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結束後,昌珉從房裡拿出了一份資料遞給俊秀,麻煩他出任務

俊秀有些不情願的看著昌珉,無奈說:「又有了?我還有很多沒解決耶…。」

昌珉推了眼鏡說:「沒辦法,現在就你最閑。」

「可是我那裡真的還有好多吶…。」俊秀就想嚐試將這份CASE打發掉

「我管你。」無情的三個字,昌珉轉身就進了房間,門給帶上,徒留俊秀一人在原地嘆氣

「我的KERORO又不能看了…。」

有天跟在俊秀身後,連同俊秀一起進房間

跟在屁股後的有天看著俊秀苦惱的樣子,總覺得有些好笑,於是說:「你們生意這麼好?」

俊秀放下資料,看了他一眼:「我們有效率阿。」

有天輕笑,又說:「效率阿…可不知道是誰差點讓我去天堂報到了。」

俊秀笑了幾聲,轉身面向他,抱歉的回:「不好意思阿,KERORO看過頭。」

這時有天才仔細的瞧了一下俊秀的房間…床是KERORO棉被ˋ枕頭ˋ書桌上的文具ˋ衣服ˋ鞋子ˋ海報……幾乎全部都佈滿了KERORO

他大概會懂為什麼俊秀會晚來救他。

於是兩人沒再多話,有天也就坐上那軍曹頭型的床,看著俊秀忙碌

「你要出去?」他問

俊秀打開櫃子脫下衣服悶著頭回:「吃飽就要工作囉!」

他看著俊秀的身體,身材沒有過度的肌肉,可也沒贅肉,皮膚沒自己的白,銅色一點,可身上卻比自己多不少的疤痕…

心頭覺得是一緊,其實他真覺得俊秀不該從事這一行業

「嘖嘖…你的身體真多道傷痕,就不能好好保護嗎?」他覺得可惜的說

俊秀拿著襯衫,沒馬上穿上去,反倒照著鏡子看著自己的身體:「又不是女人,保護什麼。況且我覺得滿帥的啊。」

有天起身向前,沒猶豫的伸手就摸上那些疤痕…

從肩膀,鎖骨…胸膛…到小腹上…

他又搖搖頭,那雙暗紅的雙眼就對上了俊秀,輕說:「真的是太可惜了…這麼好的身子。」

「你的身材也不錯啊,幹麻羨慕別人?」俊秀轉過身沒再看他,穿上了白襯衫,遮住了他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氣中的傷疤

有天站在身後沒說話,退了幾步又坐上床,看著俊秀脫掉了褲子,然後又套上有些緊身的白長褲,那長腿被清楚的雕塑了出來…

之後俊秀又從櫥櫃拿出了雙匕首然後一把槍…

他在一旁看著那形狀詭異的匕首,有些疑惑:「怎麼你這匕首長這麼奇特?有點像魚鉤形狀呢,被勾中不就穩死?」

俊秀拿起一支匕首,舉在他面前說:「你說對了,所以他的名字才叫做『倒吊者的犧牲』。通常脖子被勾中了,腦袋肯定被砍下。」

「而且你的匕首…比一般的長度都還的長一些。」他又說

這時俊秀又拿起那把槍,往有天的方向丟過去:「你看這支,更稀有。」

他拿起那把槍看了槍管,這種類型的手槍市面上不可能有了,這是很久以前才有的槍身…

「這個…?」他倒是第一次見,於是俊秀接下說:「他叫做『老舊的手槍』,從巴洛克時期十五世紀就存在了,是一個殺人魔世家祖傳的。」

「你怎麼得到的?」他不解的問

「不小心在大學時期跟那第二十三代的殺人魔後代起衝突,然後手滑了一下,沒注意把他砍死了。」俊秀笑的很開心的說,彷彿那手滑並非是無心的

有天聽完也笑了一下,不就無主物先佔…?

「別看他老舊喔,現在的槍大概只能射穿二千張衛生紙的量,這支槍可以射穿三千七百五十六張衛生紙喔!」俊秀得意的呢

果不其然,古人的智慧,現在的人還是難以考據為什麼能製造這樣威力的槍。

有天看完後又丟回給俊秀,俊秀接住後就將槍裝在腰上的皮帶上,對著他說:「拜拜,我要出去工作囉!你要洗澡的話,衣服在那個KERORO的櫃子,內褲在GIRORO的那個櫃子。」

其實有天聽著俊秀在那RORO來RORO去頭都有點暈了…

不過在俊秀要走以前,俊秀又回頭好奇的問他:「怎麼你會當企業家?」

「錢的味道比血來的好聞很多。」他答

俊秀低下頭,想了一下:「我到覺得兩者差不多難聞。」

然後關上房門。


殺人然後賺錢跟賺錢所以殺人…有不同嗎?

沒有不同,所以一樣不好聞。

這時的俊秀站在某家的屋頂上,拿著TAMAMA圖案的望遠鏡看著地面上人煙稀少的馬路上…

他看著一個男人摟著身穿花俏的女人,然後進了一條小巷裡

看來是喝醉了,連去HOTEL也不願意嗎?就情願在外打野炮?

