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

世界上沒有藍玫瑰,但他卻有花語

他的花語是,不可能。



在東方路的神起街上,有一家嚴格說起來不算起眼的花店

不是破爛,也非華麗,這家花店將中國人的『中庸之道』表現的淋漓盡致。

這花店就只有一人

是老闆也是員工。

這裡的老闆過的穩定,沒欠人家錢,而別人也沒欠他錢,他就一人過著挺愜意的生活

每個月有相當的收入,談不上豐厚,但也不會餓死自己就是了

他其實就這樣想過,或許他會像天上的雲一樣,活的自由自在,雲淡風輕,他不介入別人,別人也不介入他,就這樣安穩的到他生命結束為止

到目前為止,他仍是這樣想。

「老闆!」

突然的一聲,有位比他高大的男人握著門上的手把,大力的將門給推開,門上的風鈴似乎碎了一角

他轉身有些哀怨的向那男人說著歡迎光臨,哀怨的原因除了那門上的風鈴給撞壞外,就再加上自己剛剛被那人突如其來的光臨給嚇到,花被他剪歪了

「這裡有賣藍玫瑰嗎?」

那男人喘著問,像是很著急找這花的樣子

「沒有呢…」他微笑搖著頭說

「是嗎,好謝謝」那男人關上了門,走了

他雙眼楞楞的看著窗外,那男人匆忙的背影,其實他很想衝出去告訴他,這世上並沒有藍玫瑰,所以他這裡才沒有賣

不過想想算了,或許他去下一家店,別家店的老闆會好心的告訴他

轉身,他又繼續整理他的花店去。



日子大概相隔了一個月,他仍是很平凡的過著他的生活

或許在別人眼中,他是一個不在乎自己生命的人,沒什麼作為,就任時間流逝

可對他自己而言,他並不是不在乎這樣時間的荏苒,只是不計較而已。

這次門鈴很輕的響了,他知道有人開門,於是轉頭看著門,等著客人進來

「歡迎光臨」

說完,他霎時睜大了眼,這人不就是上次急忙的問著我有沒有賣藍玫瑰?

「老闆,我想應徵」那男人低沉的聲音說著

他疑惑了一下,自己門外有貼應徵公告嗎,貌似是沒有

不過他花了差不多一分鐘的時間思考,其實多了個人幫忙也沒什麼不好,有個人可以唆使也不錯

「好。請問你為什麼選擇花店?」他輕輕的問

「女生嫌我不夠浪漫,連送花的花語都不懂…我想在這學習,認識花,認識花語」

男人有點無辜的說著,彷彿天生不浪漫並非他所願的樣子

他笑了笑,這理由他倒是第一次接觸,感覺也挺可愛的,姑且就幫幫他吧

「我叫金在中」他說

「我叫鄭允浩」男人說



金在中今年二十五歲,花店老闆

鄭允浩今天二十一歲,花店工讀生

倆人幾個月後,其實鄭允浩的作息很正常,正常到正常人都不可能這樣準確

而金在中對他也沒要求什麼,就真的如鄭允浩所願,每天讓他記一些花名以及花語。

然而兩人在談吐當中才發現原來他們的關係是學長跟學弟,也就是同一大學畢業的,很巧的,又同系所

而金在中的成績相當優秀,是第一名畢業,但自己畢業後並沒有從事跟該科系有關的事業,鄭允浩問說怎開花店?他也只是笑著說,人生嘛,什麼時候跳調自己也難以預料,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自己喜歡花

