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俊秀家總是這樣熱鬧,大大小小的人忙著發紅包、收紅包。而讓有天意外的是,他自己也收到了一個紅包。

「有天呀,這個給你呀!」金媽媽很高興的將紅包遞給了他說。

「阿,不,伯母我不用了啦!」他推著手上的紅包,示意拒絕。

「你這孩子怎麼這樣,都是一家人了,就收下吧!」

一家人嗎……?

「不行阿,伯母。」他還是拒絕了。

「哀,真是的,俊秀這個給你,你就負責幫媽媽塞給他,媽媽先去忙了喔!」金媽媽將紅包拿給了俊秀,對著有天笑一笑就馬上回了廚房。而俊秀拿著手中的紅包,看著他,「我不收喔,這不能收的」他說。俊秀沒表示什麼,他將行李都拿置房間後,也把剛剛的紅包放在那以前的書桌上,兩人就各自的下樓了。

俊秀被孩子們拉去玩,有天則幫忙料理廚房的事物。由於金爸爸去了店裡整理,所以只剩下金媽媽與其他的阿姨們。

「哦,有天會洗菜啊!」一位阿姨說。

「阿……以前曾經做過飯給弟弟吃」

「現在男生會做這檔事的不多了呢!」另一位阿姨也誇獎道

「有天真的很懂事呢,我們家俊秀真的是麻煩你了」金媽媽手裡忙著,一邊對著他說。

「不,其實都是俊秀在照顧我的」他不好意思的回應。這話並不是客套,對他而言,他只是說出了事實。有天聊天之餘,也將他與俊秀兩人的生活一一告訴金媽媽與其他的阿姨們。他們,都過的很好。

然而客廳的小孩子因為搶著跟俊秀玩,結果一群孩子打了起來,廚房裡的阿姨們趕緊出去阻止那群孩子的戰爭,廚房裡只剩下了有天與金媽媽。

「有天呀,謝謝你一直在俊秀身邊照顧他呢。」金媽媽將鍋蓋蓋上,轉頭看著他笑說。

「啊,不是的。」

「伯母真的很感謝你呢,其實自從俊秀的嗓子壞了後,伯母真的很怕這孩子過的不快樂,從那之後,他也從沒再帶過同學回家了。」金媽媽神色很溫柔,可卻又帶點哀傷。一個母親的擔心,全寫在臉上。「可在高三時,他卻帶你一起回來過年,我真的放了許多心。伯母一直很怕俊秀因為嗓子而封閉自己呢。」

他聞言,也垂下了頭說:「其實……俊秀很堅強。他不曾對於自己的嗓子所帶來的負擔有所抱怨,他很一直都很堅強。」他微笑著將眼神看向金媽媽,那桃花眼是溫柔,且那眼眸裡也有莫名的篤定。

「是嗎……。」金媽媽低著頭看著鍋子,臉上也有著淡淡的笑意。

是的,是俊秀讓他學會了如何過日子;如何,讓他好好抓緊自己的每一天。



今晚的年夜飯,孩子們吃的津津有味,大家和樂融融。飯後大家吃著水果,他與俊秀就帶著那群孩子在客廳裡玩耍。孩子吵著說要看俊秀玩『惡靈古堡』,可俊秀卻搖著頭,說明自己對於RPG比較沒輒。然而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重大的任務就交給了他來代打。

由於遊戲太過陰森驚悚,客廳裡的孩子連一口氣也不敢喘,俊秀坐在他的身旁,認真的看著螢幕,手拉著他的衣角,氣氛相當緊張。而周圍的小朋友也拉著自己隔壁的人的手腕,就這麼一個拉著一個。

「啊,王!」他突然的叫一聲。

身旁的小朋友包括俊秀,每個人身子都彈了一下,幾乎是被他嚇死了。

「阿阿,抱歉抱歉……。」他拿著搖桿,有些憋著自己誇張的笑聲,認真的打著螢幕裡的王。他很順利的就將王給解決了。在遊戲存檔後,他們就催促著那些孩子去洗澡準備睡覺。

待他們將這些孩子們哄入睡,時間又晚了他們就當了這年的壓軸,最後一個熄燈。他率先向俊秀提議自己睡地板,雖然說他想跟俊秀一起擠,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先分開睡的好。倆人都躺好了,誰也沒有說話,當他快入睡時,他才發現身後多了一點溫暖。他轉身一看,原來是俊秀抱著棉被也滾了下床貼在他身後。

「幹麻?」

一片漆黑,說真的他看不見俊秀的表情。俊秀起身將棉被攤開,蓋住他與自己。這動作相當的流利,兩人馬上又恢復平靜,眼睛漸漸的適應黑暗,身旁的人臉蛋也才慢慢的不是那樣模糊。