俊秀收起望遠鏡,探了口氣…果真是負心漢阿…。

俊秀後退幾步,然後低下身,腳步飛快的跑了起來,然後從這屋頂直接跳向對街的戶的陽台上

踩上了陽台的女兒牆,一個躍身又跳上那棟公寓的大樓的頂樓

他走到邊緣,然後身子低下,看著巷子裡的那二人…男的就顧著在對著身下女人動著下半身,他拿起了那把手槍,明白如果這子彈穿過那男的,女的肯定有也會被打到…

所以他就蹲著看著那兩人恩愛,等著好時機,就在男人把女人抱起然後貼上牆後,下身要開始擺動的時候,俊秀扣下了板機,子彈從男人頭的正中央穿入,然後從下巴出來,連最下方正在發洩情慾的命根子也給打斷…

隨後傳來的是那女人的尖叫聲。

俊秀收起槍摀了耳朵,心理罵著,他下次絕對要沈昌珉過濾CASE的內容,連男朋友出軌這鳥事他也接,真是剝削勞工阿!

然後他飛快的踩著頂樓的女兒牆,像是天上的白天使一樣,似在飛的跑到下一個目的地。

等到一些雞毛碎皮的CASE解決完後,俊秀又跑往最後一個目標

是一名賒欠不還賬的A企業總裁…

俊秀來到了他們辦公大樓的頂樓,然後打電話給昌珉

「喂?」昌珉送了聲音過來

「我問你,這A企業…那名總裁的辦公室在哪?」俊秀看著天上的星空問

「等一下。」

沒多久,昌珉就回話:「你往前走,就在正下方。」

「也就是說在我腳下囉?」

「對。」

「那我決定爬樓梯了。」俊秀似乎有點高興不用再像鐘樓怪人那樣攀爬

「隨便你。」

掛了電話,俊秀轉身拿著匕首走向那通往頂樓的門,砍了一下門的鎖就解了,他推開門,往下走了一層樓,然後對著剛剛的方位,找到了那總裁的辦公室

從外面看見那總裁正在聽電話,心想這傢伙也挺有心的,還知道要加班

然後又看見他身旁有兩名的保鏢,俊秀眉頭皺了一下…最近的錢真不好賺啊…。

之後他一人在外面靠著門聽著那總裁的對話,大概就是探討怎麼賒欠款帳,他越聽越是火大,怪不得人家想委託殺他,真標準的『奧客』。

俊秀轉了喇叭鎖,然後開門說:「你好。」

「誰?!」三人一起喊

「來殺你的。」簡潔

「你…!誰派你來的?」

「客戶資料不能洩露。」俊秀伸手就摸著腰兩邊的『到吊者的犧牲』準備出手

「我沒做錯什麼!」那人大喊

「賒帳是不好的行為。」俊秀簡答,連自家的哥哥都不喜歡客戶賒帳

賒帳…他爹的,欠太多人壓根不知道是誰!

等他又要說下一句時,俊秀小跑步一下,然後跳上那人的辦公桌,突然的,身旁兩人一同對著俊秀開槍,他握起了匕首,用著刀柄擋住了子彈

那兩位保鏢看的傻眼,這子彈的速度他怎能看的這樣準確?

然俊秀左手的匕首飛快的勾上那總裁的脖子,左手用力的向外一拉,那人的身首就分離,而他的眼角瞧見那保鑣欲對自己開槍,右手反射性的就將匕首給甩出,刀刃水平的將那保鏢的槍從槍口給切對半,匕首彷彿有生命的,角度往上偏了一點,將那人的頭一併砍下,隨後那匕首就插進了牆壁裡,卡在上面

俊秀頭又向左轉,看著另一保鏢,淡淡的說:「同樣是出來混口飯吃的,不殺你。」

那人是一個震驚,然後大叫,手指飛快的扣下板機,每顆子彈都射向俊秀,俊秀的頭向後閃過了一顆子彈,隨後左臂快速的隨著那子彈方向揮舞

「叮叮叮!」三聲子彈打在那匕首的聲音…

俊秀跳下那辦公桌,左手拿著匕首就將那人的右臂給砍下…

他有點生氣的問:「要不要活命?」

那人驚恐的看著俊秀,抱著自己的右臂不停的叫

「為什麼給你活的機會你要考慮這麼久?」語落,俊秀左手的『到吊者的犧牲』就勾上那人的脖子,左手用力外扯,零點幾秒的速度將那人的頭砍下…刀刃上沒有一滴的血跡…

之後俊秀皺著眉轉身將那卡在牆上的匕首拿下,離開那辦公室。


他心裡略為不爽…

悶著說,為什麼就不能像KERORO一樣求生慾強一點?

----未完----

這種文章真的讓媽咪費了好多力氣…

希望大家看的懂啊…

(淚)

武器的名字來自:GE ONLINE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