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俊秀就將畫冊,鉛筆盒,雕刻刀一併的放入背包。他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後,就騎著腳踏車去他常光臨的早餐店買早點。

俊秀通常到達學校的時間算早,所以校園並沒有太多人在走動。他將腳踏車騎入車棚,找了個可以遮陽避雨的好位置給停了,俊秀耳裡時不時的總有聽到一些打球聲,很明顯的就是球與地面碰撞的聲響。他拎著自己的早點,走出了車棚,相同的路線經過籃球場,他轉頭眼裡的焦點直接越過球場圍上的鐵欄,看著在球場練習的那人。

他腳步是越走越慢,總覺得這人應該是昨天看見的那位『模特兒』。

不知不覺的,俊秀一手就掛在鐵欄上,眼睛更是仔細看著那正在打球的人。他沒看錯,那人就是昨天被女生圍的水泄不通的那人。那人手勢正要投個三分球,眼角不經意的看到有一人影正看著自己,他就索性的沒將球給投出,反倒拿下球,假裝要拿水的往俊秀的方向走過去。

俊秀一看見那人正朝自己的方向走來,眼睛驚訝的瞪的更是大,人想抽身也不是,可光是站在這邊又感覺挺怪的,畢竟他們雙方並不認識。這讓他有些的進退兩難。但那人臉上看去倒是一派輕鬆,走來俊秀的面前,禮貌性的笑了一個,輕輕的說:「我拿水。」

俊秀這才發現自己站在他背包的後面,瞬間屏住了氣息,就怕對方發現自己的存在一樣,愣的說不出話來。這人與自己站這麼近,這距離僅僅只是隔著這鐵欄,但卻不礙事,更是讓俊秀清楚的看見那人漂亮的臉蛋

「你也這麼早起啊?」那人率先的找起話題。

俊秀低頭看著正在拿水的他,調整了自己的呼吸,好不容易的扯了聲音出喉:「剛好有課。」

那人站起身喝了一口水,那口喝的挺大口的,嘴裡塞不下的水自然是從嘴角溢了出來,這樣個情景,很自然的就印入了常在繪畫的俊秀腦海中。於是他便決定今天就畫這張圖。

那人似乎發現俊秀看著自己看著出神,將瓶蓋給栓上後,站起身笑笑的說:「我有這麼好看嗎?」

俊秀聞言,雖說這是事實,但是這麼臭屁的人他倒是第一次遇上,可他那小腦袋瓜還是本能性的點頭,誠實的很。

好看,非常好看。

喉間就哽著話,想告訴那人:『能不能當我的模特兒?』自己長久以來都是畫風景圖,一來是大自然擁有人沒有的一份純粹,二來是真的沒讓他有強烈慾望想畫的人。但這回他真的很想畫畫看眼前的人。他想說的話始終沒出口,感覺還是在背地裡偷偷畫就行了,免得造成那人的困擾。

「你什麼系的?」那人又問。

「美術系一年級。」俊秀聲音算是沙啞,但還是字句還算清晰。

「估計也是。從這裡走的幾乎都是去藝術系的系館。」那人笑著說。

「嗯。」

「我是電機系的,二年級。」

俊秀歪了頭,說出了自己不解的話:「你的校區不在這阿……。」

那人臉上突然笑了開來,像是嘲笑俊秀,又不像是在嘲笑的對俊秀說:「可是藍球場在這塊校區阿。你也太可愛了吧!」

也對呢,怎麼他會說出這沒頭沒腦的話……?俊秀隨後也跟著傻笑,傻笑最好用,尤其是在自己出糗的時候。小聲的『恩康康康』金氏笑聲,就這麼傳入那人的耳裡

那人是挑了眉,有些玩味的說著:「有人說你的聲音很好聽嗎?」

俊秀抬頭看著那人,聲音好聽?以前高中時期同班的女生倒是這麼說這過。

「以前有人說過。」

「這沙啞的感覺挺恰到好處的。」那人也微低著頭看著在鐵欄外的俊秀。

這種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對方看上去感覺不怎麼在意,可俊秀卻心裏碰碰的跳,腦袋像是進水,有些窒礙難行。而這時卻突然的有人從五十公尺外的地方喊了聲:「俊秀!」接著那人加快腳步的走來

「在中哥早安。」俊秀笑著說。

「早。唉呀?怎麼朴有天你在這裡?」在中轉頭像是看到鬼一樣,覺得不可思議。

「金在中,看到我沒必要這樣的表情。」有天似乎不以為意。

 俊秀看著兩人,也有些訝異,在中哥竟然認識那位『模特兒』,原來那位『模特兒』叫做朴有天啊。這時俊秀將背包一邊的肩帶拉下肩,拉開拉鍊將雕刻刀拿給在中。

「在中哥,給你。」

「謝謝你了。對了,怎麼只看見你一人來這練球?允浩呢?」在中拿了雕刻刀,轉頭問著有天。

「還在睡。反正他球技了得,也不需要怎麼練吧。」有天聳肩說著。

「你高估他啦!」在中一臉就是覺得這話說得很屁。

俊秀在一旁也搭不上話,就聽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突然的,在中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頭對俊秀說:「對了,俊秀,你昨天在電話裡有說,你找到你要的模特兒了。可以讓我看看嗎?」

俊秀身體顫了一下,看了看有天,又看了看在中,他是真猶豫到底該不該拿出來給在中瞧。可後來有天也說了句,他也想看,再加上原本就跟在中說好的,他自然是沒有任何推辭的道理。於是俊秀就從自己的背包將那畫冊給拿出,快速翻過前幾頁自己所畫的足球還有些花草樹木,直到那唯一畫人的那頁……。

有天跟在中兩人眼睛瞪的特大的看著畫冊上的人,一個眼裡充滿驚奇,一個眼裡卻充滿唾棄。

「俊秀你的模特兒怎麼會是他!」在中突然的大叫。

俊秀無辜的點點頭,事實上就是有天。

「我從不知道自己是俊秀的模特兒呢,畫的挺帥的。」有天似乎滿高興的說著。

「俊秀阿…換人吧!」在中語重心長的說著。

「幹麻換人,我當不是挺好的?」有天瞥了在中一眼,表達不滿

俊秀抬頭用了一種渴望的眼神看著有天,然後緊張的說:「你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

「可以,當然可以。」有天微笑點頭。

俊秀眼中帶笑,嘴巴像是得到了甜糖一樣,笑的比早晨陽光還燦。

「謝謝你!」俊秀激動的給了有天一個鞠躬,臉上盡說明了自己有多高興。但一旁的在中無奈的走進了藍球場,勾著有天的脖子,順勢給他壓低身子,細聲道:「你可別打他主意!」

「不會不會,我還不想被你這擁護者給殺死,我不會把他怎樣的!」有天嘻皮笑臉的說著。

「你最好是說到做到!俊秀人可是單純的!」在中不信任的瞥了一眼但有天卻笑眼咪咪的回:「明白明白。」

一旁的俊秀沒注意他們兩的窸窣聲,只顧著看著自己的畫冊,他內心高興的喊著:『我有模特兒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