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下來,俊秀也習慣了朴家大院的生活。

俊秀就跟著有天處理朴府裡的大小事務,對於有天而言,這是再好不過的

畢竟多了個人能幫他承擔一些算不上重要的事,而他也可以沒什麼掛優的好好去洽商。

倆人也因為常常在一起,所以許多東西也沒分你我了,有天的寢室就這樣分給了俊秀,然後衣服,鞋子,就任俊秀拿去穿戴,反正兩人身材也差不多尺寸,有天自然就把些東西分享給了俊秀

雖說如此,可俊秀也不曾做出什麼逾權的事情,對於有天仍是必恭必敬

再怎麼樣,有天還是自己的東家。

然而有天也教俊秀識字,現在每個月俊秀都能自己提筆捎信回鄉了。


俊秀跟其他的下人們也處的不錯,大家幾乎都學著在中喊著俊秀的乳名

一來好聽,二來親切,三來是俊秀本身也不怎麼介意。

算起來,朴府裡面不叫俊秀『秀秀』的,就是那位萬人之上的朴有天了,以及一些跟俊秀不熟的人

這個秘密有天沒對任何人說,唯有那次,他晚上告訴俊秀有關"他的秀秀"的事

其餘的人都不知,有時下人們也會問俊秀,為何東家不喊他『秀秀』,俊秀也只是笑著搖頭,表示不知

守口如瓶。

但至今,他們兩卻未再提起過自己小時候的心上人了。


雖說俊秀人緣不錯,不過不喜歡他的人也是有的,尤其甚是愛慕有天的下人們

但通常俊秀都選擇井水不犯河水,告訴他們自己跟東家沒什麼也是多餘,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當然,衝突還是有,就像今天這樣的態樣,有天一早便去洽商,不在府裡,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金俊秀!你為什麼要將我包好的茶葉又拆開呢?」小惠相當不滿的抓著俊秀的手,用力一跩,俊秀手上的茶葉散了出去

「我只是認為這些茶葉需要再多加幾斤重…」俊秀伸回手,有些疼的說著

「東家說兩斤便是兩斤!你怎能擅自多加!你說!是不是你收了賄!」小惠激動的說著

俊秀耳朵承受不住這樣高分貝的吼叫,劍眉稍稍皺緊了些,然後輕聲道:「你這話言重了…」

「我會將這些事全都告訴東家!你等吃鞭吧!」小惠語落,轉身氣呼呼的就走了

府裡有誰不知小惠愛慕東家已久了,能抓到俊秀的把柄順便出出氣也爽!

當然俊秀也明白,所以並沒有跟她計較什麼。

俊秀又將撒在地上的茶葉又拾回,黃昏薄弱的陽光就照在俊秀身上,發貨的倉庫就他一人忙

等到太陽整個西下,俊秀將倉庫點了燈,繼續將那些裝好的茶葉一一拆開,多裝了半斤後又一一的包回去

也不知忙了多久,有天腳步快速踩著,來到了發貨倉庫,俊秀仍是忙著,沒發現有人進了倉庫

俊秀手裡拿著包好的茶葉,正準備拿到後方擺放,一轉身便看見的有天喘著氣站在門口,俊秀嚇的倒抽一口氣

「東…東家,您回府了…」

有天當然也明白自己嚇到了俊秀,連忙調整著呼吸,道:「抱歉,嚇到你了」

「不…沒是沒事…」俊秀笑著道,接著又將手裡包好的茶葉疊了上去

有天看著俊秀手裡的茶包,其實他就是謂此事前來,可想而知,小惠真的將這事告訴他

俊秀似乎也明白自己肯定會挨罵,要不就被東家質問,但這些狀況他事先都預料好了

「俊秀…」有天開口了

俊秀有些緊張的回頭看著有天,吞吐的說:「東家,其實我這麼做是有理由的,不是我收了賄…」

「告訴我原因」聽不出什麼情緒的一句話,這讓俊秀更是緊張

「茶葉,會因為氣候而失重,縱使填了兩斤,路途遙遠,客官收到後,並不會剛好兩斤,反到更少…」俊秀抬頭看著有天那沒什麼表情的臉色,低下頭又道:「所以我想應該得再添些斤兩,客官收到後就不會少於兩斤了,這樣才不會損害朴商的信譽…」

