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早,他的父母興沖沖的拿了國家考試的成績單跑了上樓,腳步聲是急湊,接著這聲響便敲在他的房門上,『扣扣扣扣扣』奪命連環似的,不停的敲著。
「允浩,快點開門,爸媽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阿!」他爸爸迫不及待的喊著。
他,其實生性並不孤癖,只是對於睡眠這方面他有獨特的要求,就是不希望有人吵他,或者在他房裡走動。所以他總是睡前交代,除非自然醒,否則別打擾,然後鎖門。然而這次他的父母親破了他定的規矩,但不論他怎麼不爽,他還是明白得以尊重長輩為優先。
他懶懶的從床被裡爬了下來,不屑的開了門。
「什麼事?」他睡眼惺忪的看著眼前的人,不悅的回應。
「你考上檢察官了!你快看,你考上了!」
他爸爸非常高興將成績單展示在他眼前,可他卻只是半閉著眼若有似無的看了一下。

「嗯。」他點了一下頭,悶哼了一聲,似乎對於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
「也許你可以跟爸爸一起工作了,你說是不是。」一旁的媽媽也很開心,對於這樣的考試結果,當然是相當的滿意。
「我又不一定會當檢察官,我要回去睡了。」他一副睡意襲腦的看著父母,語氣有些不悅的說著。
「好啦好啦,去睡去睡。」媽媽像是明白自己的兒子,很自動的拉著爸爸離開,就將房門給鎖上。
於是他又回去睡了。

