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潮更是猛烈的朝有天擠上去,許多男生都將那經理推向有天,有天只是緊握俊秀的手,將俊秀箝在自己背後,就怕他摔倒

當然一旁也許多女生跟著一起擠上去,就害怕他們的有天被那經理霸占,一觸即發,一發不可收拾

這時的有天朝著豆花方向大喊:「鄭允浩!」

允浩放下手中的水,從另一個籃球場的出口牽著在中走了出去,在中不解的問:「允浩,你要去哪?」

「拿傢伙囉!」

他們走到了隔壁的體育器材室,將那供學生使用的器材室門給踹開,進去拿了個『大聲公』,然後又走回了籃球場

允浩將大聲公的開關開啟:「在中,耳朵摀住喔!」

隨即他拿起擴音器,朝著人群大喊:「各位同學,請盡速離場!你們強迫已經死會的人是不對的行為!請停止你們這愚蠢的行動!」

大眾們停止擠壓,全然轉身望向允浩,允浩無關要緊的說:「朴有天已經死會了,你們擠死他也沒用。」

男同學們是悻悻然的向外移動,也覺得無趣,不過女同學們卻有些的不肯罷休:「死會也可以活標啊!」

又是一句話,女學生又是一個勁的像裡面擠去,而那經理是看了一下有天,因為內層的人有向外移動的趨勢,才得以讓他們兩拉開一點距離

經理退後才發現有雙手死死的抱著有天,左手的畫冊讓他一下子明白是誰…

「對不起了…。」有天臉上掛著歉意的說

「怎麼沒聽說你有這麼一個男友?」經理臉上有些無奈的看著他們倆

「剛剛才決定要交往的。」有天笑說

「剛剛?」

「對,剛剛。」

說完,男生是散了,卻換上最外層的女生湧上來

有天看這情勢,趕緊轉身就將俊秀抱住,然後往鐵欄上靠上去

允浩放下了擴音器,走向那人群,其實女生的人潮不比男生多,只是有天跟俊秀就這麼被擠上那鐵欄,允浩決定擠進去把他們倆帶出來

一旁的在中也跟了上去,只見人潮裡面有個女生喊著:「別擠了!有天跟他男友都快你們擠爆了!」是經理。

男…男友?

有天跟俊秀汗顏了一下,心想,沒必要說的這麼露骨吧…?

不過這句話感覺是起了效用,大家沒再向前擠,反倒看著有天抱著的人,俊秀不好意思的透過有天肩上看向外圍的人

他眼眶紅紅的,鼻子紅紅的,現在還一抽一抽的吸著鼻涕,突然一個女生看到寶的說:「是小受耶!」

另一個女生接著又說:「那有天肯定是攻了!」

俊秀心裡想著…什麼供什麼售阿…

於是大家就這麼好奇的看著有天跟俊秀,走來的允浩推開了那些女生,來到有天面前,開口就問:「你是追到手了沒?」

有天笑的呲牙裂嘴的:「追到了。」

「那走吧!去逛夜市!」允浩轉身推開女人牆,開通了一條路

有天要走前又向那位經理說了聲抱歉,拿著自己的背包背上,之後牽著俊秀的手慢慢走出人牆

一旁的在中幫俊秀拿著毛巾跟畫冊,隨後從口袋抽了一張衛生紙幫俊秀擦擦臉…

「你的臉都哭花了呢…。」在中笑著又抽了一張衛生紙擦著俊秀的臉

俊秀點點頭,紅著眼對著在中笑著

後來他們四人就騎著腳踏車直接前往夜市。

由於俊秀的雙眼都哭腫了,在中就叫有天跟允浩進去買,他們在停車場等

允浩很隨性的就拉著有天進去逛了,有天就一臉不怎麼願意的看著俊秀,其實他就想跟俊秀一起逛…

「俊秀阿…心裡有沒有比較舒坦?」在中笑著問

俊秀看著在中,嘴上輕輕的笑著,然後微微的點頭

「你們是剛剛才決定一起的?」

「嗯。」

「也太浪漫一點吧…也沒聽見有天大喊『金俊秀我喜歡你』啊…。」

「他說的不大聲,我是從他背裡聽見的。」俊秀低頭紅著臉說

在中也點點頭,看來兩個人抱的很緊呢!

「以後要加油囉,其實有天人不錯的,除了比較會睡以外,他倒是很照顧人。」在中像是個愛情解說者,安撫著俊秀的情緒

俊秀只是微微笑笑的,輕輕點著頭

「不過…俊秀阿…你有想過…跟有天…那個嗎?」在中伸出頭,試探的問著

俊秀睜大眼睛,吞吞吐吐的手指亂比一通:「是…是那個嗎…?」

「對對,就是那個!」在中也跟著緊張,雙手也不知道在筆劃什麼,又說:「俊秀…哥告訴你…別當受啊!千千萬萬要壓有天!」

「售…?什麼是供售?今天我也有聽一些女生在說,說什麼小售,然後什麼供…是在買賣東西嗎?」俊秀歪著頭疑惑不已

在中愣了一下…大概明白俊秀的『供售』是哪兩個字了,於是說:「不管了,俊秀,記住!無論如何,你都得壓有天!哥的希望就放在你身上了!」

「壓有天…?」俊秀又問

「不懂嗎?說直接一點,如果你跟有天要是發生性關係,你一定要是插他屁股的那個,不是被插的那個!」在中一氣呵成

俊秀茅塞頓開,臉又紅了起來:「怎…怎麼壓?」

「死命的把有天強押在床!死命的壓啊!」在中更是激動的說

俊秀點點頭,表示明白,自己也不太好意思的搔著頭

可是…?到底怎麼壓?

就按照在中哥說的,壓就對了。

「喂,留俊秀跟在中在那應該不會怎樣吧?」有天在夜市裡還是時不時的看向停車場

「怎麼,你怕我家在中吃了俊秀啊?」允浩拿了小吃轉身就走

「那怎麼可能,兩隻受哪能做出什麼!」有天笑的臭屁,跟上允浩

「很難說喔,或許在中會對俊秀灌輸奇怪的思想。」允浩停下來又點了兩份的剉冰

有天輕笑了幾聲,信誓旦旦的說:「沒再怕的啦!俊秀做不出什麼來的。」

允浩瞥了有天一眼,也跟著一起笑。

是啊,如果能翻身早翻了,不是嗎?

-----未完-----

斷斷續續的寫...

不知道寫的好不好阿...

別再停水啦~

媽咪我想大便阿!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