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有天時不時就會傳簡訊給俊秀噓寒問暖一翻,內容其實也沒寫什麼,說起來就平常。好比說,你會不會無聊啊?吃飯了沒呀?要睡覺了嗎?等等之類的屁話。當然俊秀也會回傳,每當有天收到了俊秀的簡訊,沒有一次不是對著手機螢幕笑著的。

 如果允浩或者在中在旁邊,有天還會因此向他們炫耀,允在兩人也只能心理契合的說著:『沒救了。』

 另一邊呢,俊秀對於有天這樣的熱情,自己也沒多排斥,畢竟他明白自己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內向,而且又容易說錯話。遇上有天這樣積極主動的人,他告訴自己應當要慶幸,這位『模特兒』是個好相處的人。

 然而日子晃一下子就過了,有天滿心期待的星期五終於到來,一早有天騎著腳踏車,前籃裝著球,將車子騎進了停車場。正也剛好俊秀星期五早上一早就有課,兩人也就不約而同的在停車場碰面。

「嗯?俊秀!早安呀。」有天一撞見是俊秀,一手抱著球,另一手高興的揮著打招呼。

俊秀聽到有人叫自己,頭轉去聲音的方向,發現那人是有天,背起背包有轉身向有天招呼了一下。

「有天哥……早安。」

「俊秀,你今天下午有課嗎?」有天走來俊秀的面前,看著他問。

「沒有,只有上午。」俊秀那眼睛不太敢直視著有天,不時的左右飄動吞吐的說。

「那我們中午約在這裡等好了,然後一起去吃午餐,怎麼樣?」有天略歪了頭,眼裡有些笑意的看著俊秀的神情。

俊秀發現有天看著自己,那臉頰又很誠實的紅了起來,說明著,你這麼看我,我很害羞。

「呃……」俊秀彷彿有什麼想說,扭捏的抓著自己的背包肩帶。

「不行嗎?」有天問。

俊秀低了頭,咬了咬嘴唇,然後抬起頭直視了有天。他聲音有些顫抖的說著:「有天哥……如果星期六沒什麼事情的話……今天可以住在我家嗎?因為我怕要畫很久……怕你回家會太晚所以……」

話都還沒說完呢,有天就開口了:「當然可以,我星期六沒事,今天要陪你熬夜都沒問題!」

俊秀眼裡馬上有了閃爍,貌似遇到神一樣的,崇拜的看著有天,輕聲的說:「謝謝你。」

 有天被那真摯的眼神逗的可樂了,怎麼我家的俊秀會這麼可愛呢?俊秀一直不是個擅長埋藏自己情緒的人,聽到有天答應,自己也開心的笑了起來,雙手更是有力的抓著自己背包上的肩帶,早餐都沒吃精神就來了。一旁的有天看著俊秀那可愛的笑臉,心想,他家俊秀的笑容可真無敵了,今天要他投進一百個三分球都不是問題了。

於是呢,兩人今天心情的特好的,一個上課去,一個練球去。



練球的一方。

 允浩大概九點半時就來球場找有天打球,兩人其實這時候就都會約一起打球,算是消遣,反正也都沒課。

允浩一進球場就看出今天有天很不一樣,感覺春風的很。

「你今天是遇到什麼高興的事情?投個球可以笑的這麼開心!」允浩一手搶過球,上了籃板就給進球。

有天微喘的看著允浩,開口說:「俊秀叫我今天住他家呢!」

允浩聽了差點沒跌倒,這內向的俊秀怎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於是他非常不解的問:「怎麼會?」

「俊秀就怕他畫太久,我太晚回家有危險嘛!」有天感覺就是想炫耀一下他家俊秀的貼心,說的一副他好像開始與他家的小朋友在交往一樣。

允浩白了一眼,不削的說:「拜託!到底是誰會有危險啊!俊秀肯定不曉得自己引了一隻狼入了自己家了!」

「幹什麼這樣說我,我又不會對他怎麼樣!」有天第一次發現自己的人格怎麼會這麼不被信任?

