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那天你遇見我爸阿?」他拿起一塊剛烤好的餅乾塞進了嘴裡說。
在中見狀,伸手拍了允浩那隻對餅乾肆虐的手,故作生氣道:「別吃啦!再吃下去我就不用賣了!」在中趕緊將剩下的包裝,轉身又道:「我也不知道那會是你爸阿,怎知那麼湊巧。」
「他那天可高興了,回家就上樓敲我房門,告訴我一堆『金家』思想。看到他買的那蛋糕包裝,我就知道是你了。」他心情似乎有些愉快的說。
「那你有告訴你爸我們認識嗎?」在中一一將蛋糕麵包餅乾擺上,邊看著他說。
他圍上了圍裙說:「告訴他了,他說我們很有緣。」
「緣份不就如此,每天充滿驚喜。」在中笑說。
「那今後就麻煩你啦,教我一些做糕點的技巧吧!」允浩邊說邊湊近在中身旁,倆人就站在吧檯邊,「其實我覺得你不適合做糕點呢,你比較適合當調飲師。」在中轉頭望向他,認真的說著。
「可是這樣我怎麼開店阿。」
「糕點我做,飲品你負責。」
「你的意思是我們一起開店嗎?」
「當然啊!你之前不是這樣希望嗎?別跟我說那是你胡扯的,我可是很認真的考慮過的。」在中瞇起眼,有些懷疑的看著他,真怕他跟自己說的話是玩笑來著的。可他沉卻默不語,雙眼就呆滯的看著在中。
「你該不會真的是跟我虎爛的吧!?」
「那你考慮跟我拍拖的事了嗎?」
拍拖?哪壺不提哪壺,偏偏就提這令人臉紅脖粗的問題。
「我可是男人耶……」在中紅了臉小聲的說著。
「法律又沒說兩個男人在一起違法。」他也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了頭道。
這麼說起來好像也是。
在中快速的搖了搖頭,紅著臉道:「開店啦!」
是阿,是該開店了。那我們,什麼時候也才能為對方開啟自己的心扉呢?

店裡又是人潮,中午時分是顛峰。自從上次的性騷擾事件後,在中就把那過長的瀏海給剪了。方便是方便,可卻傷了允浩那不算幼小的心靈,但他總是會嘆著氣,然後看著在中的臉,就是一臉失望。在中也跟他說了,為了避免麻煩,所以才決定將劉海剪了。不過這次雖然沒再被性騷擾,可卻又遇到一些小小的麻煩。
一桌全部坐滿女生裡的其中一位看起來平凡的女生,在在中轉身要將盤子端回廚房時,手臂被拉住了。
「老闆。」女孩輕聲的叫著。
在中挑了一下眉,回頭道:「請問您需要什麼呢?」
「不是的,老闆我想請問你一個問題」女孩有點害羞的轉頭看著同桌的朋友們,「您請說」在中彎腰下來,洗耳恭聽。
「老闆,你跟上次那位服務生,真的是情人嗎……?」
在中聞言大約石化了十秒之久,而後才慢慢看著那位女孩。這叫他該怎麼答?是,還是不是?
「我……」在中欲言又止,真的不曉得怎回答。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只是想跟老闆說,你們在一起我們會支持的!」
在中又僵了,這……這代表什麼?
「謝謝……。」

晚上九點,在中開始收拾咖啡廳,他也在一旁幫忙打掃拖地。倆人因為早上的對話,又加上店裡實在很忙,所以一天下來沒說到什麼,直到現在,他們還是自做自的。不知道是想避開尷尬,還是真的沒話題,畢竟交不交往這種事情對於雙方都是男的不免也是種困擾。
「哀……。」在中突然的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他問。
「我們……真的沒問題嗎?」
其實,相處這麼久的一段時間下來,在中自己也明白眼前這人是相當可靠的,或許打從第一次的偶遇,他就是這麼想了。然而他又幫他解危,在這工作也沒有埋怨,屬於相當能幹型的。也在某次無意的對話裡,他也告訴自己,跟他拍拖並不吃虧。這很明顯,他並不在乎自己是男的,當時雖說有被震撼到,不過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告白,自己也無排斥。或許,或許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有安排、有注定吧。
「你在考慮跟我交往的事情嗎?」他拿著拖把就往在中方向走去。
「不行嗎?」在中也就站在原地,看著那向自己走來的他。
「考慮的怎樣?」
「我不知道……。」在中低下頭,表明了自己真的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試試看好了。」
「什麼?」

在中抬頭,允浩低頭就是一吻!一睹為快吧,如果在中推開他,那他也認了,就不會再免強在中,不過至少不會讓自己留下遺憾,畢竟被他吻到了。那如果在中沒有推開自己,那就是可以的代表了。
時間過多久他不曉得,只知道在中沒有推開自己,但在中卻因為他的欺身,被他嚇到,在中右手反射的就掛在自己肩上。很安分,很安分。
「你這算什麼『試試』!」
「所謂的一吻定江山不就是這樣嗎?」
「我要告你!」
「告啥?」
「性騷擾!」
「那好吧,我們就將事情嚴重化好了。」
「什麼意思?」
「你不要告我性騷擾,我讓你告我性侵害好了。」
……。」
「要不要?」
「誰要!」
「不急不急,以後再讓你告也不遲。」
……。」
以後?對,就是以後,他也別想逃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