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哪天,說好的夢已不再是夢時,那種感覺是什麼?

在與在中的基金達到他們預定的數額時,他告訴在中,他得跟他的父母坦承自己跟在中交往的事情。畢竟兩人要離開這裡去城市開店,然後同居。彷彿終身大事般的,他認為是真該告訴自己父母。當然他也問過在中的意思,在中只跟他說,只要他父母承認,那自己這邊就沒問題。
他是不解,在中難道不用告知自己的父母嗎?然後在中才順水推舟的告訴他,其實自己是孤兒,是從孤兒院出來的。他這時才發現,原來他自己對於在中了解的事情真的也不多,但在中卻認為這並不是什麼大事。所以他們就說好,他要在中在HERE等自己的消息,他自己回去應付自家的父母。在中本來是不願,兩人的事情只給一人承擔,這不是太過分了點?可是他拒絕在中出面,他就害怕他爸一巴掌打向在中,雖說這樣可告他爸傷害罪,可實在是太小題大作了點。
所以,他們約好,就今天,他會回來電裡給在中消息。
在他出門要征戰時,在中讓他帶了一盒餅乾回去,要允浩先讓伯父伯母先吃些甜點在開口跟他們談。這餅乾其實沒摻什麼特殊藥物,就只是在中認為,先吃些甜品後再談的話成功會機率比較大一些。
在中這些話雖是沒什麼科學根據的直覺,但他還是照做了。然而就在飯後,他先讓父母親吃著在中的手藝,後來在客廳就坦承自己喜歡的人是男人的事情。他的父母倆睜大雙眼,不過嘴裡的餅乾還是吞了下去,卻說不出話來。
他繼續說,希望得到他們的支持。
他的爸爸這時激動了:「男的!?」
「對,男的。」
「到底是誰!?」
見爸爸一巴掌就要打過來,他也閉上了眼,就等臉頰的疼痛。可媽媽倒是理性,起身就抓緊他爸的手,怒說:「你做什麼你!」
「打他!」
「孩子能這樣打嗎!?你冷靜點!」媽媽就把爸爸推回沙發上,然後轉身就問著他:「你喜歡的人是誰?」
他很誠實的指向那裝著餅乾的盒子,然後那夫妻倆就望向那方,看著他所指的東西。他爸會意了過來,驚訝的說道:「在中?」
「對。」他點頭道。
夫妻倆一個坐著一個站著,互看了許久。
「這倒是能接受。」媽媽率先的開口,然後又道:「在中是好孩子呀。」
「我知道,可是……」爸爸就是不能解開心結,兩個男的在一起說什麼都覺得怪。
「爸,我們真的沒問題!」他信誓旦旦的說的。
「有在中照顧我當然知道沒問題!」可就是說不出個怪點。

「孩子都長大了嘛,幸福還是得靠自己築巢阿,對象是誰不重要啦!」媽媽似乎很認同在中一樣,沒什麼擔憂的說著。
「那我們不就沒後代了?」爸爸皺著眉說。
「現在棄嬰那麼多,領養一個不就好了?還可以幫社會解決一些棄嬰的問題呢!」媽媽依然輕快的說著。
就這樣,彷彿不是他與在中的問題,他們夫妻倆就自己相互你問我答,他也沒插嘴的就任他們去了。反正到最後,他的父母就是答應了。
在第一時間,他趕回HERE,已是夜晚一點多。
「我回來了。」他推開了門,然後帶著笑臉說著。
「怎麼樣?」在中聽到門鈴聲,便起身緊張的走過去,伸手就拉著他的手臂問。
「很成功。」他笑了出聲,這樣的結果對他們而言都相當的滿意。在中幾乎是尖叫的抱住了他,臉掛埋藏不住的喜悅,腦袋就埋進了他的頸間,給了非常緊緻的擁抱。
「我們,可以在一起了。」他拍著在中的背,輕輕的說著。在中沒有回應,他的耳朵似乎聽見有輕微的啜泣聲,但他沒有拆穿,他接著說:「然後買房子,領養孩子、開店。」在中的頭更是窩進去,欣喜的淚水蜂擁而上,控制不住。
「別哭了。」
「嗯。」
「再哭回你家讓我壓。」
「休想。」

當夢已不再是夢時,你們覺得這是什麼感覺?

 

(番外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