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這種心態該怎麼說?

該高興,該驚訝,該尷尬?五味雜陳的心思教有天也難以整理。

理當他是應該要高興自己跟那『秀秀』相認了,但卻也不知怎麼地,心裡就是萌生了不明的羞赧

原來面對自己長久放置心肉的心上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戲水遊玩後回府,這千奇百怪的思緒就懸在他心上。

俊秀呢?

其實俊秀也大概是相同的情況,兩人一如往常的,一人走前,一人走後,可卻少了平常的嬉鬧

也應該說,該怎麼嬉鬧起?

俗話說,人算不如天算。

當兩人不知怎麼拉回原有相處的感覺時,老天爺倒是很給面子的讓有天在夜晚發了高燒

愛玩嘛,跳水嘛,就受寒去了。

有天身體不適的輾轉反側,睡一旁的俊秀當然不會沒感覺

俊秀看著有天皺著眉,喘氣有些加快,臉蛋紅通,難受的將身軀捲一塊,俊秀跨過有天,下了床

「東家,您受寒了…」

俊秀將有天身子翻正,拉了棉被給蓋上,伸手就摸了摸有天那寬額,發覺掌心的觸感又有些不準,於是便趨身,俊秀將自己的額頭也給貼上

有天微瞇的眼哪不曉得俊秀與自己靠的特近,想推開俊秀,可身子就沒力,他可不想也讓俊秀生病了

「是發燒了…」俊秀篤定的說著

有天沒說話,就看俊秀一人跑進跑出的,一下子水盆,一下子毛巾,忙來忙去,突然額上有了冰涼的觸感,正是毛巾蓋在上方吶

「謝謝…」有天無力的道

俊秀搖了搖頭,微笑不語。

夜深,外頭月亮高掛,從窗外隱約的就照著房裡邊這兩人

俊秀沒一會就換了毛巾的溫度,甚至幫有天擦著出汗的身子,雖說有天不好意思,可見俊秀這般認真,自己也不敢鬧彆扭,就配合著俊秀的一舉一動

然那毛巾最後還是落在有天的額頭上

俊秀看著看著,突然笑了出聲

「你笑什麼啊?」縱使自己高燒,還是得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俊秀歛了歛自己失態的笑容,正經八百的說:「就不知自己為什麼沒認出東家是當初的哥哥…這額頭不就明顯嗎?」

有天聞言,也笑了出來,怎麼?自己的額頭就這樣成了招牌不成?

心這麼想,但有天口裡卻沒說話。

「我也傻,怎麼就沒發現你這桃樣是那娃…」

是阿,都傻,就算再怎麼英明百世,遇上自己所戀的事物,不都該傻一回嗎?

倆人沒再說話,俊秀就坐在旁邊椅子上,有天也就躺了躺,不知什麼時候就睡去了。



早晨,有天特難得的比俊秀早起,扯開眼廉便見俊秀靠著床柱睡著了

唉唷,這麼克難,睡我旁邊不就得了?

有天感覺自己身子好些,起身不由分說的就將俊秀抱起,往床裡邊放

話說坐著睡的人哪能睡的熟?俊秀馬上就被有天這動作給弄醒,床上又爬了出來

「東家您醒了怎不叫我?」

俊秀又將有天給按回床,伸手又是摸了有天的額頭

「好些了,不燒了」有天得意的說著

「不過我想還是得去藥房抓帖藥,您再休息一會吧」俊秀伸來手,將有天壓上床,蓋上了棉被

「不需要吧…不是什麼大病」有天輕說著

俊秀款了款衣裳,將頭髮給盤上後,轉身道:「病要斬草除根,免得復萌」

「可是…」有天就要起身

「沒有可是,東家躺下」俊秀轉頭語氣令下

足足八字,字字都讓有天震的心驚驚,還是乖乖躺吧…。

俊秀對著有天笑了笑,轉身披了外衣大裳,便出房門了。

這樣的光景,就這麼維持到他們婚後,仍是沒變,有天就聽俊秀的話,妻言難抗,話說他自己也不想違抗,反倒樂此不彼。



俊秀出去抓藥也遇上了在中,這時他也才知道,允浩那邊的人而捎了口信來朴府,說是允浩也受寒了

雖說允在夫夫非有名言正順婚約,可這大街小巷無人不曉他們就那樣關係,所以每當允浩出了什麼事,鄭府的人就會過來傳話。

於是俊秀抓了帖藥,在中也抓了一帖,兩相互道別就往反方向走去了。

俊秀借用了廚房熬藥,按照藥坊的指示慢慢煎熬,過幾個時辰後,俊秀端著一碗黑漆漆的藥,回了有天的房間

「東家,吃藥了」俊秀將那碗湯藥放置桌上,走至床邊輕聲喊著

有天緩緩睜了開眼,坐起身,搖了搖腦袋,清醒後就下了床,坐上椅子

雙眼就盯著那碗黑漆漆湯藥…心想,這是人喝的嗎?也黑的太恐怖了,用不著喝就知道它有多苦!

