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喬的事件後,再加上俊秀最後對有天的允諾。他們倆的默契,可說是更上層樓。氣味相投,自然就會一起,這句話是真有它的道理在。過了一段不短也不長的日子,有天可說是事業越做越大,可卻也忙得不可開交。不免的,有天還得時常飛去美國開會,與朴媽媽一同協商。俊秀也沒做出什麼反對,只是生活中多了一樣東西,他認為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有的東西。

手機。

這支手機是有天出國前特地去辦的,一方面自己的手機也因使用過久而有些小故障,又在某天看電視時廣告打著『雙門號優惠專案』,所以他就辦了一支新的手機。

然而最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要出國,總不能出差就跟俊秀失聯吧?就因這樣,看似無聊對他而言又不算無聊的原因,他拉著俊秀到了電信公司辦了『雙門號優惠專案』的手機。通常這樣的設計都是給情侶的,他也不管這專案是設計給誰的,反正他所求不多,只要有利於他就行了。

「我們的手機款式有這些,AˋBˋC的型號都是我們正在促銷的專案喔,您慢慢挑選。」服務檯小姐很制式化的說著。

「俊秀,哪個好?」

他將那三支手機機殼拿到俊秀眼前,要他選。俊秀接過後,認真的看著。

「先生您這是辦給你女朋友的嗎?情侶的話適合B款喔,它的造型設計很甜蜜呢。」櫃檯小姐指了B款的說著。

俊秀跟他因為櫃檯小姐的介紹,專注力都座落於那B款。

「俊秀你覺得呢?」他問。

其實若真要俊秀選,他也選不出個所以然,畢竟他明白手機有再好的功能,對他而言也是白搭。俊秀不能說話,收機的功能也已喪失一半了。

俊秀聳肩,似乎是沒有意見。

「好吧,就B款。」

他快速的做決定,然後將手機交給小姐。櫃檯小姐拿了兩張客戶資料表單給了他,他則拿了一張給了身邊的俊秀,兩人一同填寫。櫃檯小姐看到了這舉動,眼裡是有點疑惑。

「先生是辦給自己的情人的嗎?」小姐問。

他抬起頭,看了一下櫃檯小姐,然後允了一聲。他繼續寫,可嘴角偷偷笑著。

「疑?」小姐有點訝異的看著寫資料寫的很認真的俊秀。

填寫完後,他拿了那B款的手機,起身就摟著俊秀走出了電信公司。這行為可說是故意的,俊秀或許是習慣他這樣的動作,所以也沒發覺哪裡不妥。說難聽一點,就是少一根筋。

他在出國前,千交代萬交代,還告訴俊秀美國與這裡的時差,然後又不停的提醒俊秀,自己會傳簡訊過來,如果有看到就回一下,每天至少回一封。俊秀也沒表態什麼,反正他交代什麼,他記住就是了。

