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對孩子總會有『期待』,那種期待無非是『父母的愛』。他其實非常明白父母對自己的未來、期望,可就是越明白,他越不想朝父母的理想走。這就是人口中的『叛逆』『偏激』吧。
「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準備張羅開店的在中問著他,難得他會這樣早起來幫在中開店,這樣的破例舉止讓在中也感覺到些許的不同。但究竟哪裡不同?可能是他的心思不同吧。名義上是來幫忙,可做事卻心不在焉。
「嗯?沒什麼。」過了許久後,他才悶悶的回應。
在中也摸摸鼻子沒在答腔,說不說,其實他也不免強。而他真的也沒再說明,兩人進了廚房,在中開始揉著麵糰,好趕在十點開張,一旁的他因為沒學過什麼甜點技能,唯一會的就泡咖啡,於是自己也在一旁清理那台咖啡機。倆人在一種莫名和平的氣氛下,懷著不同的心思做著自己的事情。
而後,在中將待烤的麵包放進烤箱裡,也算是大功告成,早上賣的東西並不多,所以準備起來也算輕鬆。旁邊的他也將咖啡機擦拭完畢後,靠著流理台,仍是沉默不語。
「你到底怎麼了?」一旁沉不住氣的在中,特想知道為什麼今天他這樣詭異的理到底是什麼。
他抬起頭看著在中,可卻也沒多說什麼。
「一大早來這裡幫忙,什麼話也不說,你很低氣壓喔!」在中沒什麼不悅的說著,反倒是有些擔心。
「這裡可以讓我安心一點。」他沒避諱的說出自己心底的感受來。
「聽你這麼說,你絕對有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在中也靠上了流理台,雙手抱胸篤定的說。可他又再次沉默了,在中只是看著他,有沒有催促要他快說的意思。
「我不想當檢察官。」先吐為快,他最後還是說了。
「嗯。」在中淡淡的允了一聲。
「可是這樣跟我父母的期望相牴觸。」他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黑色圍群,臉上是如此的無奈。
「那麼你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嗎?」在中問。
「想跟你開店吧。」他放輕了聲音說。
在中沒有笑他,只是臉上不明所以的微微的笑起來。
「我知道我沒有本錢,可是我可以去打工,然後賺點小本,我們可以去更大的城市開店。」他抬起了頭,理直氣壯的說著,可沒幾秒後,他又相當沒自信的垂下頭,又道:「我知道你一定覺得不可能的。」
在中走至他面前,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微笑:「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可能?」
「可是我父母認為這是天方夜譚阿,大學四年修的完全跟甜點沒關係,畢業卻說要開甜點店。況且他們希望我當檢察官。」他相當無奈的說著,雙眉就這樣皺了起來。在中看著這樣反應的允浩覺得有些可愛?很難想像他是幫自己解危性騷擾事件的允浩啊!所已在中很沒心沒肺的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啊?」他不解的看著在中。
「沒什麼,覺得你可愛吧。」在中收斂的掩飾著自己失態的舉動。而他被稱讚的沒頭沒尾,自己已經成了熱鍋的螞蟻,在中卻還在一旁調侃說他可愛。
「放輕鬆吧,話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幫你呢,畢竟父母說的話,當孩子的都相當難抗拒。」
「我知道。」
早上的HERE仍是傳出了麵包香,一如往常,沒什麼變化。可他的這件事情卻也沒解決。不是他不想解決,而是不知道該如何解決。父母的愛如聖旨,有誰不接旨的?他是兩難。

到了晚上後,這次他只是簡單的幫在中收拾後便提早回家了。在中也沒有挽留,只是希望他好好休息。現在是晚間九點半,在中總是開店到晚間十點,就在在中開始整理每張桌子以及擺放椅子時,門鈴卻響了。
「歡迎光臨!」仍是那溫柔的聲音傳至客人耳中。在中趕緊的回到櫃檯,準備替客人服務。客人拿著公事包,感覺像是剛下班的樣子,臉蛋相當沉重看著冰箱裡的蛋糕。在中心想,怎麼今天又遇見了一位超級低氣壓了?
