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集不管是什麼時候都熱鬧,他倆就一人走前一人走後

由於趕集的人實在多,一個不小心可能彼此間就穿插了人,然後兩人就容易越離越遠

這樣下去也非辦法,買個髮簪卻把人給弄丟了,回去不被在中捶死才怪!

但要俊秀牽自己的手也怪,畢竟兩人也才相識…差不多二天,你不熟我也不熟的情況下牽手,不免有些詭異。

有天站在前方等著俊秀,等到人追上後,他轉頭對著俊秀道:「吶…你就抓著我的衣服,免得跟丟了」

「好,明白了」俊秀有些微喘的說著話

有天看著眼前喘著氣的俊秀,那臉蛋紅通通,身上穿著自己的衣物,俊秀又用著衣緣擦著身上的薄汗

該怎麼說…其實論起來眼前這位金俊秀也非什麼絕世美人,更不是什麼嬌小弱女子,可就是讓人有種想照顧的氾濫心態

「是我走太快嗎?」有天開口問著

「不…您沒走太快,是我自己跟不上」俊秀呼吸調整的差不多後,打直身子擺擺手微笑的說著

「那就是我走太快了…抱歉」

有天往俊秀身邊走近了些,俊秀嚇的後退了幾步,趕緊說道:「不不,不是您的錯…是我…」

話都沒說完,有天便伸手牽起那比自己略小一環的手,笑道:「還是牽著吧,我怕我走的太快你連我的衣服都拉不住了」

「是…。」俊秀像是勉為其難的接受這樣子的說法,可內心又覺得不妥,口直的又道:「但真的不是您的錯!」

「了解了解,真是的…」口頭上這麼說,可卻覺得眼前這人有些直率ˋ可愛,跟自己這樣計較的,除了在中哥以外,俊秀倒是第一人

有天轉身,拉著俊秀就往人潮裡擠去

倆人就這樣緊握著對方的手,或許就怕再次被人群給拆散,所以才握的這樣緊…或許吧!

好不容易讓有天找到了賣髮飾的販子,桌上擺的各式各樣的髮簪,有天拉著俊秀站在自己身旁,讓俊秀挑著那些形形色色的樣式

「東家…」俊秀身體有些倚近,在有天耳邊小聲喊著

「怎麼?」有天轉頭看著那有些皺著眉的俊秀

「我沒錢吶…」俊秀不好意思的說出來

有天有些覺得好笑的拉了拉俊秀的手,笑道:「在中哥要我帶你出來買,就是要我付錢的!」

「那我以後還您!」

他看著俊秀拉著自己的手臂,估計如果跟他說不用還,他肯定又不知道要跟自己盧多久了

「好好,從你俸祿扣,這樣好嗎?」有天另一手覆上俊秀那抓著自己手臂的手,示意要他別緊張

俊秀聽聞,嘴角笑了開來,似乎滿意這樣的方式,高興的說:「謝謝您了」

而後他就在一旁看著俊秀挑髮簪,俊秀不知道是故意不挑那些華麗的,還是真沒興趣

俊秀眼神掃過那些又是金又是銀,或者鑲寶石的,他連看都沒看,伸手就直拿一支木製的

「這個好了…」俊秀像是選到自己想要的,有些愉悅的拿給有天

「這個嗎?不再看看別的?」有天確實覺得這支有些樸素那,一般人應該不會挑這樣款式的

「就這個」俊秀篤堅的說著

「老闆,這一支多少?」有天拿著便問著價位

「1兩白銀」

老闆一出價錢,兩然差點沒跌倒,1兩白銀?這貴!

「不二價?」有天再次確認這支髮簪的天價

「這隻看起來雖樸素,可這支製造的成本可比這其他的高了!這可是紅檜吶!相當值錢的!」

有天將髮簪拿起來嗅了一下,果真是渾然天成的檜木香…

「俊秀,要這支嗎?」

俊秀看了看,想了又想,後來點頭了,反正是扣自己月俸,也沒什麼關係,不過可是要分期付款就是了…

「好」

然有天就幫俊秀付了1兩白銀,於是兩人的任務也完成了,轉身有天就牽著俊秀離開了市集。



兩人往朴家大院走回,等到沒什麼人時,兩人自然的就把手鬆了

俊秀拿著髮簪,邊走著邊一手抓起那長髮,不一會兒,頭髮就被盤上了

一旁的有天看著覺得也些神奇…所有的頭髮就這樣用髮簪給支撐了

不過話說回來,俊秀將頭髮給盤上,確實挺好看的,頸脖露了出來,神清氣爽的

俊秀發現有天看著自己,也不知為何的,自然的就對著有天微笑

「謝謝東家…」

「這沒什麼。」

倆人又同剛出發時的樣子,一前一後的進了朴家。

話說現在也閑著,有天便帶著俊秀進了書房,拿了文房四寶和一本帳簿,便開始交俊秀如何記帳

俊秀的學習能力其實也不差,專注力倒是有天更為讚嘆,然而有天又帶著俊秀去倉庫,告訴俊秀貨物放哪,從哪出貨,一一的交待清楚

畢竟以後這些俊秀會代理自己來這管理,不能有絲毫出錯。

俊秀也認真的聽著,兩人忙著忙著,不知不覺的就忘了午餐,直到在中晚上叫著他們去大廳裡用膳,他們才渾然發現已經略過了午餐沒吃

但兩人也沒說出,不知道是哪來的默契,俊秀沒說,有天也不敢講,就怕說了被在中一拳揍出朴家。

夜也晚了,今天朴家又賺了,下人們回來報告貨物狀況,沒什麼皮肉,交待完畢后,各自也回家就寢去

這時的有天才發現,俊秀該睡哪?朴家的寢房沒多了,由於下人太多,遠鄉的又一堆,朴家也沒加蓋,自然俊秀是沒寢室了

「要不俊秀就跟在中哥一起睡吧!」有天是這樣安排的

「不…不行!」在中緊張的拒絕,又不知怎解釋的看著俊秀,俊秀只是兩雙大大眼睛看著在中,也沒說啥,在中又道:「俊秀,不是哥不喜歡你阿…」

有天一看便曉得這位哥哥在擔心什麼!

