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在混過的也挺快,眨眼間這星期五就到來了

俊秀為了殺掉星期五下午沒課的時間,他跑到校區有架設涼亭的地方,旁邊一顆大榕樹,由於陽光照射的關係剛好被榕樹擋住,所以他坐著的地方很涼爽,沒有太大的太陽

風徐徐的吹來,俊秀那長到脖子的頭髮不時的刮著自己的臉,他只是隨意的撥弄一下,然後又拿起自己的畫冊,看著那棵榕樹,手又沒法控制的開始畫

這幅圖俊秀沒畫到最後,由於光線隨著時間照射的角度也不同,所以俊秀也沒用上碳筆,看看時間,也四點了多了,他覺得自己的雙眼有點疲憊,闔起了畫冊,他將畫冊放置一旁,人就趴在涼亭的石桌上,沉沉的睡著。

這時的有天因為隊友賽前休息,打發了那對自己很熱情的籃球經理,他拖著允浩一起就逛著這個校區

「喂,我覺得經理對你很有意思喔!」允浩說

「我知道。」其實這不是厚臉皮,看的到的人都曉得籃球經理在倒追他

「怎麼?不高興啊?也是啦!如果對象是俊秀你應該會高興一點。」允浩笑了幾聲

「廢話嗎。」有天斜了他一眼,不理會他這白癡

兩人隨意的走著,剛好看到那棵大榕樹,跟一旁的涼亭…有天瞇起眼更是看著正在涼亭睡的人…

「喂喂,那個人好像俊秀喔!」有天說著,人就往前跑了

允浩隨後說了是嗎,人也跟著跑向那涼亭

當有天看見那桌上的畫冊,他更加確定是俊秀,隨後的允浩也小聲的踏上涼亭,看著正在趴睡的人

他們站著誰也沒說話,這時本來輕微的風突然一陣的強勁,吹開了那本俊秀的畫冊…

飛快的閃過前面幾頁,停下了之前俊秀畫的兩隻手牽一起的那張圖…

有天瞪大了眼,這感覺…似曾相識。

他下意識的想拿起那本畫冊時,風又一陣的再將那畫冊往後吹幾頁…是那天俊秀看見籃球經理替有天擦汗的那頁,但很明顯,擦汗的人俊秀並沒有畫出來…

是種不願意…筆跡帶著無奈,這張不是未完成品,而是俊秀刻意不將擦汗的人畫出來…。

允浩在一旁看著有天遲遲都沒說話,於是自己也先開口在他耳邊說:「你說…俊秀是不是喜歡你?」

有天瞥了他一眼:「怎麼說?」

「感覺俊秀就是不想畫那女人幫你擦汗!」

這樣的分析有天不得不佩服,快狠準,三味俱全。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說完,俊秀身體突然抖了一下,然後慢慢爬起,才發現自己身旁多了兩個人,嚇的不輕

有天趕緊將畫冊闔上,看著俊秀說:「比賽要開始囉!」

「怎麼你們在這…?」俊秀顯得還是有些頭腦不清楚,迷迷糊糊的看著有天

「我們正在休息,所以順便逛逛校園。」允浩說

俊秀站起身,點點頭後,拿著自己的畫冊就跟他們一起走回籃球場。

一路上俊秀都沒說話,有天跟允浩有一句沒一句的搭,也時不時看看俊秀一下…

總感覺…俊秀有事情瞞著自己。

到了藍球場,有天就拿著自己的水遞給了俊秀:「要不要喝?」

俊秀看了一下後,就打開瓶蓋灌了下去,喝完又拿給有天

外人這麼一看總覺得懷疑,怎麼會這麼順手,於是球員A好奇的問允浩:「那看起來很小朋友手裡抱著畫冊是誰啊?感覺跟有天不錯喔,沒看過有天這樣服務人。」

「嘿,你八卦了喔!老實告訴你啦,那是朴有天的小朋友啦!」允浩笑著說

「不就跟你和在中的關係一樣?」那球員A貌似跟允浩還挺熟的,一下子就會意過來

「以後可能會一樣,但現在還不是。」允浩喝了一口水說

球員A點點頭,拍拍允浩的肩膀小聲的說:「幫我跟有天說叫他要加油啊!」

允浩點點頭,看著那球員A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喝水。

沒多久在中也趕上了,喘著氣走到允浩的身邊:「你準備好了嗎?」

「你沒事跑那麼喘幹麻?又還沒開始。」允浩伸手擦去在中流下來的汗,有些不捨的說

「來幫你賽前建立信心。」在中笑著回

允浩聽在中這麼說,沒顧大眾面前,自逕的就抱了在中一下,然後在耳邊跟在中說:「俊秀也來了呢,看來有天這小子要好命了。」

在中往有天的方向看過去,俊秀在一旁拿著畫冊替有天搧著風,有天原比俊秀高一些,他微低著頭看著俊秀,兩人說著話,笑的還挺開心的,只見有天最後抓著俊秀的手要他別搧了,估計他是不捨了。

然後他們籃球經理又走向有天,可能也是跟有天加油打氣之類的,有天臉上是笑了笑,但明顯牽強許多

在中轉頭問:「怎麼那經理不來纏你?你有比較輸有天嗎?」

「我是有夫之夫之人,怎能纏我?況且他對死會的沒興趣吧!」允浩對著在中笑的可愛

在中無奈的搖搖頭,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們的關係?


