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謝,年復一年。他們,畢業了。


一早鬧鈴一響,俊秀起身走至書桌旁,將鬧鈴按抑。他拍拍雙頰,就走至浴廁裡梳洗一番。他回房整理自己的背包,順便將方才的鬧鐘重新設置為九點作響。回頭看了一下還在睡的有天,他背包背上,悄悄的將門關上,出發去咖啡廳。

畢業後,俊秀成為了咖啡廳的正職員工,雖說沒有任何的甜點師執照,不過經過在中長期的調教下,俊秀的手藝經過客人的評價後是也算是個準甜點師了。然而現今生活的作息有些變化了。一早咖啡廳就只有兩人,一人是在中,一人是俊秀。倆人早上準備著食材,做著蛋糕麵包,好趕在十點鐘前出來販賣。允浩通常會先將昌珉送至小學,然後再過來店裡幫忙裝飾,準備開張。而有天呢,如果沒睡過頭,通常都會在九點半時出現於店中,換上服務生的衣服,等待客人上門。

開始上班以後,一切就如往常一樣。沒客人時,嗣人就會坐在吧檯上聊天泡咖啡,話題有時帶有顏色,要不就只是純粹的閒聊罷了。

「阿,我想到一件事情。」有天放下手中的咖啡,突然說道。

「什麼?」允浩代表回應,其他倆人也轉頭看向他,認真的聽著。

「呃……昨天我弟在MAN上面說,下個月我媽跟他要回來這裡了。」

「這不是好事嗎?」允浩將一杯咖啡遞給了在中,語氣沒有任何訝異。俊秀也端著自己的玄米茶,坐至有天的身旁,喝著茶,沒有表示什麼。

「是說,我弟又告訴了我一件事情……。」他有些吞吐的說。

三人眼神看著他,任誰都沒回應,就等著他的下文。

「我媽希望我能去他的分公司幫忙,所以以後可能不能在這裡打工了。」他雙手握緊,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不敢抬頭看任何一人。

「那就好好去幫忙阿。」在中站在允浩的身旁說著,不太明白為什麼他會那麼緊張。「是阿,怎麼了嗎?你不願意去幫忙嗎?」允浩也低頭看著前方低著頭的他說道。

「不是阿,是感覺自己有點忘恩負義,有種被挖角的感覺……。」他有些鬆懈了心防,終於抬頭看著大家苦笑道。「如果這麼有罪惡感的話,那你賺錢時再分紅給我們嘛!」允浩端著咖啡,啜了一口笑說。

「當然當然!」他也笑著喝了一口咖啡說。

明知道只是個玩笑,可說起來,卻令他心頭上無比心安。本以為是會換得抱怨連連,可卻未料是換來眾人的支持。這間咖啡廳不大,但卻有著社會裡沒有的溫暖。




行程沒有變卦,今天是他的母親與有煥回來的日子。他們從咖啡廳下班後,回家洗了澡,倆人便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等著門鈴響。由於飛機有時差關係,所以他的母親與有煥到家也應該是很晚了。他們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就盯著電視螢幕瞧,可感覺雙方的眼眸裡又是空洞。任憑螢幕裡的人物閃爍,兩人一點反應也沒有。

「俊秀……。」他突然喊道。

俊秀轉頭看著他,沒什麼表情。

「你很緊張嗎?」他輕輕的牽起放至沙發上的手,輕聲問。俊秀緩緩點著頭,垂下了頭,讓那已長長許多的頭髮垂落,有意無意的掩蓋著表情。「不會有事的,我媽很理性。」他輕拍了俊秀的手,每拍一下,像是給予俊秀些許力量一樣。「而且我弟跟我媽說時,我媽並沒有反對阿。全世界都可以否認我們,但我們……不能否認自己……。」

他放開俊秀的手,移至後頸間,緩緩的幫俊秀按摩,試著讓俊秀放鬆。俊秀臉上有些舒服的瞇起了眼睛,像是休息也像在思考。這樣的感情,要持續其實並不容易。可若自己又否定了這段感情,別說容不容易,可說是連一點希望也沒有,不是嗎?

