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日子才過了沒幾天,家裡的氣氛就整個變調了。有天或多或少也感覺到了,自家老婆跟那秘書之間有種奇妙的戰火。由於忙到患上嗜睡症的他,往往回來後洗完澡,倒頭就睡了,在昏睡這期間,他是真的什麼也不知。

不過就在今天,一切的事情全都爆發了。

為什麼不讓女秘書住商業旅館?其實這點俊秀沒有問,有天自己向俊秀解釋,會這樣自動自發就是怕俊秀生氣。

「她住這裡,我可以方便跟她討論企劃案。」他說。

俊秀點頭,沒有異議。

這樣的考量並沒有錯,可也不甚完美,但既然都如此了,就將計就計吧!

又是月黑風高的一個晚上,今天有天很忙,秘書則坐在俊秀的書桌,倆人討論著企劃案。俊秀沒有打擾,在一樓客廳看著甜點的食譜,等到時間差不多後,他才上樓叫他們下來吃些甜點。其實這是有天的習慣,習慣性吃宵夜,所以俊秀每天都會幫他準備。而俊秀並沒有這習慣,他就放著那兩人享用,又拿起食譜繼續看。

「這是俊秀做的甜點」有天為她介紹。

「這樣阿,我覺得X店的比較好一點。」明顯她在挑剔,讓俊秀難堪。

「不,俊秀的比較好。」很理所當然,他挺他家老婆做的。

「你說好就好啦。」

她嬌羞的語氣還真是令人起雞婆疙瘩。還是別說公事以外話題的好,他心想。而一旁的俊秀,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剛剛的對話,他就坐在沙發上低著頭看食譜,難以猜測他的心思。待有天吃完後,他將盤子拿至廚房,清洗過後,泡了一杯茶,端著就上二樓。

一樓又只剩下俊秀和那秘書。自從上次那女人下了戰帖後,俊秀就認為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俊秀站起身經過她,走進了廚房想嚐試做新的甜點,眼看才十一點,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俊秀戴上圍裙,按照書上的分配,將每樣材料用了小碗裝著,倒了麵粉打了蛋,開始攪拌。沒過多久,那女人端著空盤進了廚房,沒有洗,就丟在洗水槽。

俊秀連看都沒看,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俊秀啊……。」她叫。

「其實真的不是我愛說的,剛剛的甜點真的不好吃耶。」她像是大小姐般的在嫌棄俊秀的手藝。俊秀停下手,按著書本的角,認真看著上方的指示,似乎不打算裡她。

可女人沒有放棄,又說:「你要知道,我對有天的公司算是佔有很大地位的,你能跟我一樣幫助他的事業嗎?」

又再狗眼看人低了。

「這樣比較下來,你感覺真像有天的小情人。」

俊秀挑眉,停了下手,轉頭看她,臉上依舊是冷淡。

「生氣了?」她更是大膽的伸手將擺置琉璃台上所有的材料都倒入俊秀的瓢盆裡,

「我告訴你,你如果愛他,就要看他幸福,你明白嗎?」
第一次聽到這女人說了句像人的話,可也因為這句話,俊秀做出了他自己也沒想過的事情。俊秀將手裡的瓢盆往那女人頭一蓋,女人在廚房裡大叫,受到驚嚇得跌坐在地上。

「金俊秀!」這驚人的分貝也達至了二樓正在努力的有天。

俊秀沒有任何動作,就站著看那女人,女人將頭上的盆子拿下,往俊秀身邊砸過去,打上了俊秀的胸口。有天聽到這聲驚吼,馬上從二樓趕下來,站在廚房外,看著裡邊一團亂,又看了看俊秀,是他從未看過的表情。

「你們……」

他正要開口問,卻被女人打斷了話,「你說!你能給有天什麼!你什麼也給不了!你這臭啞巴!」女人一陣怒罵,有天在一旁聽的傻眼,立即明白這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本想進門阻止,可卻看了俊秀有了動作。俊秀將那盆子撿起,蹲在那女人面前,然後緩緩的開口。

「愛……他……,就要……給他幸福……,不是……看他幸福……。」
第二次,俊秀因為有天開了金口。很不健全的聲音,可站在廚房外的有天卻聽的清楚。俊秀又將手上的盆子,蓋上那女人的頭上,緩緩的起身,將身上的圍裙卸下,他走過有天,將圍裙拿著到了後邊的陽台跟髒衣服放一起,然後就直接回房了。女人因氣憤,也跟著起身,將那盆子摔向流理台上,轉身看著有天大吼:「這次的企劃案我不幫了!你自己想辦法!我明天就要回美國!」

公報私仇嘛……。

「喔,好。」他是答應這請求。

女人上樓拿了新衣服,又進了浴室洗了一次澡。有天看著廚房,嘆了口氣,打算明天再整理。這樣的大事件,有天並沒有因為自己損失了能力很好的助手而生氣,反到因為俊秀的開口,讓他更加欣喜不已。

今夜,有天很開心的抱著俊秀睡覺,彼此沒有過問今天廚房發生的經過,也不必問,反正結果讓他更加確信,他們彼此的重要性。

隔天早上,女人說到做到,馬上就搭著飛機回美國,這點令他們倆感到讚賞。俊秀將廚房裡重新整裡,有天也幫忙著,整理差不多後,俊秀就去咖啡廳忙了。而他呢,就去公司繼續趕進度,雖然少了助理,不過他也覺得沒差,自己來反而覺得自在一些。

今天他提早下班,就到了咖啡廳找那些老朋友一起聊天,也不知道聊了多久,咖啡廳的打烊時間就到了。有天順道載著有煥跟俊秀回家,也順便告訴有煥,秘書回美國的事情,希望有煥別每次抱著捉姦的心情來看哥哥。跟有煥道別後,他們兩也進了家門。

果然,還是兩個人好,少了那濃郁的胭脂味,空氣也清晰許多。他們洗完澡後,彼此坐在自己的書桌上,有天盯著電腦,俊秀一旁無聊看著公司的企劃案。俊秀興起就拿起了鉛筆,在那份企劃案上塗塗改改,看完後,就放回桌上。有天看見了上面的筆跡,也拿過眼前,審視一翻。

「我發現……俊秀你寫的比那秘書好耶。」他說。

俊秀聳肩,好歹他自己也是本科系畢業的,所以是不會太差的。

「謝謝你啦,我決定採用你的看看!」

就這樣,俊秀替代了那秘書的位置,幫忙有天完成現階段最棘手的部份。


「俊秀啊,你明天要上班嗎?」他平躺著問俊秀。

俊秀轉過身對著他緩緩的點頭。

「明天我可以休息一天……不如……」

俊秀搖頭。

「我幫你請假啦……好啦,就這麼決定了。」說完,他馬上就拿起手機,打到在中家中。

「喂?哪位。」

「有天。」

「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在中相當不悅的說著。

「我快速跟你說一下,我要借用一下俊秀,俊秀明天請假,就這樣,晚安。」

多麼速戰速決,惹的俊秀在一旁偷偷笑著,拉了棉被,蓋上。

「我要來享用我的宵夜了……」他撲了過去說。

離早上,還有一段時間呢……哼哼。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