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人出了朴家,沒幾步便到了在中的餐館

門外人是絡繹不絕,各各魚貫而行,為的就是享用那從餐館傳出的美味

俊秀就跟著有天的腳步,躍過那人潮,順利的走進餐館,往櫃檯走去

倆人就見在中一人忙著收款,在中忙著,也沒注意他們到來,還一度以為是要來結帳的

「阿,是你們啊…」在中抬頭仔細一看,有些驚訝的說道

「哥,我們來看看你這需不需要幫忙了」有天就趴在櫃檯上嘻皮笑臉的說著

「行,你就幫我端菜去吧,能嗎?」在中真的不吝嗇,馬上就派工作給了有天

「能行。」說完,有天便自己找事做去

俊秀愣了愣,有些無助的看著在中,貌似也等著在中分配工作給自己

「俊秀,你來櫃檯幫哥收款吧!能嗎?」在中馬上起身,沒等俊秀回話就把他拉進來,俊秀踉蹌幾步,也就點點頭表示自己幫這忙

在中摸了摸俊秀的頭髮,告訴他自己要回廚房裡邊忙去,俊秀也笑著說,您就去忙吧

三人就這麼在不同的位置上工作。


其實餐館的人潮雖多,不過倒是挺有規律的,所謂的亂中有序,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俊秀將收到的款,一一擺放好,也順便在一旁記帳,這些是對於俊秀而言是得心應手,沒什的多大困難處

當俊秀一人忙時,突然有一男人來櫃檯詢問

「請問…在中在嗎?」

俊秀抬起頭,想了一下,在中哥?

「在裡邊的廚房忙著」俊秀說

「這樣阿…那沒事,讓他忙。你新來的?」男人勾起嘴角,有些好奇的看著俊秀

「我暫時幫忙的」俊秀笑著答

這時在中從廚房走了出來,擦了擦汗水,便瞧見在櫃檯邊的那男人和俊秀

在中沒什麼加快的走去櫃檯,喘著氣,道:「你怎麼來了?來這吃飯?」

「想見你,所以就來了」拿男人道是沒什麼避諱的說

俊秀看了看在中,又看了看那男人,便想起有天報料的事情,那人應該就是在中的情人

在中沒說什麼,只是對著俊秀說,這位是鄭商的鄭允浩,俊秀點了點頭,說他知道

「你怎曉得?」在中雙眼睜大,自己應該是不曾提過才是

「東家跟我說過」俊秀笑的天真,很順理成章的將這罪過無心的拋給了有天

「想不到我這樣有名吶」允浩在一旁笑著說道

三人聊了一會,在中便叮囑允浩,要吃飯的話就跟有天點吧,允浩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允浩也在這交談裡知曉了原來俊秀就是有天帶回的人,他沒多說什麼,只是有些玩味的看著俊秀,彷彿是遇到什麼好玩的事兒,他向前在在中耳邊低聲的說了幾句,在中笑了開來,點頭只說了『有可能』,允浩也樂不可支的笑著,說完,他便轉身回了座位上。

俊秀其實想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但卻沒膽量問,自己就摸摸鼻子低頭繼續記帳。



當然過了巔峰時期,餐館的人數也就漸少了,不過在外人看來,這人潮還是驚人

記賬的俊秀看了看帳本,為之震驚,怪不得朴家這樣的有錢,光一間餐館的收入就不得了了,足夠讓他活個十來年

俊秀就等著客倌來結帳,剛好有一人上來,俊秀起身準備收款,入眼的人,卻讓俊秀退卻了幾步

「我看見誰了我,金俊秀,沒想到你在這工作阿…」

是張氏,那曾經想奪走自己貞操的男人,俊秀沒說話,雙眼直楞楞的瞪著他

「別這麼看我,怎麼?在這過的好不好啊?」張氏邊說著,那鹹豬手也伸進了櫃檯,像是要抓俊秀的樣子

俊秀當然也不傻,更是後退,將那伸進來的手給拍掉

「打我!?你想死嗎!?」

張氏怒不可遏,俊秀就見他要往櫃檯闖進,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雙眼慌張的尋找救援,就只看到遠方的有天幫人點著菜單

「有…有天!」俊秀就這麼在餐館喊了出聲,可卻餐館的聲響太大,有天並沒有回頭

張氏也沒退步,更是逼近俊秀,俊秀也不死心的再喊了一聲:「有天!」

「怎麼?喊著朴有天?你被他上過了不成?堂堂個朴東家怎可能在這?話說我真羨慕他阿,竟然能上了你…不過朴有天也用了頗豐厚的利潤跟我換了你,讓我沒什麼遺憾吶」張氏這麼說道,可那手就不正經的衝著俊秀身上襲擊,俊秀抓著那手,可力氣不夠大,更是被往角落擠了點

