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會結束後,也將是他們的期末考了。轉眼間,一學期就這樣過了,時間總是走的匆忙,而他們也趕的勞碌。

俊秀沒有向在中請假,依舊按時去打工。而它由於之前準備發表會,課程進度有些小落後,就一人待在家中唸書。一如往常的,俊秀回家後,都會將那些所剩的蛋糕冰到冰箱中,然後上樓去洗澡。他有發現俊秀回來,不過也沒有起身迎接,繼續埋頭念著書。

不知過多久,俊秀披著浴巾的走進有天的房間,站在書桌旁,擦著頭髮,看著桌上的原文書。

「洗完了?」他抬頭看著俊秀問。

俊秀點了點頭,繼續擦著頭髮。好一會,俊秀走出了房間,回到自己房裡拿了些東西,又回到他的房裡。他看著俊秀的手上拿的兩樣東西,一樣是白板,一樣是跟自己桌上相同的原文書,俊秀將這些東西放到他的桌上,轉身又回自己房間裡,再次出來後發現俊秀搬著椅子。

「跟我一起念?」他問。

俊秀點頭,將椅子搬至他旁邊,一屁股坐下,然後翻著跟他同樣的頁數,拿著白板在上邊寫了些字,『不會可以問我,書上有筆記』。

「喔,好。」

俊秀就這樣看著他念,或許是自己準備的很周到了,所以也沒有複習的慾望。話說上了大學其實讓俊秀怠惰不少,可能是因為時間自由,自己也多了許多時間準備考試吧。

「這個。」他將原文書放置俊秀面前,手指指了題目。俊秀看了看,便用他們一起買的白板,解答著。

怎麼感覺像回到了高中……。

「俊秀,我們……一起住好不好?」他拿回原文書,有些羞澀的開口說。

『不是一起了?』俊秀翻過白板看著他。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不要分房睡?」俊秀看著他沒有吭聲,「其實分房睡也沒什麼不好啦,有自己的空間,可是就……」就……就是不習慣。

俊秀低著頭,寫著白板,『假日幫我搬書桌過來。』

「真的!?」

俊秀笑著點頭,擦了白板,又寫,『其實我也挺擔心你的身體狀況。』

「好很多了。」

『我知道。』

「那你怎麼會答應跟我一起睡?」

俊秀擦著白板低著頭,並沒有回應。不過可以看見他臉上的笑容。他拿著白板筆,在板子上揮毫了兩字,『習慣。』

看來他們在這一年裡,養成了不算好的習慣。



倆人就這樣念著書,念到一點多,任誰都覺得疲憊。俊秀去了廁所刷牙洗臉,迷迷糊糊的就爬上他的床。他也整理了自己的東西,梳洗完畢後,就熄了燈,點了檯燈,也爬上床了。俊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從床上跳起,摸黑的走到書桌旁,拿了白板,又爬回床上。

「怎麼了?」他問。

『過年你再跟我回家好不好?』

「可以阿,反正我媽應該不會回來。」

『然後我們去買咖啡機跟烤箱。』

「好阿,我剛好也想買電腦。」

俊秀笑著點點頭,高興這次過年又可以把他帶回家了。俊秀開心的擦著白板,將白板放置床頭,棉被拉了,蓋上準備睡覺。他也拉了棉被,躺下,很順手的將俊秀擁入懷。該怎麼說,其實他很懷念這樣抱著大玩偶睡覺的感覺。不過這次這玩偶似乎跟當時太不一樣。

會亂蹭……。

「等等……俊秀你不要動!」他有些緊張的對著俊秀嚷著。俊秀轉身無辜的看著他,像是問他,『為什麼不可以喬姿勢?』

「我……」說真的,他被俊秀看的說不出話來……話被堵住了。俊秀轉身沒搭理他,繼續在他懷裡喬個好位置。

「俊秀!」他大叫。

擦槍都能走火了,現在這種情勢……

嘖!

他反射性的將俊秀側躺的身體壓正,兩手抓著俊秀的雙手,緊緊的壓著。像是禁錮犯人般的,沒有讓俊秀可回手的餘地。

俊秀眼神對上那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沒有一絲的懼怕,或者說是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恐懼。他那桃花眼對著俊秀的蝌蚪眼,俊秀眼裡有淡淡笑意,緊接著那小嘴也跟著上揚。

是得意……。

他微瞇起自己的桃花眼,看著身下的人兒,低身,吻了過去。

擦槍走火……?

不,他這次可是將子彈上了膛,扎扎實實打了這發子彈……。

然而隔天,倆人沒了全勤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