客人指了冰箱內的一塊蛋糕,小聲的說著:「這個。」
「先生內用還是外帶呢?」
客人考慮的有點久,之後緩緩的說:「內用。」看來客人是需要空間沉澱一下吧。
「好的,您稍等。」轉身,在中沒多想,忙去了。
客人選了角落的位置,公事包放在另一張椅子上,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樣子。在中端著蛋糕,看著那位客人,總覺得這樣的景象似乎在哪見過。客人的年紀應該屬於中年人了,頭髮的鬢角又有些白髮,這樣看過去略感滄桑。在中也覺得奇怪,那角落的位置,除了允浩是第一個選上外,這客人是屬第二位。
感覺這客人的背影跟允浩有些重疊了呢。
「先生,您的。」在中輕聲道。
客人回過神來,身體往後傾,讓在中將蛋糕放上桌上。
「先生,您有需要喝點什麼嗎?我請客。」在中微笑的看著客人。
客人以為自己聽錯了,小心的又問了一遍:「老闆請客?」
「是的。」在中明答。
「好呀,這麼好的事情,我不會拒絕的!」客人也笑答。
果真跟允浩相同,當初他也沒拒絕自己的好意。在中替客人沖泡了一杯咖啡後,又端來客人的面前。
「這是焦糖瑪奇朵。」在中簡略的介紹著。
「怎麼老闆會請客呢?」客人的心情像是好起來一樣,抬起頭對著在中微笑問道。
在中突然感覺,這人好像真的在哪見過。
「感覺客人您的心事忡忡,今天過的似乎不愉快的樣子,所以就幫您沖杯咖啡,讓您消愁一下。」沒有任何的做作,在中就只是把他的感覺說出,做他應該做的事情。
「老闆你看起來跟我兒子差不多大呢,心思這麼細膩!我兒子如果有你一半貼心就好了。」客人低著頭,卻是有些感嘆的說道。
在中笑而不語,想說,既然是別人家的家務事,自己也不好插手管理了。
「老闆願意聽我老人家抱怨一下嗎?」
「您慢慢說,我聽。」在中拉過椅子,就靜靜的聽著客人的難處。
客人告訴他,自己有一個兒子,很聽話,在大學畢業後也順利的考上了檢察官。可在最近他卻對自己反抗,嚷著不去當檢察官,想去開洋菓子店,然而紛爭就這樣開始了。自己苦口婆心的就是希望兒子有好前途,可兒子卻充耳不聞,這讓他相當懊惱,是自己給兒子的教育不夠好,還是栽培的不夠多?所以才會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出了這皮肉。痛心,就是痛心疾首!
在中聽完,感覺這家務事怎麼跟允浩的有些相像。當然在中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不過看客人相當的煩惱,在中啟唇微笑的說著:「我認為其實不是您給的不夠多,也不是您的教育不好,可能剛好是您給的,不是您兒子想要的吧!」
客人聽了沒有說話,在中則繼續講道:「父母無非是想讓自己的下一帶過最好的,這是可以理解的。可卻因為這樣,許多父母容易忽略自己孩子真正想要的事物、嚮往的生活,這就是有時候過分的給予愛,會出現的瑕疵盲點。認為自己給予的是最好的,但對當兒女的而言卻並非如此。」
客人端起了咖啡,認真的聽著。在中說完後,也對客人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看著客人喝著咖啡。這些話有沒有效,在中其實不管,他只希望,來到這咖啡廳的咖啡,能將煩惱留下,出咖啡廳後,可以是無壓力的。甜點可以消除人的疲憊,咖啡可以澆熄人的惆悵,這HERE則是幫客人收下煩惱痛苦傷痛。
「或許老闆說的沒錯,我給他這麼多,確曾未想過他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愛,真的是有盲點。」
「每個事情都有眉角,只是看不到罷了。總得經過一些摩擦紛爭,然後那盲點才會漸漸顯露。」在中也笑著說。爭吵其實並不壞,可以更仔細的看清某些事物,只是整個過程比較起來是相當艱辛的。但有摩擦,也才會成長。快樂其實也非可靠,畢竟一旦沉溺於快樂中,許多事情也會變的模糊不清,是非難辨,情勢也就變的霧裡看花。
當然,如果兩者適用得宜,這是在好不過的。
「想不到老闆你年紀這麼輕能說出這樣有見解的話,聽的我自己都覺得羞愧!」客人沒什麼修飾的說出來,表示自己活這麼老,卻是相當的愚昧無知。
「您別這麼說!只是剛好我說的話與您契合而已,這並不是什麼高見呀,要比的話,您吃過的苦絕對比我還多的。」在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就這樣,客人要走後又多買了一塊蛋糕,然後欣喜的帶回家,他告訴在中,他願意回去跟他兒子再談談。然後客人也相當的高興,因為在中是甜點師,如果他兒子真的有興趣的話,希望在中能收他兒子為徒,有朝一日如果真要開店,他也會贊助的。在中沒有拒絕,點頭表示答應。
有誰會曉得,就一家小小的咖啡廳,卻連繫起了在中的未來,他從沒想過自己所遇到的人事務能有所貫連。但這次,是碰巧也是註定,在中幫助了允浩,也幫助了允浩的爸爸。又有誰會曉得,就在這因緣際會之下,在中會成了鄭家的媳婦。
未來總是深不可測,誰說也不准,不是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