「在…在中哥…」這時俊秀的雙眼卻看著張氏背後的人

張氏發覺事態不對,也回頭往俊秀的視線看去

身後就站著兩人,一人是金在中,一人是朴有天。

在中手裡就拿個特大的菜刀,緩慢的走向張氏,張氏嚇的馬上縮回在俊秀身上肆虐的手,冷汗直流

「我這刀,殺過魚,殺過雞,殺過羊,殺過牛,殺過豬,殺人倒是頭一回…」在中冷眼的看著張氏,伸手就將菜刀的鋒利對象張氏的脖子

張氏嚇的差點沒跪下,後邊的有天也向前,手上拿著點菜的板子,那板子不一下子就也就隨著菜刀一同抵上張氏的脖子

「我有沒有上過俊秀還需要向你報備嗎?」才年十七的有天,說起這話來卻有超齡的感覺,不免帶來強大的殺傷力及威嚇

「不…朴東家…金東家,我只是來問候一下金俊秀而已…」張氏嚇的後退幾步,也擠上了俊秀躲著的角落

「問候需要靠這麼近嗎?」在中手中的菜刀更是接近張氏的頸子

「俊秀,過來。」有天另一手伸過去,俊秀也伸出手牽上了有天,他就這麼將他從那櫃檯的角落拉了出來

這樁鬧劇其實沒也維持多久,有天拉著俊秀告訴在中他們得回府了,在中也就沒說話的放過那張氏,不過也順便向張氏開了條件,不準他以後再光臨

張氏也答應了。

由於許多客倌都被這景象給嚇著,有天也順便交代在中,告訴他,這裡所有人吃的都算朴家的

虧是虧了點,不過花錢消災這倒是值得。

有天就這麼拉著俊秀走,也沒有放手的意思

俊秀一路上就看著有天的後腦杓,他總覺得,有天應該是生氣了,畢竟自己鬧出這番事,還讓朴家虧了錢,有天生氣也是應該的

「東家…」俊秀停下了腳步,沒再走

有天因發覺人拉不動,才勉為其難的轉頭看著俊秀

「怎麼了?」

「對不起…我總是惹麻煩」俊秀低著頭,歉意的說著

「不是你的錯,是他來找麻煩」

有天似乎沒有怪罪俊秀的意思,他又仔細的看了看俊秀,因為方才的爭執,俊秀的髮絲有些掉落,他不知怎地,就伸手過去將俊秀的頭髮往耳後撥

動作相當自然,可也添了幾許的曖昧。

「回府吧,別想了」有天拉著俊秀便走了

該怎麼說,有天再次見到張氏卻有種不滿,但他卻不明白自己到底在不滿什麼…

是因為自己沒像張氏一樣碰過俊秀嗎?胡扯!

這樣骯髒污穢下流的事情竟然會是他在意的,打死他也不會承認。

不過卻在要進朴府的前一刻,有天還是問了

「俊秀…」

「是」

「你可以不用答覆我…」

「您說說看吧」

「你有被張氏得逞嗎?」

俊秀聽了雙隻眼就睜的大大的,臉霎時紅的像桃子,有些語塞,不過還是說了:「不,沒有」

有天突然的笑了開來,很孩子氣的大笑,看上去感覺相當愉悅,他就這麼禁不住喜悅的拉了俊秀就給個擁抱,然在俊秀耳邊輕快的說著:「太好了…太好了…」

俊秀想問為什麼,可被有天抱的緊,想問的話也就哽在喉嚨出不來,俊秀索性的就沒開口了。



有天今天特喜悅的,對於今天張氏的事情彷彿沒有過似的

吃頓飯也笑的喜滋滋,在中一旁也覺得怪,問著俊秀,有什麼事情讓他這樣高興?

俊秀也聳聳肩,他也不明白為何東家會這樣高興…

不過有件事情俊秀很疑惑,問著在中,怎麼您跟東家會救我呢?

在中說,其實他有聽到俊秀喊著有天的名字,而且喊了兩聲,他探頭出來看,就瞧見了。然而他也就順便把有天叫來,打算一起海扁張氏一頓

一旁的有天也聽見他們的談話,開口就道:「對不起阿,俊秀,當時你叫我,我竟然沒聽見」

俊秀趕緊擺了擺手,說:「不,人很吵雜,沒聽見不是您的錯」

「不過沒聽錯的話,當時俊秀應該是喊『有天』吧!」在中飯後喝著茶莞爾笑著說

有天看向俊秀,似乎有點後悔當初為什麼自己沒聽見

「不不…情急之下,喊錯了…」俊秀直冒冷汗,就怕被有天轟出門

「沒差的,話說有天這樣疼你,他不會介意的,是吧有天?」在中一手推了推有天,示意要他說話

疼嗎…?有天自己也不曉得這樣算不算疼俊秀,什麼東西都分他,連自己寢房也分一半,也會捨不得罵他,比起對別人,他還是第一次能這樣有耐心的對待一個人

這應該就算是疼了吧…是吧!

「是阿…我很疼俊秀的」他說的平常,可在座的其他人聽的肉麻麻的

或許,自己是真疼俊秀了。



今晚,兩人準備就寢

互道晚安後,俊秀翻了個身,面向著有天的方向閉著眼

有天感覺俊秀翻身,自己也將方向轉跟俊秀面對面

他有些衝動想伸手摸一下俊秀的臉頰,可又怕吵醒俊秀,不一會而就打消這樣的無良念頭

俊秀身穿薄衣,就單一件的內襯與薄褲,拿棉被也挺薄的,就蓋在他跟俊秀的身上

有天越是仔細的看著俊秀的身子,臉蛋,還有那因為睡著而微啟的紅唇…

有天想著以前那『秀秀』,當初那娃也是用這紅潤的嘴唇跟自己說話,真想啵一口!

看著想著,有天就越逼近俊秀,越想啵就越是會啵!然而有天就這樣抗拒不暸誘惑的真給俊秀啵了下去!

就這一刻,有天有種死無遺憾的感覺…。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