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醒來時,雙眼迷濛的看著那一點也不熟悉的天花板,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被子,還有頭上躺的枕頭…

被子不是自己家的觸感,枕頭也非自己家的記憶枕…

不過這味道,倒是自己睡死前聞到的嬰兒味,很明顯,他應該是在那個被稱為『金俊秀』男人他家。

有天起身突然覺得右臂有些刺痛,伸手摸了一下後才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已經被處理過,麻醉還沒退完全…

這時房門被打開了,入眼的是那救了有天的俊秀

俊秀上身穿著KERORO的T恤,下半身穿著輕便的運動短褲,KERORO大頭的室內拖鞋,紅色秀氣的短髮,又搭配著一副暗紅的鏡框,看上去還挺居家的

「你醒啦?」俊秀走過去他身邊,左看右看一下,又問:「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沒有…。」有天搖頭

俊秀轉身走過去自己的衣櫃,拿了一件KURURU圖樣的T恤遞給了有天,笑著說:「不介意的話先穿我的吧!你的我拿去洗了。」

有天拿著衣服,頭先套了進去,左手也跟著穿過去,只剩下那右手,遲遲動不了…

「我幫你。」俊秀過去拉著他的右手,沒一下就給穿過衣袖,有天痛著喊:「不能輕點嗎…?」

「你怕痛啊?看你身上那麼多刺青,沒想到這點小痛你也喊。」俊秀站起身玩笑的說

有天心裡無奈了一下,到底是刺青比較痛,還是被飛刀刺到比較痛…?

「我想問…為什麼你會救我?」

有天想釐清現在這情況,自己並沒恩於金在中,竟被他弟弟相救,有些不明白

「很簡單,就怕你死了沒人付我哥帳。」俊秀簡單明瞭的解釋

「怎麼你們會曉得我會被殺?」又問

俊秀輕笑:「情報囉!」

看來俊秀沒願意多說,畢竟自己也只是他們一位客戶,不相讓外人知道太多也是正常

俊秀轉身就走出去,在關上門前,他向有天說,肚子餓就出來吃飯吧。

餐桌上…

有天走出了房間後,下到一樓,看見了金在中,很自然的打聲招呼

「你們認識?」俊秀問

「其實就大學同學。」在中端出了一盤雞塊,放上了餐桌上

「從我們大學畢業的去當企業家?」俊秀手拿了一塊雞塊,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這時有天站在餐桌旁,看著在中,很客氣的說:「謝謝你救了我啊。」

「不是謝我,謝我弟。還有,趕快開支票吧,你這命估計也是在死神邊緣遊走,趁你還在世別給我賒帳。」在中走到客廳,對著二樓另外兩間的房門喊著開飯了

有天也無奈,自己的支票都放在那飯店裡,錢怎麼給?

這二樓另外兩間房出來了兩個男人,一位上半身穿著汗衫,和運動短褲,日式的室內鞋,頭髮亂翹一通,但看起來也挺有美感

另一位感覺比較正常,白T恤跟牛仔褲,頭髮特短,帶著黑粗框眼鏡,也是日式的是拖鞋,尾隨在那穿汗衫的人後面

看來看去,除了俊秀是那KERORO的拖鞋,其餘都還挺正常的。

「一起吃飯吧,順便討論事情。」在中先開口,大家隨後的落座

「是這樣的,有天,記得欠賬別欠太久。再來是,我想詢問你的意見,看你願不願意投資我們。」在中手中的飯都沒吃,冷靜的看著有天

有天夾了塊雞塊,咬著說:「投資你們這間殺手公司?」

「是。現在這個社會私刑盛行,大家不相信法律,所以殺手這行業也開始猖獗…我們各自都需要研發自己的專屬技能,但在資金方面有些吃緊,所以想問問你幫不幫我們。」

「能讓我了解你們每個人的類型嗎?」有天認真的看著餐桌上的每個人,冷道

在俊秀吃下第十塊雞塊時,他先開口了:「我先來吧。」

「我是雙匕首,類型大概是近戰吧,以速度取勝。」俊秀簡短的說了一下,很乾脆的拖了整盤雞塊到自己面前吃著

在來是那穿汗衫的頭髮雜亂的人開口:「我想你應該不曉得我,我是鄭允浩,研究炸彈的。最主要的技能是細胞炸彈。」

「細胞炸彈?」有天不解的問

「這怎麼解釋…其實就是一種細菌罷了,我將細菌送進人的體內,他會隨著人的細胞不停的分裂,到達某數值後人體細胞就會自動爆炸,沒有外傷,適合在多人時的暗殺。」允浩搔了搔頭,說完又繼續吃飯

「你呢?」有天指著那黑粗框眼鏡男

「我是沈昌珉,醫療組和情報組。」這樣的類型還真好理解

在中也吃了一口菜,接著說:「我就不用多說吧,我使用花毒。不過最近在跟允浩結合他的細胞炸彈,看是不是能一起搭配。」

有天舌頭舔了一下唇,開口說道:「我叫朴有天,遠攻,槍械類的我都拿手,但最主要是雙槍。」

餐桌上五人都自我介紹的差不多,最後有天答應拿出資金投資,也順便跟他們解說分紅的原則。

「那你什麼時候給我錢?」在中問

「也得等我回飯店吧,我的資料全都在飯店。」

「飯店我燒了。」俊秀突然插嘴

「那就只能回公司了。」有天垂下眉,自己最近可真狼狽

在中想想…感覺不對,又說:「我認為最近很多人想暗殺你…有點危險,要不就讓俊秀跟著你去公司把錢拿回給我。」

「喂喂,保護我就只拿錢阿…。」有天白了一眼說

一旁的昌珉聽了一下他們的對話,也插嘴道:「說起來你現再也是我們的一份子了,我們似乎也有義務保護你。」

俊秀看了有天一眼,淡淡的說:「容我直言吧,有天的身手不怎麼俐落,是不是太久沒練習了?」

「企業家練什麼殺手的身手阿…。」有天笑說

在中點著頭,也是。

「那麼這樣吧,因為目前想殺你的人,你都僱用我們去殺了,現在應該也不怎麼危險,如果昌珉那裡還有什麼情報的話,我會派俊秀過去協助你。」在中舔了嘴唇又說:「所以就請你近期內拿錢過來。」

好吧,說來說去還是錢在做人,有天無奈淡笑。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