「秀秀…能不能不喝…」有天趴在桌上,壓根不想將那湯要吞下肚

俊秀聽著有天叫著自己的乳名,恰似新鮮,可卻也沒給有天優惠,就兩字:「不行。」

「這很苦!」有天將那碗湯藥給推去桌子另一端

「沒喝怎知道苦呢?」俊秀又給推了回來

「你看這顏色!不是一般的黑!」有天又推了回去

「黑又不一定苦。」俊秀耐性的又將藥給推了過去

「我這身子沒事的,用不著吃藥!」有天就這麼死命的捍衛,完全不想喝

「您得吃。」俊秀仍是那不慍不火的語氣,聽的有天就生怕

有天就在那椅子上轉來轉去,沒個定向,他就不想喝,打死他也不喝

一旁的俊秀看著那樣孩子氣的有天,也發笑,怎麼這人明明比自己大,卻還比自己幼稚呢?

俊秀沒多想,拿起了碗,喝了一口,含著,起身拍拍了有天的肩膀,有天在椅子上坐穩後,俊秀伸手抬起有天的下巴,就朝著那豐厚的嘴唇堵了過去

那苦不堪言的湯藥,也隨即送了出去。

不免那舌尖也碰到了有天的唇舌,有天驚慌的就吞了那苦藥,實在苦的不像話,然而就本能性的在俊秀口中找的一絲甜味,回過頭舔著俊秀那舌,有不明的甜膩感

藥是吞了,可這兩張唇也就黏著對方,如果真要論,是有天不肯放人

本來好端端著坐在椅子上,越吻越是刺激,越是放肆,就也不知如何的,將俊秀給壓了上床

口中沒了苦味,還帶了甜味,沒糖來的甜,可卻也恰到好處,與其說是藉口想找甜的東西化口中的苦藥,不如說有天他就喜歡吻俊秀這樣的感覺

真的是好不容易,有天很有良心的放過了俊秀的唇舌,俊秀躺在床上就一陣喘氣

眼前這人怎麼數也就大自己一歲,不多也不少,怎這吻人的技巧莫名奇妙的達大師的等級呢?

怪哉。

俊秀呼吸調整的差不多後,推著自己身上的人,好讓自己起身

「秀秀…」有天沒讓步,更是低下身在俊秀耳邊喊著

「嗯?」俊秀低鳴的一聲

「能接受嗎?」

話說人都這樣,做了之後就擔心,擔心就後悔,怎麼當初都不三思而後行呢?

「沒什麼不能接受的…」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自己還是會選擇做了再後悔,也不要因為沒有做而後悔…

有天在俊秀的頸間裡笑了,鼻尖蹭了蹭他的脖子,有一下沒一下的吻著

這樣的景象,他自己幻想了幾百萬次…整整十來年久

他就想像允浩一樣,疼愛自己的秀秀,愛他,保護他。

當然這樣的喜悅氣氛並沒維持多久…

「東家,那碗湯藥得喝完…」俊秀手就攀在他肩上,提醒道

想到那碗湯藥就吐血!要不是因為方才吻了俊秀,他可能到現在嘴裡都還是那苦味吧!

「秀秀阿…別讓我喝行不?真的很苦啊!」有天又開始在俊秀耳邊撒嬌勒

俊秀笑著看著身上之人,那藥苦是真苦,畢竟剛剛自己也含了一口…

「我先去忙,我回來要看您的碗是空的。」說完,俊秀推開了有天,將掉落的髮絲重新盤上,轉身就忙去了

有天想了想,這代表什麼?

也就是說俊秀沒在逼自己喝下,只要碗是空的不就得了!

於是有天很喜悅的看著俊秀背影走遠後,就將那湯藥倒進他房外的花盆裡,心裡就開滿花朵,俊秀對自己真好。

也就隔天,有天無意的發現,昨天被他喂藥的花盆,花給枯萎了。

看來這藥真不是普通苦阿!還好自己沒喝完,喝了估計也像這花給一命嗚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