就因為這樣,金在中也成了鄭允浩的家庭教師,不過他金在中並沒有算錢

倆人關係越來越熟,彼此間沒有老闆跟員工的隔閡,反倒變成無話不談的知己。

就在某天,鄭允浩因為要期末考,他將自己累積的問題抱去花店,趁著閒暇之際問金在中

本來早睡習慣的金在中,被他這樣一問,搞一搞也晚睡了,就在花店關門前,金在中死命的撐著眼告訴鄭允浩,他怕自己訂了鬧鐘沒聽到,要鄭允浩打電話叫醒他,叫到他醒為止

鄭允好點點頭,要他別擔心,他會準時打電話叫他起床的。

但事情並沒有如同約定所說的那樣,意思就是,金在中不小心的睡到了中午,鄭允浩並沒有打電話來

起床時朦朧的看著時間,金在中發現自己睡了過頭,雖然心裡有些不爽,不過卻也沒有動多大的怒氣,只是摸摸鼻子,在正值中午時開了店。

傍晚鄭允浩仍然沒遲到的去了花店打工

「怎麼你今天沒叫我起床?」金在中有些慍味的說著

「因為昨天你太晚睡了」鄭允浩也沒什麼罪過的說

「但是還是要叫我起床阿」金在中皺著眉頭轉頭看著鄭允浩

然而鄭允浩只是剪了朵花,笑著臉走過去將花朵插進在中的耳背裡,說:「想疼你不行嗎?」

金在中抬起頭看著鄭允浩嘻皮笑臉的,他的怒火沒再追加,更是再聽到鄭允浩出口的那句話,他突然不曉得自己該不該生氣亦或者是反駁他

「在中…」鄭允浩沒離開,抓著他的肩膀,在耳邊輕輕的嚷著他的名字

「怎麼?」

「當我情人好不好?」

鄭允浩誠懇的,將這句話說了出口

而金在中知道,他一直以來的白日夢,將破了例,他的生活裡,允許了鄭允浩的介入。



當鄭允浩畢業後,他們安穩的經營花店

這些年來,情人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

然而在某天,金在中憶起了當初鄭允浩匆忙的跟自己問有沒有賣藍玫瑰的事情,他有些好奇,怎麼鄭允浩會知到有藍玫瑰

「喏,為什麼當初你怎麼會來我這找藍玫瑰?」金在中剪著花問著

「阿,那麼久的事你還記得啊?」鄭允浩搬著花盆說

「記得阿,有沒有人告訴你這世界上沒有藍玫瑰?」

「有,我去了第二家花店,那家店的老闆有告訴我,而且還跟我說了藍玫瑰的花語,叫做不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知道當初我那女友的意思,就是告訴我,我們之間是不可能了」

鄭允浩說出了當初的囧狀,自己是被甩了,他就不懂,甩就甩,沒事幹麻還賣弄花語

金在中聞言,沒說什麼

鄭允浩也忙去,沒注意金在中在做什麼

金在中從花盆裡抽了一朵白玫瑰,然後上樓拿了藍色的廣告顏料,拿了水彩筆將顏色塗在那白玫瑰上

不久後,金在中拿了那朵被塗藍的玫瑰下樓,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膀

「吶,藍玫瑰」金在中笑著將玫瑰拿至他眼前

「不是說這世界上沒有嗎?」鄭允浩驚訝的看著

「我剛用廣告顏料塗的」金在中笑的很孩子氣,很滿意自己的塗畫

不過鄭允浩卻不以為然,頓時臉色沉了下來,看著那朵藍玫瑰發楞,這花語不是『不可能』嗎…?金在中怎拿這給我…

金在中似乎是鄭允浩的蛔蟲,輕易的就明白他內心在想什麼,然後開口說:「其實藍玫瑰的『不可能』,不是用在分手上,也非用在拒絕別人的感情上…」

鄭允浩疑惑的看著眼前那人,然後問:「不然他該用在什麼事情上?」

金在中笑了笑,向前輕輕吻了那傻瓜,淡淡的說著:「這朵藍玫瑰就像我們的感情一樣,不可能的誕生了。」


所以,你知道藍玫瑰的花語嗎?

他所指的『不可能』,並不是狹義的『不可能』,是廣義的『不可能』

我們的感情,就如同這朵藍玫瑰一樣,不可能的發生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