全世界可以不贊同他們,但他們不能輕易的看輕這段感情。

他跟他的感情。

當俊秀再次將雙眼睜開時,門鈴已響。他起身向前開門,門一開,一個人影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便衝向前抱住他。

「哥!好久不見啊!」有煥相當熱情的朝著他喊著。「好久不見了,有煥。」他給了一個相當大力的擁抱,也向有煥表達這長期的思念。尾隨的是他的母親,進門後也給予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好久不見,有天。」朴媽媽輕聲的說。

「嗯,好久不見了,媽。」他聲音有些哽泣,可卻沒掉出眼淚。

俊秀也向前,將那些大包小包的行李一一拎了進門,好讓他們順利進房。當俊秀跟朴媽媽對到眼時,俊秀有些謙卑的向朴媽媽鞠躬,表示禮貌,可卻又有點羞澀。

「你是俊秀吧……?」朴媽媽語氣沒有任何不悅,是溫柔的問話。

俊秀畏懼的向後退了幾步,點了點頭。

「我們有天,謝謝你的照顧了。」朴媽媽向前摸著俊秀頭髮,給予一抹微笑。有天與有煥也一同搬著行李,倆人有些緊張的瞄著朴媽媽與俊秀的互動。

「哥……看來媽是認同這媳婦喔!」有煥小聲說著。

「看這情形……估計是喔!」他也輕聲的回應。

他們四人將行李搬了進門後,一同整理。時間上其實也不晚了,待整理完後,大概是兩點多了。由於時差的關係,朴媽媽與有煥也睡不著,於是俊秀就在客廳與朴媽媽聊天,拿著白板,彼此等待,相互溝通。

有天上至二樓,幫忙弟弟整理房間,卻發現弟弟帶了一套床套與棉被和枕頭。

「你怎麼從美國帶這個過來?」他拎起那袋床套問。

「哦!這是給你跟嫂子的禮物啦!顏色不錯吧!」有煥興高采烈的回應他。「幹麻送我這個?」他還是不明白,送床套要做什麼?

「阿就,你跟嫂子如果……房事辦完後,還有個備用的嘛……。」有煥越說越是靠近房門,似乎是準備逃跑的樣子。「你……!你這臭小子!打哪學來這些東西的!」他丟了手上的床套,從二樓的房裡大喊,連一樓的人都聽見了。他便看著有煥的身影追了出去。

「就……自從知道哥你有嫂子後,就好奇跑去看王道文啊!從裡面學的啦!」有煥不知情勢的嚴重,又膽大包天的回應他這些有的沒的。

「朴有煥!」

一陣怒吼,倆人就在二樓上打了起來。

「別介意別介意,他們兩兄弟從以前就這樣,打越多次感情越好。」朴媽媽端著俊秀給予的蛋糕,挖了一口邊吃邊說。

俊秀也笑著點著頭,示意他明白。

「俊秀的手藝不錯喔,看來我們有天有了口福了。」朴媽媽笑起來跟有天一樣,都讓人感覺溫柔。

俊秀拿起了白板,在上面寫了些字,『謝謝朴媽媽。』

俊秀馬上翻過白板,擦掉上面的字,又想寫些什麼,可手卻停在白板上,沒有動作。

「俊秀……有什麼想說的,就寫出來吧。」

俊秀揮了白板筆,寫了這兩字,『成全。』

朴媽媽一看,便明白俊秀想表達什麼……。

「其實……俊秀你知道嗎?我從以前就沒給過有天什麼快樂,什麼幸福……」朴媽媽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當時聽到有煥提起你,跟有天在一起時,伯母我是有些驚訝,但是呢,看著照片裡的有天,他笑的很燦爛……我想這燦爛可能是你帶給他的吧。」

俊秀認真聽著,看著朴媽媽的雙眼,跟有天一樣的桃花眼。

「況且,我已經破壞了有天應有的家庭幸福,如果連他自己得來的幸福都剝奪的話,那不就太殘忍了?你說是吧?」

朴媽媽又喝了一口茶,俊秀則低頭看著拿盤已吃完蛋糕的空盤。

「有誰會希望自己孩子過的不好的?是男是女並不重要,俊秀,有天往後就託付給你了喔。」朴媽媽伸出手,握住了俊秀的手說。

有天,就交給你了。



過沒幾天,朴媽媽便告訴他們,這間房子就留給有天跟俊秀,至於自己跟有煥,他有再另外買房子,就在附近而已。他還特別叮囑有天與俊秀,希望有空閒時能多去那裡聊天,聯絡聯絡感情。其實這些不用交代,他們自然也會常過去聊天。