「跟我睡不怕被誤會啊?」他看著俊秀的臉笑問。俊秀的眼簾有一下沒一下的眨著,輕輕的搖頭。「也是啦,都在一起了還誤會什麼。」語畢,他大膽的將俊秀抱進了懷裡,與他一同睡去。

隔天的冰箱上依然黏著紙條,告訴他們,孩子們托他們兩照顧了。他們看的是感慨。這一群孩子要玩的東西實在很沒統一性,有時玩了惡靈古堡,有些承受不住驚嚇的小孩還會因此哭了起來。大家想玩的事情都不同,帶起來也很不方便。於是,他跟俊秀就決定了,帶這些孩子們出去玩。

「俊秀阿,你們家有車嗎?」他問。

俊秀點點頭轉身就去拿了車鑰匙,遞給了他。

「我們帶小朋友去買咖啡機跟烤箱吧,還有我的電腦。」

俊秀一臉疑惑,指了指他,又指了鑰匙。

「我在美國很早之前就會開車了。」他明白俊秀的懷疑,於是笑著跟他解釋。俊秀點了點頭,兩人就開始幫那群孩子著裝。外頭冷,他們也添加了些衣服,而後就開車載著那群孩子去賣場。

他們的手推著手推車,手推車裡坐著一群的小朋友他天推的吃力,有些調皮的小男孩還會高喊叫他推快點。他只會笑著對他們叮嚀要注意安全。而俊秀的手裡就抱著最小的孩子,兩人一起走進了賣場裡,開始挑選咖啡機與烤箱。

「俊秀,哪種的好啊?」

俊秀搖搖頭,也不知道什麼牌子比較好。可過幾會,俊秀像是想到了什麼,便拿出了皮包,遞了一張紙給他,上邊寫著在中下面寫著電話號碼。他馬上明白了,就拿起了手機,撥打了在中的電話。

「喂,您好。」是在中的聲音。

「在中嗎?我是有天。」

「唉唷,新年快樂啊!找我有什麼事嗎?」在中有些欣喜的說著。

「我跟俊秀現在在賣場,打算買咖啡機與烤箱,想問你哪一牌的比較好用?」

「咖啡機阿,J牌的比較耐用喔,至於烤箱是K牌的,個人比較推薦喔!」

「阿,謝謝你喔,我了解了,新年快樂唷。」

「不會喔,新年快樂!」

雙方掛了電話後,他與俊秀便將J牌與K牌的咖啡機跟烤箱搬上手推車。由於手推車的空間不足,孩子們也很乖的一一下車,各自手牽手的一起走在賣場。俊秀抱的最小的也漸漸的趴在肩上入睡了,他快速的挑了筆電,然後就帶著那群孩子們去了玩具區玩耍。他與俊秀便屆時找了小板凳坐著休息,畢竟對於兩人來說,帶著這群孩子也是相當累人的事情。

當各自都玩累了後,他就帶著孩子們去結帳,準備回家。這時結賬的阿姨很好奇的看著這群孩子,然後看著有天問:「你的孩子啊?」

「啊?」他沒聽楚的應了一聲。然而俊秀抱著最小的孩子走了過來,看著結帳櫃台的阿姨跟他一眼。阿姨看見俊秀,又看看他,「你們的孩子啊?」

我們……?

「啊……是阿,我們生的。」他垂下頭竊笑著。這時的他,臉皮厚的連子彈都打不過去,就大膽的這麼應話。

「啊!?」這回便換櫃台阿姨大叫。但他沒說什麼,他刷完卡後就推著手推車走了。俊秀在一旁紅著臉也走出了結帳台,身後就尾隨著那群小朋友。

這兩人,還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這次他們在咖啡廳開工前回去了M城,不過因為行李都特別大樣,所以就由金爸爸開出載回他們。其實車程並不遠,一個小時就到了。兩人到家以後,金爸爸與金媽媽也一起幫忙搬著東西。他們進了家門喝了杯水後,看看自己兒子住的環境,倆夫婦也算是相當安心。他們互相道別後,金爸爸跟金媽媽就開車回去了。

晚上他們將行李整理整理完後,洗了澡,見時間也晚了,就一同上床睡覺。俊秀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起身去拿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從裡面拿出了一樣東西。

「這啥?」他問。

俊秀遞至他的眼前。是一枚紅包。

「不是說不能收嘛。」他推了俊秀的手,拒收眼前的紅包。

俊秀爬上了床,從床頭拿了白板,輕輕的寫著,『是家人就得收。』

家人……。

「我……。」

他並不想否認,他很想成為俊秀的家人,也想就這樣與俊秀當一被子的家人……。俊秀將紅包塞進了他的手裡,他這次沒反抗了。

『咖啡機跟烤箱多少錢?』

「忘記了。」

『你刷卡的。』

他將俊秀手中白板抽走,放置床頭,又將俊秀拉近了棉被裡,抱著他說:「都是家人了,你計較什麼。」

俊秀在他懷中,悄悄的抬頭,在他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我的家人,有天。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