在他出國後,俊秀將手機的功能徹底摸透,發現其實手機就算不能說話也很好用,他使用的得心應手。連最新的視訊對話都會了,通訊電子可說是無遠弗屆。

他們相隔異地也有陣子了,好不容易今天是他回國的日子,他登機前還傳了封簡訊,向俊秀告知自己什麼時候會抵達。

過不久後他又傳了一封簡訊。

『俊秀阿,有位女秘書要住我們家阿……可以嗎?』

俊秀看著手機上的簡訊,沒什麼表情,姆指按著鍵,回傳。

『可以。』

『不要生氣啊。』他又回傳。

『我沒生氣,我去整理房間。』

『我跟你睡嗎?』

『不然你想跟誰睡?』

『你:D』他還給了俊秀一個開懷臉圖案。

朴有天嘛,妻奴也。俊秀沒回了,手機就放著,他拿著掃地用具進去他以前的房間裡清掃一番。

門鈴一響,晚間十一點多了。是他抵達家門的時候。俊秀將門打開,入眼的是那再熟悉不過的男人,但眼角卻也掃視到了一位穿著相當潑辣的女性。

「俊秀,我回來了。」他相當疲憊的說著,然後就拎著行李往二樓的房間走去。

門外的秘書也拿著行李走過俊秀的面前,沒招呼,經過時還輕藐了俊秀一下。這樣的行為讓俊秀打了冷顫,可俊秀卻也沒什麼表示,只是俊秀感覺,這女人心懷鬼胎。

三人一同到二樓後,秘書也拿著自己的行李進了他跟俊秀的房間。俊秀見狀,本想阻止時,可耳邊就聽到有天有點小不爽的責備:「妳的房間在對面。」

他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沒把她逐出家門,她就該慶幸了。

「知道了啦。」她說,還是用著相當嬌寵的語氣說著。

時間也不晚了,他們各自打理的一番後,就上床睡覺了。

「俊秀,你就忍耐一下,她馬上就要回美國了。」他瞇著眼說。

俊秀點頭,明白的。

「謝謝你,不過委屈你了。」他像是快睡著一樣的咕噥起來。

看來他是真的疲累了,他已累到沒有時差問題,頭只要碰到枕頭就可立即見周公。他的生活,真的是連俊秀都難以想像的忙碌。俊秀輕輕將手蓋上他的雙眼,而後耳裡傳來相當平穩的呼吸聲。

隔天晚上,俊秀下班了,他也下班,女秘書也就跟著他一起回到這家中。來家裡做客的有煥是因為在咖啡廳聽到這消息,所以當天就來做客。有煥雙手抱胸,雙眼瞇起眼,有點不屑的看著那女人,眼神是打量著。然後他又將眼神轉移那像是患了嗜睡症的老哥。

「嫂子,以後有什麼問題,就去對面找我!」就落下這麼一句話,可以感覺到有煥無形的殺氣。

俊秀是明白的點頭,也只是微笑的看著有煥離去。

因為家裡多了一個人,他們做起什麼事都感覺不對。

想抱,不能!

想吻,不行!

想做,打住!

算了,既然什麼都不行,他還是先去補眠吧。所以不知不覺的,他已成了房子裡最早睡的人。

廚房裡的俊秀做著一些甜點,想說讓有天明天帶去當點心。客廳只有那秘書一人,她看著電視,穿著火辣的睡衣,俊秀也沒有多餘的搭理。不知道什麼時候,那秘書卻悄悄的走進了廚房。

「俊秀呀……。」她輕聲喚。

俊秀愣了一下,發現自己手臂上的手毛直豎。

「我知道你跟有天的關係。」她在用著輕藐的語氣俊秀耳邊說著。
俊秀沒轉頭看她,低著頭繼續做著甜點。

「你認為……男人真的需要男人嗎?」

俊秀停了忙碌的雙手,頭轉向看著那波辣女,不覺得有什麼的看著她。

這是在下戰帖嗎?

「我可以給有天幸福,但你不能吶。」

俊秀沒動作,就只是看著她。

「就光在床上的技巧,我可比你這啞巴強多了。」那女人不怕死的眼神是挑釁,對於俊秀說話說得相當不留情。

就憑性?真是膚淺。俊秀心理是這麼想的,對於方才的話,他似乎沒受到多大的波及,低頭又繼續忙。那女人見俊秀一點反應也沒有,惱怒的對著俊秀大吼:「你別以為我沒機會!我告訴你,男人需要的是女人!你少在那自以為遊刃有餘!」女人用力的拍著流理台,怒視著俊秀。

俊秀看著自己被拍倒的糖,手又停了下來,沒吭一聲。那雙蝌蚪眼轉而看向女人,是不同以往的溫柔,而是怒火。沒有任何的回應,廚房裡是死寂,再加上俊秀那被激怒的臉蛋,雖沒太大表情變化,可周圍氣氛煞是緊張。

俊秀眼神說著,『再說一句,就割爆妳的喉嚨!』

女人嚇著了,她吞了口水退後幾步,以最快的速度走回房間。

俊秀將被翻倒的糖重新裝填,若無其事的繼續做著甜點,彷彿剛剛一切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