「唉唷!我們有天大少爺,老子我認識你多久了?你的行事作風我會不明白嗎?」允後運著球,丟給站著不動的有天說。

「呿,看來你對我了解不夠阿,我都是慢工出細活的,沒你說的那樣不注重節操好嗎?」有天對於這一點可是嚴重的反駁,自己可不是什麼隨便的紈褲子弟阿。

「是是,老子我是污衊了你,不好意思啊!」允浩雖這麼說,可語氣完全沒有改過的意思。

有天沒再理會他,運著球,就又投一顆三分球。

允浩慢慢的走來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說:「不過你要知道阿,俊秀才認識你一星期,跟你暗戀他一整個學期是不同的,他對你有所不知。」

有天瞥了一眼看允浩,看來這損友還挺有良心的,告訴自己應當注意的地方。

「明白的,我沒那麼魯莽。強摘的瓜果不會甜,不是嗎?」

「是的是的。」

兩人討論完後,允浩伸手拍有天手上的球,向籃框運球過去,大聲說:「祝你順利啦!」



上課的一方。

 早上這一堂,很巧的,俊秀跟在中是修了同門的課程。一早在中看見了俊秀,很自然的就坐上了俊秀旁邊的位置,俊秀臉上掛了笑臉的向在中打招呼。在中在俊秀臉上看出了一點不同,於是就問了:「俊秀阿,你今天看上去很開心喔!」

被人說中心事了,俊秀的耳根又不好意思的紅了起來,然後有些開心又有點羞澀的說:「今天下午跟有天哥約好,在我家畫他……。」

在中心裡白了一眼,真有衝動想告訴他,其實有天是有計謀的!

「終於、終於可以好好畫他了……。」俊秀說了這句話,內心是嘆了一口氣,這一天他不知道盼了多久呢。

「俊秀阿,其實有天人還不錯。」在中是咬緊牙根說出違背自己良心的話。

「我知道。」俊秀想都沒想就答。

 在中震驚了睜大了眼,看來有天在俊秀心理豎立了良好的形象,應該是沒必要自己再加油添醋的褒朴有天了。其實有天就三不五時交代他,在俊秀面前要多說點自己的好處,煩都煩死。在中又看著笑的開懷的俊秀,就不知道俊秀能不能接受同性相戀的事情,說實話,這也是有天拜托自己去探一下俊秀對這方面的底,好讓他追俊秀。

 既然都誤交損友了,那麼姑且就幫一回,在中就抱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心態,將自己當作炮灰,豁出去了。

「俊秀,在中哥有件事情想告訴你,我認為身為直屬學弟的你必須要知道,因為我不想對跟我親近的朋友隱瞞……」在中裝很嚴肅的看著俊秀說。

俊秀轉頭過來,那蝌蚪眼張的可大,點點頭,說明自己會聽著下文。

「就是……我跟允浩是戀人。」在中迴避了俊秀的眼神,低頭看著書桌說。

過了五秒俊秀都沒答話,在中也不敢看俊秀,心想,他這犧牲品犧牲了卻沒成效,自己可真成了砲灰啊。

「這樣阿……原來如此!」俊秀突然的豁然開朗笑著說。

「啊?」在中不明白的看著他。

「我總覺得你跟允浩哥站一起莫名的契合呢!原來是戀人!」後面那五個字,俊秀還挺識相的將聲音縮小。

「俊秀能接受這樣…不正規的戀情?」在中挑眉問。

「可以可以。」俊秀笑著說。

在中這次可是打從心裡的替有天感到高興阿,那小子有希望了!他笑著看了一下黑板,心裡想著,要不再下一帖猛藥吧!

「那麼俊秀,如果有男生追求你,你會接受嗎?」

「啊?」

沒聽清楚嗎?還是裝傻?

「假設,假設有天追你的話,你會接受嗎?」

這次換俊秀驚訝的睜大眼,然後又有種熱度開始從脖子攀爬起。然後在三秒後,他很純潔的就點了頭。

在中笑著從自己背包拿出了手機,就在桌底下偷偷的按著。

『我說,朴有天小朋友,你刁在嘴上的羊肉不用怕給掉了!』

收件者:朴有天。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