俊秀仍是低著頭,他不敢再看有天,也不敢再說話…

倉庫就些蚊蟲的悉數聲,不久,有天開口了:「俊秀…謝謝你這樣護著我們朴家的信譽,你怎知道茶葉會失重?」

聽聞有天說出口的話,俊秀鬆了口氣,抬起頭,臉上終於有了笑容,便道:「家鄉隔壁的爺爺是種茶的,兒時曾告訴我」

「我幫你吧,哪批貨需要添加?」有天向前,捲起了衣袖,便要幫忙

「不…我來就好,您剛回府,需要休息」俊秀沒說出哪批貨需要做更正,推著有天的肩膀要他離開倉庫

「你一個人在這忙這麼久,跟我比較起來你比較需要休息吧!」有天抓住了放在他肩上俊秀的手腕,柔和的說著,然又拉著俊秀的手到了貨物的面前,又道:「告訴我,哪批貨需要添加?」

俊秀看著有天的側臉,微弱的燭燈就映在有天的側臉上,那眼睫毛長長的,嘴唇鮮紅豐厚,都相處這麼久了,這倒是俊秀第一次發現有天有著精緻的五官…而這側臉,又跟小時候自己在湖邊遇上的哥哥有些相像

有天發現俊秀都沒回自己話,轉頭便對上了俊秀的雙眸…

倆人就看著對方,這感覺挺熟悉的,但這樣的感覺持續並不久,有天拉了拉俊秀的手腕,率先打破沉默:「吶,哪匹?」

俊秀轉過頭,看著眼前的貨物,指了指左方的貨:「其實也不多了,就剩那幾包」

說完,兩人開始將那些剩的貨物重新再添些半斤,其實兩個人幫忙做起事來也挺有效率的,沒有一下子,兩人就添完了

俊秀轉身去櫃子上拿起麻繩,要將那些茶包十包裹一起,有天見狀,也幫忙

等到全部完成後,他們又將倉庫的貨物重新檢查一次,剛好有一批茶包麻繩沒綁好,倆人像是看到同樣的地方,走了過去伸手要綁

他們同時伸了出手,兩人的手就不小心撞在一起,他們反射性的收回,可貨物不綁又不行,所以又將手伸了出去,兩人的手又再撞在一起…

「東家,我來吧…」俊秀轉頭對有天笑說

有天點點頭,表示同意,然他就站在俊秀的後邊,看著俊秀背影忙著…

每當看著俊秀忙,他就有種說不出的暖意,說喜歡太超過,但也不是不喜歡,只是俊秀總給他一種熟悉感,又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好了」俊秀打直了身子,轉身給了有天一抹微笑

