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四個小時的課,其實光聽老師講課也是很好殺時間。不過今天俊秀有些的異常,他自己莫名的想讓時間過快一些,然後趕緊去車棚等有天。這樣的心態如果以比較純真的看法是,俊秀是想快一點畫有天;但如果以比較不怎麼純真的看法,大概就是像偶像劇一般,女主角想迫切跟男主角約會。

 可是對於俊秀小朋友這簡單又明白的心理剖析,很自然是落於前者的判斷了,後者就比較模糊不清。雖說在早上第一堂課,在中問了他一個奇怪的問題,假設有天追他,他會答應嗎?當下的他算是當機立斷的假想了一下,若有有天這樣的男朋友,其實他是真的不會排斥的。

 可畢竟那些都只是假設,只是假想,自己再怎麼癡心妄想自然是不會寄托太大的期望。像有天這樣的人,還是找個溫柔姑娘娶了吧!人都還不熟,自己就開始患得患失,搞的他自己只能解嘲。

所以,還是將這樣急不可耐的情緒列為自己是想畫有天吧!

 俊秀走出了系館,頭頂著大太陽,慢慢的走向車棚,他轉頭看了看藍球場,場上沒人,他心想有天是不是已經在車棚等了,於是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來到了車棚。不過這眼前的情景是讓俊秀有點小小的落空,因為車棚裡並不見有天的身影。他用了手背替自己擦了頸肩的汗水,靠著自己的腳踏車,一人就在車棚裡等著。

不一會兒,身後傳了一聲:「等很久嗎?」

俊秀身體顫了一下,回頭看是有天,心裡有些愉悅,臉上笑笑的說:「沒有。」

「我剛剛回去拿了衣服,所以慢來了。」有天說。

俊秀沒開口問,有天便自己解釋,還不是就怕這人兒等的不高興。

「那…你中餐想吃什麼?」有天向他走來笑問。

俊秀想了想,而後有些吞吐的說:「我家裡有些食材……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煮給你吃…。」

有天聞言,挑了挑眉,內心很高興的喊著,原來他家俊秀是小媳婦呀!小媳婦小媳婦!

「可以可以!」



這樣的好事自然是不會拒絕,多麼浪漫阿!

「呃……可是,不保證好吃喔。」俊秀低著頭細聲說著,說明自己的廚藝並不怎麼樣。

有天搖頭擺手笑道:「沒關係沒關係!」

 於是兩人就牽著車子騎出了校區,有天看著俊秀的背後,俊秀髮尾有著汗滴,看上去怪可愛的。還有那素色的背包背在俊秀身上就是好看,反正只要是跟俊秀有關,什麼都好看。

正所謂,愛屋及烏,連滴汗也不放過。

 騎了差不多五分鐘就到了俊秀的住所,有天對於這個地方不陌生,在對俊秀一見鍾情後,他可是連俊秀住哪都調查的一清二楚,時不時自己還會假日無聊騎車來這附近,看看會不會巧遇俊秀,然後再裝熟。可是試了很多次之後,有天發現俊秀並不是個假日喜歡出門的人,或許是美術系的關係需要很多時間做作品,畢竟自己也跟在中挺熟,大致上都懂美術系在幹啥來著。所以每次有天都只能騎來這附近看看俊秀的窗戶,然後在默默的騎走。

「就這裡了…車子停這裡就可以了。」俊秀指了車棚的位置,讓有天也將腳踏車停了進來。

「這裡還真不錯喔。」

反正再怎麼樣還是得裝做自己是第一次來。

「對呀,這裡的房東很好,環境也不錯。」俊秀笑著說。

 有天看著俊秀的笑容沒說話,就跟著俊秀的屁股走上樓梯,來到俊秀的住所。俊秀從自己的背包拿出了鑰匙開門,讓有天先進去後自己也隨後帶上門進屋,他從鞋櫃拿出一雙室內鞋給有天,有天說了聲謝謝,穿上就踏進了俊秀的客廳。客廳擺放的東西並不多,很整齊,佈置的並不花俏,可就是讓人覺得舒坦。

牆壁上掛著不少足球的素描,和水彩畫油畫,有天指著隨便一幅,問:「這些都是你畫的?」

俊秀看了一下,點點頭說是,然後進了房間將自己的背包放上椅子後,又快速的將客廳桌上的書本都擺放好,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有點亂……。」

有天搖搖頭,不以為然的說:「哪會,很乾淨了!跟允浩比起來,你的實在是好太多了。」

 俊秀微笑沒說話,有天將自己的背包放在沙發旁,看了看四周,總覺得這房子一個人住大了一點,然後看看自己的室內拖,又看俊秀的室內拖。拖鞋的造型是很可愛的米奇跟米妮的頭耶!雖說很可愛,但這米奇跟米妮不是一對的嗎?莫非…俊秀還有跟別人住一起!?

