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磨久,有天漸漸地也沒迴避眾人眼光,有時心血來潮想抱抱俊秀,就會去找俊秀,然後小小滿足一下自己的慾望

情人嘛,都會想要甜甜膩膩,有天當然也不例外,只不過礙於朴商的事業,他自然是比一般人少跟俊秀黏膩

倆人睡是睡一起,但真的忙起來,他們總是倒頭就睡,一覺也到天亮,就這麼週而復始。

但這麼說起來,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時間一起,只是鮮少而已

有天總會苦苦撐著,將朴商近期的事業進入狀況後,他就變的有錢又有閑,然後就會樂開懷的奔去書房找記帳的俊秀

「秀秀!」有天開心的叫著,有多久兩人都沒好好一起了

俊秀嗯了一聲,對著有天笑了笑,又低頭繼續記帳

其實俊秀有時真覺得,眼前的東家真沒東家的樣子,可有時候在一旁看著有天叮矚下人們的樣子,又覺得不是那麼一回事。

有天很識相的沒再吵俊秀,自逕的就又往書櫃走去,晃阿晃,眼角就這麼不小心的瞥見了那本『閨房記趣』

沒錯,就是那本他與俊秀之前扯來扯去,結果飛了出去的那本

有天抓了抓眉梢,悄悄轉頭望著俊秀,確定俊秀還在記帳,有天便小心翼翼的將那『閨房記趣』給從書櫃裡取出

前面許多夜都被有天給快速翻過,直接跳來上次他瞧見的男與男部份

他就這麼看著,就跟在念四書五經那專注度一般,他埋頭認真的研究

好吧,他承認,其實要說對俊秀沒有非分之想,那是騙人的,人都青少年了,不免也會想嚐試從外頭聽來的『魚水之歡』

況且自己心上人就在身邊了,哪有不吃的道理,何必自虐呢?

但這些思想他不敢向眾人闡揚,就怕一說了,自己也被俊秀給討厭了,得不償失。

他沒兩下子就看完了,可腦中還是沒什麼頭緒,就想不出自己以前怎會看上這沒用的書勒!

有天將書給放回去,轉頭看俊秀仍是在忙,他就靠著書櫃,利用書疊書裡的縫隙,就這麼瞧著認真的俊秀

他認為,或許見到俊秀那刻起,他們倆的紅線就給月老牽上了,不然怎麼這麼多年後自己還能這樣幸運的遇上他呢

想到這,有天嘴角不禁就上揚,老天待自己並不薄。

良久,俊秀終於闔上那帳本,抬頭沒見著有天,嘴裡像是尋人般的喊了一聲:「東家…?」

「在這呢!」有天笑著走出書櫃,又道:「記完了?」

「是,給您過目。」俊秀將帳本給了有天,自己也在一旁向有天說著,這是記什麼,那是寫什麼

有天就這般享受的聽著俊秀那令人舒服的聲音,明白的點點頭。

於是乎,他們看天也漸晚,倆人很自動的就去了大廳等著用膳。

朴府裡上上下下大家感情都好,自從知道他們的東家喜歡這秀秀後,已定的事實擊碎了不少單戀人的心腸,可大家也良心的都接受了

幾個跟有天不錯的下人都會利用等膳食的時間跟有天打鬧幾句

「秀秀你什麼時候會變成朴府的少奶吶?」小劉是對著俊秀說,可這話是衝著有天的耳朵去

「這不需要你操心好嗎!」有天身手揮了幾下,像是去霉運似的

俊秀一旁聽言,也笑了出來

「東家阿,您娶了秀秀,可要小心了」小劉又道

「啥?」

「少奶的笑容可多人覬覦著呢!」小劉講明

有天聞言,看了俊秀,想著,也是,俊秀的笑容可是無敵,要不怎會被張氏給劫色了

「也對…」有天低頭輕聲回應

「是吧?我這就提醒您了,要好好保護少奶奶呢」小劉這人沒什麼好處,但說的話就挺中肯的

沒多久,便開始用膳了。

有天吃著想著,抬頭就見在中給俊秀夾菜,有天撇了撇頭,像是想到了什麼,抬頭道:「在中哥,今晚允浩哥會翻牆來嗎?」

在中聽到有天這驚悚的問話,耳根子就紅了起來:「問這做什麼呢…」

有天沒理會在中的害羞,又說:「我有事找他,借用一點時間」

俊秀跟在中一同看著有天,有什麼事可找?與鄭商的合作應該是說完的不是?

當然在中只跟有天說,如果允浩來的話,他就讓他來房裡找有天,有天點點頭道個是,又低下頭吃飯去了。



今天允浩果真翻牆進門了,聽到在中要自己的找有天談事,允浩沒頭緒,可心情是極差!

心裡就罵,這小鬼可否知道壞了自己的好事?

門都沒給敲就給踹開了,說:「你這小子,有屁快放!」

有天是被允浩這一腳給嚇到,不過卻也不爽的說了句:「兇什麼你!」

好了,兩人都坐上了椅上,有天本先想開口,卻被允浩給搶先:「怎不見俊秀在你這?」

「洗澡去了」

「你有什麼事?」

「我是想問,你跟我哥…做過沒?」

允浩瞪大眼道:「知道這做啥?」

有天聳了聳肩,說:「想跟你請教罷了」

允浩也不笨,聽有天這麼說就明白他想幹啥,就對俊秀想入非非嘛!

「我就大發慈悲的教你…」

倆人就低著頭,音量只控制給對方聽的到,外人聽不見的音量。

你就這樣這樣,然後那樣那樣,只見有天拼命點頭。

接著,允浩就從內襯裡拿了一瓶小瓶的罐子給了有天

「這啥?」有天問

「新手必備道具…潤滑用的」

有天就算再怎麼厚臉皮,聽到這話也紅了臉

「看你玉樹臨風的,真沒料到你隨身帶著這樣羞人的東西…」

「就怕在中不給我,我若真把持不住時,還是會用到。」

這人說這話就這麼常態嗎…原來自家老哥大約有一半是被眼前這允浩給強上去了…

咳咳,再怎麼樣,老子我也不可能強上我家秀秀

有天自鳴得意的很。

倆人見俊秀出浴回房後,允浩拍了拍有天的肩膀,說了聲加油,人就大度翩翩的走了。

走過俊秀時,俊秀也微屈身的送走了允浩:「鄭東家慢走。」



這是重頭戲,也是決定有天以後的幸福,或者雙關,性福。

其實也沒這嚴重,俊秀的個性他清楚的,縱使自己做的不好,俊秀也會原諒自己

但他又想起剛剛允浩所說的,做這檔事…受方很疼痛的,就看你的技巧了。如果真的技巧差到極點,那麼你給對方的不會是歡愉,是疼痛難受阿!

想到這,他就又有些畏縮,這無非是極端,不是快樂就是痛苦!

只見俊秀打理的差不多,人都薄衣薄褲的躺上床了,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有天有些卻步…話哽在喉嚨哩,就是說不出:『秀秀…我想要你』這檔下流的要求

該怎麼著?他不曉得…

哀,人就先躺上去吧,然後再慢慢決定,到底該不該吃掉眼前這可人兒…。

--------

大米

你不敢吃,秀娘我也不敢寫啊!!!

大米:媽咪,我等你讓我吃了秀秀…

好孩子,你到底懂不懂寫這需要很大勇氣(血淚)

秀秀:媽咪,加油囉!

孩子!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被吃的那位…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