼壓軸不是彈古典樂……?他手指輕輕的敲著琴鍵,像是舞動的巴蕾舞者,輕盈的跳著。氣氛感覺被暖化了,場下每個人被琴聲帶著走,華弦妙音,各自陶醉了起來。

一開始俊秀也是疑惑,他彈的並不是在家所練習的曲子。看來,他又隨著自己的感覺,駕馭著鋼琴了。簡單的幾個音調,不需炫技,彈著自己要的節奏,想著自己要的曲調,這何嘗不讓人心醉?

眾人,皆醉。



這次的表演,雖然有天是跳調的演出,但卻得到不錯的迴響。俊秀牽著昌珉,在學校的門口等著他。俊秀在人群裡發現了他,俊秀便對著那方向揮了揮手。昌珉在一旁看俊秀揮手,也傻傻的跟著一起揮。他看見了大小人兒,於事加快了腳步來到他們的身邊。

「有天,你彈的很棒!」昌珉用小手比了個『讚』。

「謝謝喔,昌珉。」有天彎下腰摸了摸他的頭笑說。

俊秀幫昌珉拿便當袋,一手牽著昌珉,而有天也伸手牽著昌珉,三人在黑夜裡慢慢步回咖啡廳。



將昌珉帶回在中身邊後,他們也回到了自己的家裡了。兩人準備洗澡,他依舊讓俊秀先洗,在俊秀進浴室前,他叫住了他。

「俊秀……。」

俊秀手裡拿著衣服,站在浴室門前,回頭看著他。

「今天的表演……喜歡嗎?」

俊秀緩緩的笑了,點點頭,喜歡。他也對著俊秀笑著。這問題感覺無任何的意義,可對他們卻是有的,就是享受他們彼此給予的笑容,那樣溫暖,那樣溫馨。


他們倆人洗完澡後,他告訴俊秀自己肚子餓,想吃宵夜。俊秀從冰箱裡拿了剛剛從在中那拿回的甜點,舒芙里。他看到這甜點,玩笑的問著:「它也有涵義嗎?」

俊秀點點頭,有。

「什麼涵義?」

俊秀開始在紙上寫著舒芙里的涵義,『稍縱即逝,捉摸不定,能滿足人的口腹之慾,吃完有種空洞感。』

他吃了一口。那口感是美味,可是吞下肚後,真的感覺什麼也沒有過一樣。

『如果,這甜點用來比喻愛情,你認為是怎樣的情況?』俊秀寫了這問題問他。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人……。」他說。

俊秀歪著頭,不解。

「以前的……女友。」他吞吐的說著。

俊秀理解的點點頭。

「我們……應該說,她有自己的目標,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我知道。不過呢……她總是會爽約,沒有一次真正將我們的事情放在心上吧……。」他吃了一口後,看著趴在餐桌上的俊秀,又繼續說道:「所以在高二的時候,我們就分手了,高三我就轉學來了。」他有些自嘲的笑著。

俊秀一手撐下巴,認真的聽著,「舒芙里就像我們分手的時候,感覺一切像是都沒有過一樣。吃的時候甜蜜,可吃完後就跟感覺沒有吃一樣。」

俊秀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可兩人陷入一陣沉默,這陣沉默卻相當的久。

「俊秀……你會在乎我有前女友嗎?」

俊秀微笑搖頭。

「真的嗎?」

俊秀又拿起紙筆寫著,『都過去了,不是嗎?』

俊秀總是這樣,不拘泥著過去,認真的活著……。

「我們明天去買白板吧,高中那個就留在你家使用,我們重新買一個。」

俊秀點頭,將剛寫的紙張揉團,笑著。

重新的白板……就像俊秀是他生命中重新的戀情一樣,而且只塗鴉著他們的故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