哨聲響起,裁判員指示兩隊的人員上場

「電機系和視傳系上場準備。」

有天看了俊秀一下,揮了揮手,感覺有些不想離開俊秀,又轉頭回看了他一下,俊秀笑的可愛,嘴裡就嚷著:「加油。」

沒一會兒,籃球場外圍的人數漸漸增多,在中也在人群中慢慢走向俊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俊秀你也來啦?來幫你的模特兒加油?」

俊秀笑著點頭。

「你喜歡有天嗎?」在中臉上依舊是笑臉,可聲音在吵雜的加油聲裡顯的清晰

俊秀震驚的睜大那蝌蚪眼,臉上笑容有些停澀,然後小聲說:「朋友吧。」

「還有點模糊吧?」在中說,可俊秀卻沒再回話

模糊…?分的越不清我越心安

沒能面對自己感情唯一的逃避方式…。


場上開始跳球,允浩為代表,球一往上丟,在中便大喊:「鄭允浩加油!」

隨後各系人馬開始大聲的替自己系上的人加油,俊秀在一旁沒有喊,在中只是又拍拍他的肩:「不是來幫你的模特兒加油嗎?」

俊秀點頭,可是聲音就是不敢喊出來…

在中看這情況也沒勉強,他偶爾也幫俊秀喊著:「朴有天加油!」但大部分都是允浩比較多就是了

場上的有天有點不悅,心想金在中真不公平!

眼神又瞄了一下俊秀,雖然很想聽俊秀替自己加油,可是明白俊秀會害羞,他自然也沒抱多大的期待

俊秀看著電機系分數慢慢被視傳給拉近,心裡更是緊張的有些不知所措

手中就緊抱著有天的毛巾和自己的畫冊,突然的喊一聲:「有天加油!」

這沙啞又有力的聲音一認就出來了,允浩搶過球也笑著對有天大喊:「朴有天你家小朋友幫你加油了!」

說完,球就傳給了他,有天對著允浩大罵:「你就不能小聲一點嘛!?」

轉身就一個三分球!

「老子好心告訴你嘛…。」允浩頑皮的笑著

兩人又全面的防守。

每一節結束休息兩分鐘,俊秀就忙著拿水給有天,然後用毛巾擦擦有天的臉,隨即又拍了兩下臉頰:「加油加油!有天加油!」

「俊秀阿,你以後就叫我有天就可以了,哥就不用了。」有天笑著說

俊秀才明白過來…他剛剛都忘了加上『哥』了

說完有天又上場了。

就這麼電機系也穩穩的拿下了下半場…電機系感覺勝利的理所當然,不過每個人還是都高興著有這樣的結果

有天很高興的跑過來,滿身汗水的就抱上了俊秀,而俊秀也沒排斥的摟上有天的腰際,兩人很高興都能有這樣的勝績

這時一旁來了那個籃球經理,他拍拍有天肩膀,系上每個人都在尖叫,也惹的一旁允在往這方向看來

那位籃球經理很自然的就墊起了腳尖,然後吻上有天的嘴唇,在場更是多人連連叫好,連對手視傳的聲援團也一起起鬨…

允浩跟在中隨後看向站在有天身旁的俊秀,他手心緊握著毛巾,那雙漂亮的鳳眼看著眼前這接吻的兩人,愣了許久,都動不了身

直到起鬨的人向前圍去,將那經理跟有天兩人擠一起,在一旁的俊秀理所當然的也被一同擠上了有天的背上,緊貼著…

在中本想進去將俊秀解救出來,但是人潮實在太多,連別系的都參一角,要進去拉俊秀也是不可能的

允浩拉著在中的手,不讓他向前,就讓他待在自己身旁看著這場鬧劇,然後淡淡的說:「我們做不了什麼…是要看他們能改變什麼。」

平常老愛鬧的允浩,這回也正經八百的看著眼前。

因為實在是太擠了,俊秀腳步有些不穩,手裡又拿著畫冊跟毛巾,手心只剩細微的空間能抓著有天的衣服

有天看著扯著自己身上衣物的小手,然後緊貼自己背的人,他心裡是一緊…

人是越來越擠,大聲喊著有天跟經理一起開房間的人越來越多,瞎起鬨的也一群,俊秀腳步越來越不穩,又聽著大眾的瞎鬧,心更是在飆淚…

於是俊秀沒再抓有天的衣服,雙手一手的畫冊,一手的毛巾,然後緊抱住有天的腰,臉蛋就貼著有天的背部,眼淚就這麼注入了那球隊衣的布料裡,滾盪的熱淚彷彿燙著有天的肌膚…

有天轉頭看著身後,只能到俊秀著頭,卻完全看不見他的臉,然而…他那滿是汗的手心,也就握上在自己腰際的手…

縱使自己的汗水直流,但他還是能辨別,什麼是自己的汗水,什麼是俊秀的淚水…

俊秀將自己的淚水擦在有天的衣服上,然後將有天抱的更緊,頭轉向左邊比較沒人的地方,右耳貼著有天的背上…淚水還是頻頻的在臉上直流

突然的,耳邊有細小的聲音…

「俊秀…你聽的到嗎?我喜歡你,我真的很喜歡你。」有天更是把俊秀的手握緊,從有天的背部傳來的聲音…

「聽到了嗎?俊秀,我喜歡你。」

俊秀臉上夾著淚水…笑了開來…

「我聽到了,有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