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他們在一起計算起來也挺久,昌珉不知不覺都要考高中,有煥也加入了朴媽媽的公司了。

多久?他也懶的計算。然而過這麼多年後,他的事業也穩健,已不像前幾年那樣的忙碌,多了許多時間去陪俊秀。比如說,他下班就載著有煥一同去咖啡廳,大家一同聊天,或者假日就在家裡和俊秀一同打掃。沒什麼特別的活動,可卻對這些所謂的『不特別』附加了許多意義。

今天他一樣等有煥下班後,就開車到了咖啡廳,一進門就看到昌珉穿著跟自己當初一樣的服務生衣服。昌珉長大後,身材是高窕,跟允浩挺像的。有時他會不禁的覺得,或許昌珉真的是允浩跟在中生的也不一定,不過那僅僅是幻想霸了。

「不用準備考試嗎?」一進門,有煥就問著昌珉。

「要我二十四小時都唸書,你不如劈死我!」昌珉開玩笑的回著。

「看來你是很有把握了喔!」

有煥向前跟昌珉打鬧去,倆人像兄弟般,一人一句,你來我往,沒完沒了。一旁的他,鬆了鬆自己頸上的領帶,隨意的坐上吧檯前的椅子,俊秀就端了杯茶遞給了他。

「阿……謝謝。」他說。

他有些恍神的看著杯子裏的餘波,沒任何動作,像是在想些什麼。俊秀對於他的表現有些疑惑,走出吧檯,坐上在他旁邊的位置,輕輕扯了一下他的襯衫。

「怎麼了?」他發現身旁的人兒叫著他,轉頭回應。

俊秀伸出手,食指對著他指了兩下。

「我?」。

俊秀點頭。

「俊秀就是在說你,你從剛剛進門就很不尋常阿。」一旁的允浩泡完了咖啡,轉身看著坐在椅子上的他說。

「有嗎?很不尋常?」他問。

「你變的太安靜了。說,你在想什麼事情?」允浩打算直接切入重點,不再斡旋。一旁的俊秀也是這麼認為,同意允浩的說詞,也點了點頭。

「我是在想……我是不是應該跟俊秀的爸媽說我們倆的事情了?」他低著頭說著。

俊秀聽聞後,挑了挑眉,抬頭看著吧檯上的允浩。剛好在中也從廚房裡出來,走上吧檯,也為自己泡了一杯茶,順口道:「是應該談的。」

「我嘗試很多次啊,可是見到俊秀父母後,還是說不出口。」他是無奈,這樣他跟俊秀什麼時候才能名正言順的一起呢?

「你媽不是同意俊秀這個媳婦了?」允浩問。

「對阿。」他回。

「那就叫你媽跟你一起去說說看呀……。」在中說。

「這是好方法耶,哥。」從剛剛一直在偷聽話題的有煥也插話題進來。

「跟提親很像阿,你可以叫朴媽媽幫忙看看。」昌珉也加入說。

他沒回話,只是輕輕將頭轉向俊秀,眼神相當複雜的看著他。俊秀只是扯了一抹微笑,手輕輕的覆上了他的手。

「俊秀都答應了,就這麼辦吧!」在中替俊秀回答。

「好,我會跟我媽說說看的。」他握著俊秀的手,輕輕說道。

就因為這件事情,他打了長途電話給朴媽媽,希望她能選個良辰吉日回來跟他一同去俊秀家提親。朴媽媽當然是答應了,對於自己兒子要追求幸福,除了助以一臂之力,沒比這更好的方式了。這也是出於朴媽媽本身也喜歡俊秀,二話不說的,就答應了自己兒子的提議。


今天不是過年,只是普通的假日,有天、有煥跟朴媽媽,三人一同出現在俊秀的家中。一早他就帶著在中他們的祝福,一路上承載著是忐忑也是開心的心情,開車到了俊秀家。他們像是開圓桌會議般的,俊秀的父母跟俊秀,以及有天三人,六人坐在客廳哩,每個人的臉說明著疑惑及複雜。

「其實是這樣的,我們今天來,是有事跟您討論的。」朴媽媽微笑著,先開口說。

「您說您說。」金媽媽也率先回應,以示禮貌。

「我們家有天……有意照顧你們家俊秀的下半輩子。」

這話一出,俊秀父母煞是一愣,俊秀在一旁也有些擔心的看著自己的爸媽。

「這話……是代表……有天愛我們家俊秀?」金爸爸問。

「是的伯父,我愛俊秀。」一旁的有天也開口了,總不能讓自己的媽媽孤軍奮戰。

「可、可是……」金爸爸像是被打擊到,欲言又止。

「我知道我們都是男的,不過……我不在乎。」有天道。

「您答應了?」金媽媽開口問向朴媽媽。

「答應很久了。」朴媽媽給了一抹很深的笑意。

「難道你們都不擔心沒後嗣嗎?」金爸爸很明顯的有些不同意。

「哦,伯父,我們家還有我的。」有煥也開口了。

「我們家也還有俊浩的。」金媽媽也答腔笑說。

「可是……俊秀你答應了?」金爸爸問著自己的兒子。

點頭,明瞭。

「啊……怎會……?」金爸爸就是一副沒辦法接受的樣子

「你少在那丟臉了,有天的媽媽都答應了,況且有天我們也覺得不錯啊!不是嗎?」金媽媽拉著金爸爸勸道。

「是不錯啊……只是沒想到我們的媳婦會是男的。」看來金爸爸被這消息打擊的不輕阿。

「是女婿!」朴家一家三口道。

「原來我們家俊秀是嫁過去的啊!」金媽媽看的相當開,笑著說。

「等等!我們家俊秀是下面那個?」金爸爸更不能接受的說著。

俊秀在一旁有些羞澀,可卻也『恩康康康康』的笑著。談來談去,講來講去,反正最後事情就是說成了。至於誰是嫁出去的,還是誰是入贅的,就不用去討論了,反正,能在一起就好了,不是嗎?
然而除了來提親,其實還有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朴媽媽沒事先與有天討論,就是關於俊秀的喉嚨。

「其實在美國,我有發現可以醫治俊秀喉嚨的方法。」朴媽媽說。

其他人眼矇拉開,認真的聽著。

「可是那樣的手術是對於灼傷後馬上進行處理比較有幫助,俊秀過這麼久後再去治療,恐怕會延長聲帶機能的復合時間,手術相當複雜,等待的時間也相當的長,俊秀……你願意嗎?」朴媽媽溫柔的看著
俊秀,輕輕握著他的手問道。

俊秀沒有多想……拍了拍朴媽媽的手背,他緩緩的搖著頭。這樣的決定,是任誰也沒想到。


「俊秀,你不想修好你的聲帶嗎?」他問。

倆人躺在同一張床上,他對於俊秀做的決定很不能理解。這樣的聲帶雖說不是完全不能表達,只是說話的時候容易被中斷,俊秀為什麼不修好它?因為害怕?還是因為手術的複雜,所以俊秀拒絕了?他想不透,真的想不透。

他轉身摟著俊秀,等著俊秀回應,他總是耐心的等著。

「有天……。」

俊秀第一次喚著他的名字,轉身,俊秀獻上了自己。

都這麼久了,他竟然忘了一件事情,言語縱使再怎麼被華麗裝飾,還是抵不過一次的行動。

愛,是動詞。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