不就晚上在中的房裡總會有不速之客嘛!每次都不請自來的就翻入朴家,然就相當自動的爬進在中的寢房,用膝蓋想也明白自家哥哥跟那鄭家的允浩是啥關係!

「行行,俊秀跟我睡,礙不著你!」有天一副明白的樣子

「你這臭小子!俊秀跟你睡,你委屈是不是?!」在中豪不客氣的回話

「不委屈!方便的很!」

在中與俊秀同時轉頭看向他,方便?

「什麼方便?」在中問

「我想亂來隨時都可以對俊秀亂來,不像允浩哥還得翻牆過朴家!」他就故意要這樣說出來氣在中,可卻未料,事與願違,反了效果

俊秀睜大了雙眼…亂來?

在中瞇起了雙眼…眼裡是一陣肅殺!

「你說什麼亂來?」在中冷冷說道

毀了毀了,本末倒置

「我開個玩笑行不!別這樣正經,我不會對俊秀怎樣的!」縱使情勢失態,還是得為自己留點顏面吧!

「你就別哪天讓我知道你對俊秀做了什麼!」在中就像把俊秀視如己出,像娘一樣保護自己的孩子

「我才不會那樣!我只愛秀秀!」鬥不過就是鬥不過,強詞奪理真是…明明就說是玩笑了

俊秀一旁聽著,內心一陣…秀秀是誰?

「秀秀就是俊秀啊!」在中大吼,秀秀跟俊秀哪不同了?

「不同不同!我的秀秀…我的…你不懂啦!」

有天自己說著都紅了臉,說出那是自己的六歲的初戀有誰會相信,可有天就不知為什麼的,就惦記著這叫『秀秀』的人,以及那現在已不成樣的香包…

「老子就不跟你計較!誰管你家秀秀是誰!總而言之你別隨便對俊秀亂來!」在中帶有威脅的語氣警告著這無辜的有天,事實上他真的不會對俊秀怎樣

「明白了!明白了!」有天無奈的撐著頭,無助的雙眼看向俊秀,就像隻被丟棄的小狗般的,可憐兮兮

瞧見有天那樣,雙眉都垂了下來,俊秀捂著嘴,偷笑著

有天也看見俊秀在那邊偷笑,那臉更是難看,就沒人能洗刷一下他的人格嗎?

突然的,俊秀突然說起話來:「在中哥,我相信東家的」

有天有些訝異的,俊秀竟替自己說起話來了

「秀秀阿…好啦,其實我也知道有天不會怎樣的,他看起來雖然花,可在這方面倒是中規中矩」在中沒有再抹黑有天品行的意思,笑著說

俊秀點頭微笑著,也沒再多說什麼。



深夜,俊秀好奇的問著允浩哥是哪位,有天像是逮到機會似的,開啟話匣子,便開始爆料他那老哥的事情。

有天說了長篇大論,又加了一些莫名的形容詞,說來說去總歸一句,在中跟允浩是情人。允浩常去在中開的餐館吃飯,兩人也不知怎地就吃出了感情,人就是這麼奇妙

然後又在睡前,俊秀躺著,不知怎地,又想到了一道問題

「東家的秀秀是誰?」

有天本來躺著身子,聽到這問題便側躺的看著俊秀

「我的心上人」他就那樣大言不慚的說了出口

「我也有心上人呢」俊秀也開口笑道

「是嗎?」

「嗯,他額頭很寬呢!」俊秀笑了出聲,彷彿在嘲笑那心上人似的

有天莫名的…伸出手摸著自己的額頭…

『寬額頭唄!』像是聽到當初那嬌嗲的聲音,說著自己是寬額頭…

「你的心上人…是男孩嗎?」有天轉頭看著俊秀問著

「是吧。我也只有小時候的記憶而已…」俊秀記得當初自己還叫他什麼哥哥來著

我跟秀秀也只有小時候的記憶罷了…

「我的心上人…像桃子一樣可口」有天也輕輕的說出來,就像塵封已久的寶物一樣,第一次獻出來跟人分享

『秀秀像桃子唄!』這句話貌似自己也聽那位哥哥向自己說過…

倆人就互看了許久,一句話也沒搭

總覺得這樣的感覺很熟悉,可卻又說不上…。

俊秀仔細看著有天的臉蛋,其實認真瞧一下,有天長的也挺好看的,不曉得自己的那位哥哥現在什麼樣子了…

有天也仔細的看著俊秀的臉蛋,怎麼這人總是紅通通,跟『秀秀』一樣,都很適合用桃子去形容,但自己也猜不著現在那位秀秀是什麼樣子了…

事過境遷,這樣的謎,有誰能解?

倆人不知過了多久,面對面的…閉了上眼,睡去了。

-----未完-----

噗,快相認了。

就差一步。

考試加油吧!

謝謝觀文!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