對於全家族都是從事法律事業的他,當然家人也會鼓勵他也往這方向走。他其實對於法律並不排斥,但也沒有多大的熱情,在年少無知時,他總是乖巧的聽著父母的決定,然後填了法律系。畢業後也就理所當然的去考了國家考試,成績的結果他並不在乎,因為在畢業後,他才真正發現了自己所愛,自己所要。
就是甜點。
他熱衷於研究甜點,就在自己畢業後準備國家考試時,他每天都會沿著相同的道路一人走向補習班,然而經過一家洋菓子店。店面的面板不大,場地也不寬,就小小一家,裝飾一點也不華麗,但也不樸素,很剛好且適中。當時的他從未留意過,總是低頭埋於六法,專心的背著上面每一法條,然後解釋法條,重複著這些動作。
不過就算再怎麼專心致志,鼻子總要呼吸,讓自己維持應有的心跳聲。就在他像平常一樣的吸了一口氣,發覺有著淡淡的蛋糕香跟烤餅乾的香味時,這一下,他抬起了頭,沿著香味所飄來的方向,本能似的隨著香味走,香味像是指引著他,讓他腳步停了下來。
HERE洋菓子店。
「『這裡』?」他唸出了店名的中文意思。這名字也太酷了吧,就叫做『這裡』。感覺就是要讓隨著香味來的客人清楚的明白,香味就是從這裡傳出的。
他推開了門,門上的風鈴作響。
「歡迎光臨!」
人未到,聲音先到,這人的聲音相當輕柔,任誰聽到都覺得悅耳。而後店家的主人便出現了,圍著白色的圍裙,上衣黑白交加,頭髮前端的瀏海用了小髮飾綁了起來,臉上帶著微笑,臉蛋並不大,眼睛炯炯有神,有著一雙深邃的藍眸。
他愣了幾秒,眼前這人除了那張比一般人精緻的臉孔外,似乎也比一般男人陰柔了一些,更準確來說,是陰柔許多。
老闆看了他幾秒,發現他一直盯著自己而不是應該盯著冰箱裡的蛋糕,於是老闆好心的提醒了他,輕聲問:「呃……先生?」
「啊?」像是魂魄被拉回來一樣,他回應。
「您需要什麼呢?」老闆又展開了笑容問他。而他又看了老闆幾眼,發現老闆將前面的瀏海綁了起來,感覺有點可愛。
「先生?」老闆似乎又發現了他在神遊,又再喊了一次。
「啊?」
「您需要什麼?」
他這時才會意過來,其實自己並不知道自己想吃什麼,只是被香味吸引過來的。但如果據實以告,感覺自己又像『奧客』很欠揍。於是他拿出了自己的錢包,看了一下荷包還剩多少,了剩無幾,只剩一百元而已。他向前看了冰箱裡的甜品,價位其實很合理,不會有讓人搶錢的感覺,所以他點了四十元的一塊蛋糕。
「這個。」他指著冰箱裡的那塊小蛋糕說。
「好的,內用?還是外帶?」老闆問。
他心想,其實他本該去補習的,但是出於己意的部份似乎並不多,他很隨性的就放了自己一天假。
「內用。」他說。
「好的,我等等端過去。」
他點完後,隨意的找了張桌椅坐下,然而將六法放置桌上,背包放到另一張沒人坐的椅子,從店裡的窗外看著外頭。他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住這麼久的地方,其實環境也挺好,感覺也很安靜,只是他從未留意過。這些日子他錯過了多少的風景,要他算,或許他也算不清楚,然而在此時此刻,他才有些體悟了人生漫無目的的恐懼性。
「先生,您的。」
老闆將蛋糕端置他桌上,無意的看見了桌上厚的可以的六法。
「謝謝。」他輕聲答。
「您念法律的?」老闆似乎有點好奇的看著桌上的六法問道。
「嗯,剛畢業不久,現在準備國考。」他說。
老闆可能對念法律的人沒接觸過,然後有點像好奇寶寶,拉了旁邊的椅子坐下跟他談了有關法律的一堆內容。只是普遍上會到看的字詞,老闆將自己看過的都提出來問,不算深談。因為老闆的這舉動,使他與老闆間的距離更是靠近了一點。越是靠近一點,他就覺得這綁著劉海的老闆就可愛幾分。再靠近一點,他彷彿都聞到了老闆身上甜品的香味。
「先生?」老闆在他眼前揮了揮手。
「啊?」
「我的臉有什麼嗎?」老闆疑惑的問。
「沒有。」他有些心虛的回。
「是嗎?」
「只是覺得……」他低著頭,看著一口都未動到的蛋糕,「覺得什麼?」
「你長的有點太帥了。」他只能說,這是違心之論,在他眼裡,老闆有些可愛,而且也有些美麗。可這些詞彙用在一個男人身上,未免是種殺傷力,所以他不敢據實以告。
「您是第一個呢。」老闆笑的很開心,而且是非常非常的開心。
「啊?」他不解。
「說我帥的人。」
「嗯?」他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
「我請你喝一杯咖啡!」轉身老闆很雀躍的就去泡咖啡了。
話說,他真的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只知道老闆似乎因為被他稱讚,然後很開心。他沒多想,然而就拿起叉子將眼前的蛋糕切了一口,吃了進去。
哦?!
這口感不會太甜,蛋糕不會太硬,香味調配的相當好,彷彿創造了他第二個人生似的。不知不覺,老闆又回來了,「請您喝。」老闆的臉上的喜悅仍是沒收斂。

當然,這樣的好事他自然是不會拒絕,於是他又跟老闆談起話來,發現他們的磁場很合,話題也相投,然而他將今天為何會來這家店的緣由告訴了老闆,又將自己翹課的事實一併說出,老闆聽的高興,也笑的開心,倆人的一切就是這麼認識的。
「我叫金在中。」老闆說。
「我叫鄭允浩。」他說。
因為甜品的香味,就在這香味裡,默默的替他們牽起了紅線。

終於睡醒的他,眼看十點多了,他花了不多的時間就將自己打理完畢,下了樓,跟父母打聲招呼後,就往門口走去,考上了檢察官對他而言像沒那回事一樣。他沿著去補習班相同的路,不過目的地已經不是那令他想吐的地方了。
是HERE。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