有天語氣有些不安看著俊秀說:「俊秀……。」

「嗯?」俊秀收拾完後站起身,眼神無邪的看著有天。

「你、你還有跟別人住嗎?」他可是這完全就是在捉姦的心態啊。

「沒阿,我自己住。」俊秀搖頭笑著說。

「那你的室內拖……」有天指了俊秀的,又指了自己的說:「貌似是情侶拖。」

俊秀看了一下,臉紅了起來,趕緊的說:「不是啦,那是我媽買的,他說剛好一套要我一起帶過來,說有客人的話可以用到……。」

有天一下的沒了陰天,頭上頂了個晴天,開心的說:「這樣啊,那還好。」

還好?俊秀看著他不明白的愣了一下。可這樣的細節俊秀也沒多想,拿了冷氣遙控器幫有天打開了空調。有天一屁股的坐上沙發,然後又看著俊秀,有些感嘆的說著:「俊秀一個人住這麼大,不會孤單嗎?」

俊秀放下了遙控器,說:「還好,大部分都在畫畫,所以沒什麼感覺呢。」

「那你有想過跟別人一起住嗎?」他開始實施腦中的計畫,試探俊秀與人同居的意願有到哪。

「剛上大學的時候有呢……不過之後覺得無所謂。」

「那麼如果有人想跟你住你會答應嗎?」

「呃……基本上……」俊秀搔著頭認真想著,並沒有馬上回答。

「因為最近我想搬家呢,那裡時常漏水,許多東西都很老舊了,可是我找不到好的地方。」有天裝的有點可憐看著俊秀說。

「那……有天哥不介意的話大三可以來我這裡住的,這裡應該夠大。」

有天心裡開心的很,老子就跟你定了!大三前他絕對要把他把到手!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那麼下學期我就搬進來囉!」有天外表笑的詭異,可俊秀就是沒看出個端倪。

「可以呀。」俊秀笑著說。

 於是呢,有天為了展現一下自己將是未來良好的室友,他跟俊秀說,今天著中餐他負責,要讓俊秀等著吃就行了,俊秀也笑笑的說好,不過還是跟進了廚房。兩人一個洗菜一個切菜,有天還時不時的顧一下正在穿燙的肉,看上去就是熟練。

「你常做飯呀?」俊秀問。

「通常是阿,自己煮比外面便宜很多。可是我的廚藝比不上金在中喔!」有天笑著說。

「在中哥做飯真的很好吃。」俊秀同意有天的說詞。

 這兩個人,就在廚房裡閒聊,這樣的互動是最好聯絡感情的,有天動不動就會說一些自己在廚房出糗的事情,俊秀也就笑的開心,說明自己也曾遇過。漸漸的,俊秀對有天說話比較不會那麼內向,順利的許多,有天內心歡呼著,料理果真是最好接近人的。他就這麼看著俊秀那可愛的笑容,還有那動不動就會翻著鍋蓋,看看裡面食材是不是熟了,這些動作集於俊秀一身,就是可愛的沒話說。

「俊秀阿。」有天手邊的菜都處理差不多後,深深的喊了俊秀的名字。

「嗯?」俊秀仍是興奮的打開鍋蓋,回了一聲。

「你這樣很可愛呢。」有天對著俊秀就是一抹微笑。

俊秀轉頭看著有天,本還是笑笑的臉頰看到了有天那樣的笑容,自己內心有點震驚,怎麼眼前這人能這麼好看?

俊秀快速的蓋上鍋蓋,低著頭,細聲說:「是嗎……。」

「是阿……」有天更是靠近俊秀一點,又說:「很像小孩子呢。」

 俊秀一轉頭就是對上有天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兩個人極為靠近,鼻尖都差點碰上對方的,對方的氣息也近的幾乎都可以感覺的到。有天非常非常的克制自己,其實他就想趁現在這樣幾毫米的距離啵俊秀一口,但不行,就怕這啵了以後就再也沒機會跟俊秀相處了,或許自己還會被掛上變態這樣的罪名。反正只要再一年,自己大三想要啵多次都沒問題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俊秀深呼吸了一口氣,退了一步,雙頰也因為廚房裡的熱度,看上去更紅了一點,聲音有些斷續的說:「什麼、什麼時候放咖哩塊?」

有天知道他家俊秀在害羞了,於是很溫柔的說:「等等就可以囉!」

俊秀點點頭,身子又轉向瓦斯爐,看著那沸騰的鍋子,又想起了今天在中問的問題。

一個若真似假的問題,卻平白無故的,在俊秀心底植了根。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