跟俊秀相處這幾個月下來,他不能否認,俊秀的笑容真的會擊破人的戒心…

「我們趕緊用膳去吧,免得在中哥又殺來」有天低著頭,有些回避著俊秀的笑容

或許是俊秀太過純潔,以致於自己不敢承受這樣的純真…

語畢,有天便踏出了倉庫等著俊秀,俊秀把燈給滅了後,也出了倉庫,鎖上門,兩人變緩緩的走回大廳裡用膳。



隔天,俊秀與有天一起前往倉庫,確定貨物以送出後,便跟裝茶葉的下人們說道,茶葉有失重的問題,所以要盛裝遠途的茶葉的人,注意一下,得再添加差不多半斤的分量

大家各各說是,便忙去了。

然他們兩人也離開了倉庫,小惠看見狀,當然是氣,只是又多了點愚昧…。

一路上,俊秀想到了近期所記的帳,他一手就拉住走在前有天的衣尾,告訴有天他需要有天確認帳本內容,反正也沒什麼事,兩人就往書房走去

俊秀從書櫃上拿起自己昨天記的帳,遞給了有天,有天找了椅子坐下,雙眼就看著那帳本

這時俊秀也無聊,走上後邊的書櫃,翻著裡邊的書,雖說自己現在比以前會認字了,但如果認真比較起來,還是有許多字不認識俊秀阿…

俊秀無趣,就把書給擺回去了

有天審視完沒什麼問題後,也將帳本放回去,從書櫃的隙縫望過去,發現俊秀自個的在那亂翻書,有天也好奇的走過去

「怎麼?你想看書?」有天看著俊秀手上的書,玩味的問著

「沒呢,隨便翻翻,這些字我都不認得呢」說完,俊秀又放了回去

而後俊秀又沿著書櫃繼續走,隨手又拿了什麼…『閨房記趣』

俊秀看了書皮…然後小聲的唸著:「這什麼…房記趣」俊秀好奇的轉身翻了封面給有天瞧,問那字怎麼念

有天見書皮馬上變了臉,怎麼自己跟在中哥買的顏色書刊會在這!有天伸手拿了書,輕聲的念:「ㄍㄨㄟ」

俊秀明白的點點頭,又跟著念一次:「閨房記趣」,俊秀伸手就要拿回那本書,可有天不給

「東家?」俊秀不明的問

「我拿回去放就好了…」

「我這比較近呢,我拿就好了」俊秀笑著說

他當然知道俊秀的距離比較近,可是卡在他怕俊秀翻閱嘛…

「喏,東家給」俊秀伸出手,示意要接過那書

眼見有天沒有動作,俊秀伸手便要拿,有天緊抓著書,就是不敢給,俊秀皺著眉,不明白,不就一本書嘛…這麼執著!

俊秀也用力的扯著那書,小聲不悅的道:「給我啦…」

有天也倔強說:「不給」

扯來扯去,有天扯贏了,可書也因作用力飛出了手,撞上了牆,掉落在地,書本內容就這麼被敞開

有天心喊不妙!可俊秀又加快了腳步與他擦肩而過,低身就撿起那書…

慘了…有天鐵青了臉,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有天以空手奪白刃的姿態闔上了那書…

倆人對看了許久,俊秀便玩笑說著:「原來閨房記趣是這樣呀」

「你看到了?」

俊秀點頭

「真丟臉…」

「那沒什麼的…」俊秀淡淡的說著

聽俊秀這麼說,有天也大方的將書給翻開,自己看。

一方面可以化解一下尷尬,一方面也映證俊秀所說的話,這真的沒什麼

不知怎麼地…有天翻開的每一頁都是男對男…

想當初自己好奇買了這本書,怎麼就沒瞧見後邊有男與男呢…應該說他看了前幾頁就失了興致。

一個不小心,俊秀也移動到他身旁準備要看,有天發覺,便馬上將書本給闔上,道:「不准看這沒營養的…」

雖然他這麼說,不過自己剛剛卻看了許多…

俊秀聳聳肩,也就拿了書,將它放回。

一旁有天因為被書本的內容刺激到,又想起當初他買下俊秀的時候,俊秀身上那些吻痕…其實他真想問:『俊秀,你有被得逞嗎?』

可就是沒膽…畢竟問這問題就怕俊秀又想起不好的事,況且自己又不是俊秀的什麼人,只不過是他的東家罷了,沒那必要過問這麼多。

倆人最後也就出了書房,沒事可做,有天便提議去在中的店裡看看有沒有什麼可幫忙的,俊秀點頭答是

他們便往在中的餐館去了。

-----未完-----

我說…有人會好奇俊秀在閨房記趣裡看到了什麼嗎?

恩康康康康

好吧,謝謝觀文

我要繼續去唸書了= =

考試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