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分手吧』

一年前,我這樣向你提出不算過分的要求,至少對我而言不算是

吶,現在都一年後了,曾以為你的影像會如同在陽光下的水灘一樣,漸漸蒸發

是蒸發了,但不夠完全,還留了些水漬。


「俊秀阿,明天同樣老地點喔!出來聚聚吧」在中電話中說著

明天是我們每年5人都會相聚的時間點

自從大學畢業後,大家各自有了工作,相處的時間也沒像大學來的多,但因為感情太過要好,所以每年都會聚一次

就是例行的同學會。

過去幾年都是我跟朴有天一同去的,不過今年不同了,我仍會赴約,但只有我一個

不怕見到朴有天嗎?

這種心理該怎麼說,其實我也不明白。

尷尬我敢保證是沒辦法免除的,但如果因為他而不去參加同學會,這樣顯得我太小心眼,畢竟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不是我們一群的問題

算了,反正都過一年了,會有什麼狀況事先我也是預料好的

好比說,朴有天就摟著他那念念不忘的女人出現…

要不就他一個人出現,吃完飯後,雙方拍拍屁股走人,不就這樣而已。


「呀,俊秀你來啦!過這麼多年你還是一樣圓!」昌珉見到我,一個擁抱,還給了我一個不知是褒或是貶的話語

褒呢,就是代表我沒了朴有天,我仍是吃的下飯,也睡的好,身材也沒因此縮水。

貶呢,就是我還是5人裡算圓的身材,從沒比他們瘦過。

陸陸續續如膠似漆的那兩人也來了,餐廳就只剩那位朴有天還沒到

餐桌4人就吃著原本就擺在桌上的小菜,又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很有默契的,大家都沒過問我跟朴有天的問題