有天正式去了朴媽媽的3C公司上班,跟著學習。他將大學裡所學的管理,藉由這次的機會,學以致用。因為分公司剛起步,說真的也不是那麼容易上手,不過努力總會有收成。一年後,分公司的狀態也上了軌,正式開始運作。

朴媽媽將分工司安心的交給有天,便又回美國繼續研發新產品,可說是大忙人。有煥則回來M城上大學一個人生活,不過多半還是會去在中的咖啡廳打發時間,因此認識了在中那群人,也應徵了一份服務生的工作,開始打起工來。

大家彼此相互關照,就這樣,有煥也融入了這裡的生活。

已經小學四年級的昌珉,某日因為下雨忘記帶傘,打電話到店裡,店裡允浩有些忙,俊秀見狀則將蛋糕放入烤箱後,跟在中說他去接昌珉。他拿著兩把傘就出門了,可因為出門時有些晚,到達學校後只剩昌珉一個在校門口等。俊秀快步走向前,向站在門口的昌珉揮了揮手,昌珉見人也朝著他揮手,很高興終於有人來接他了。

「俊秀!你來接我耶!」昌珉高興的抱住了俊秀笑道。

俊秀伸手將滴在昌珉衣服上的雨滴輕輕拍打掉,打開傘,牽著昌珉回咖啡廳。

「啊,你們回來了呀!」在中從吧檯上探了頭出來說。「我回來了!」昌珉小手將雨傘收起,遞給了俊秀後,便往冰箱方向走去,自個拿了塊蛋糕,吃了起來。待他吃完後,他就拿起功課在吧檯上書寫。是個很自律的一位孩子。於是,在店裡的各位,又繼續忙,直到打烊為止。


回家後,有煥與俊秀一同回家,兩人偶爾會聊聊天,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就聊到了他大哥與俊秀的結識過程。都過這麼久了,其實俊秀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自然而然的倆人也就在一起了。俊秀因為說起自己的戀愛史笑的很開心,縱使在沒有陽光的夜晚裡,俊秀的笑容總是那麼耀眼。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哥會對嫂子這麼愛不釋手了。」有煥轉頭看著他說。

俊秀轉頭看著有煥,表情寫著,『為什麼?』

「因為嫂子的笑容很吸引人,任誰看了都會喜歡吧?」有煥低著頭說,嘴角有些笑意。

俊秀也微微的笑著,沒有表態什麼。

「哥……就交給嫂子囉!他這人天生犯憂鬱,嫂子你一定可以帶給他幸福的,我很支持你們!」

說完,俊秀的家到了,有煥目送俊秀進門,揮了揮手道別後,俊秀將門闔上。他將頭輕輕的靠在門上,手裡握著門把。其實……有天也帶給他許多東西,是體諒、疼愛。他們彼此成長,給予對方所需要的。愛不就是如此嗎?

俊秀輕輕的閉上眼,靠著門小小的休息。而門把這時有些動作,是鑰匙轉動的聲音,俊秀的手離開門把,後退了幾步,讓門給打開來。

「哦?俊秀,你怎在這?剛回來嗎?」他有些驚訝的說。

俊秀點了點頭,進門後他將門鎖上,兩人便上二樓洗澡。一直到十二點鐘,他們才算忙完,也一起躺上床,拉開了棉被。

『你今天又加班?』

他利用薄弱的檯燈看著白板的字,「沒辦法,最近又在研發商品,需要加班。沒關係啦,明天放假,可以多睡一些。」他閉著眼回應著俊秀。

俊秀將白板放回床頭,轉身,輕輕的抱住他。

「怎麼了?」

俊秀沒給答覆,只是埋在他頸間,緩緩吐著熱氣……。

「俊秀,在這樣下去你就不用睡了,我也睡不著了……。」

『嗯康康康』俊秀抬起頭來,笑了幾聲。

「我們很久沒做了……。」他很老實的說。

因為工作繁忙,而做這檔事又傷體力,雖說可以提神,可受方的生活是需要照顧的,在沒時間照顧的情況下,他通常都選擇忍耐,免得俊秀生活不便。

「明天放假對吧?」

俊秀點點頭。

「好吧,我們今晚可以不用睡了,明天再睡吧,俊秀。」

沒等俊秀點頭,他就堵住了俊秀的嘴唇,伸手褪去了彼此的衣褲,坦誠相見。

明天,有煥一年前所送的的床套,終於用的上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