也許是都知道,也或許是大家認為也沒過問的必要。

「你來啦,有天」

允浩對著我背後的門口說著,我沒轉頭看,也沒回應

「抱歉,遲到了」

朴有天走了進來,然後伸手就拉著我旁邊的椅子,一屁股坐下

與前幾年相當,我們分手後這樣的位置也沒有改變過。

朴有天到達後,大家就拿著菜單就點菜

只聽允浩說這攤他請,盡量點。

菜單就三張,昌珉依然故我的拿了一張霸占,想當然其他四人就共看兩張,不用想也知道我跟朴有天得看一張

也許是自己太多情,以為朴有天會因為我們分手動作而收斂些,沒想到他也如往常一樣,靠的近,雙眼瞪著菜單

既然他都這怡然自得,自己也無拘謹的必要,就也跟他討論著菜單內容

「你想吃啥?」他問

「其實都好」我答了一聲

「那麼就點這幾道吧!」他指著菜單說

不知道朴有天是有心還是無意,他點的都是我喜歡的,我沒吭聲,就任他去。



這頓晚餐嚴格說起來,吃的也輕鬆,沒什麼不愉快

大家揮手離別,餐廳大門前就只剩兩人,我和朴有天。

天冷,我搓了搓手,道:「你不回去?」

「今天剛從機場下飛機,還沒找飯店」他也縮了縮身子,冷冷的回答

「打算怎辦?」我繼續搓著手,在手心哈了幾口氣

「能住你家一晚嗎?」

我低頭想了一會,看在朋友份上,就借你住一晚吧

「行,衣服我就先借你穿吧」說完,我轉身就走了

他跟在我後面,一前一後,誰也沒再多說話。


到家,我掏出了鑰匙,開了門後,脫了鞋放置玄關,大衣掛上衣架,穿上室內鞋,就往客廳走

突然的,在這一連串動作後,他開口叫:「俊秀…」

「嗯?」我沒回頭,坐上了客廳的沙發

「你對客人真冷淡」他有些撒嬌的說著

「你多大了?還需要我打理嗎?」我無視了他這悶騷的行為

不久後,他也坐上了客廳的沙發。

第一次這房子一點聲響也沒有,是安靜,聽到的就彼此的呼吸聲,我不想開電視,就懶懶的坐在沙發上,有些想睡

可能是剛吃飽後血糖上升,腎上腺素作祟吧

我仰著頭,後腦就靠在沙發上,輕輕的瞇上眼…

「俊秀…」他又喊道

「幹麻?」我沒睜眼,也沒抬頭,悶悶的回應

「其實今天…我不打算來的」他這回倒是正經的說著

哼,小心眼。我打從心裡這樣想。

「可是因為想見你,所以我來了」

我抬頭看著他,他也看著我

「信不信我揍你一拳?」我淡淡的說著

「都一年了,你還生氣嗎?」這應該就是他真正想問的問題吧

「都分手了,沒事提這些幹麻?」我也不想正面回答,就又回個問句堵他


你問我生氣嗎?

就在一年前好心買鹹酥雞想說去朴有天的公司讓他當宵夜解饑,開門就撞見他跟某位我不曉得的女人接吻

當下是不氣,是傻眼!

我轉身就甩上門,拿著那帶鹹酥雞,等了地鐵,搭上,一人邊哭邊吃的走回家,有多少人被我嚇到我倒是沒認真數過

過不久朴有天也就找上門,我開門,他就開口要解釋,不過很不幸的,我比他搶先一秒說:「我們分手吧」

他先是愣了幾秒,而後也紅了眼框,哭訴:「她是舊情人,我們已經沒什麼了,是她先吻的,不是我!俊秀,不是我!」

「誰先吻的有差別嗎?」好吧,我承認自己很像肥皂劇的女主角,很自私的說著這樣的話

朴有天答不出來,我也沒有要他答覆的意思,只是回爽的。

就是這樣,逞一爽之快,我們分手了。


「其實那真的沒什麼…」再過10分鐘後,我自己悶悶的說著

「俊秀你還是喜歡我吧?」他欺身過來,腦袋瓜就掛上我的肩上

我還喜歡嗎?

其實不能否認,早上上班還行,晚上一人回到家倒是有點思念現在趴在我肩上的他

會想著,你今天又搭配怎樣的潮流衣,你今天身邊圍繞著誰,你今天有沒有吃宵夜,餓不餓…

我還喜歡嗎?被朴有天這麼一問,我的眼皮承載不住淚水,眨了一眼,淚水從眼角湧現

「阿,怎哭了?」他緊張的就用他襯衫的袖子替我擦眼淚

「白痴…」我笑著說,可是眼淚就是止不住

「是是,我白痴…俊秀你別哭啊!」

他很乾脆的就抱住我,這次換我靠在他頸肩上,哭的亂七八糟,他肩上的襯衫沾滿了我的淚水跟一堆鼻涕,我也沒吝嗇的就緊抱住他…

「其實…沒有你…我也可以過的…很好…」

不知為啥,我哽咽死命的說著,就是想讓他明白,其實沒有他,我也過的不錯,沒那種生命沒了誰救活不下去的道理

「只是…只是…」我更是抱緊了他,緊皺著眉,眼淚更是流不完…

「俊秀你慢慢說,我聽著…」他拍拍我的背,試著緩和我的情緒

「不習慣而已…」真的就是這樣而已,僅此而已。

不習慣沒你在身邊幫我打掃,不習慣沒你在我身邊跟我打鬧,不習慣你不在我身邊油腔滑調…

更是不習慣當自己哭泣時,沒了這肩膀可依靠…

「對不起啦…」他依舊柔和的拍著我的背,沒有加重力道,就這樣規律的拍著。

其實,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喜歡你。只有一點點。


就今天,我們兩個一起在這冬天的夜晚裡洗澡。

他幫我刷著背,因為眼睛被我哭腫了,所以我有些享受的闔上了眼

「俊秀呀…」

「嗯?」

「有沒有失而復得的感覺呀?」他似乎有些得意的說著

「你的臉皮厚到子彈都打不過了」

「你就說是不是嘛…」

「吃屎吧你…」

「不要」

「不然你想吃啥?」

這算什麼沒品的對話…我心裡想。

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突然的,感覺我的背上被一種溫暖的物體貼著,是他的胸膛

「吃你。」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著

過幾響…我低著頭悶悶的說

「隨便你。」

-----EN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