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天與允浩順利的從夜市裡走出來時,在中很俐落的發現他們倆的人影,然後迅速的閉上嘴,假裝道:「辛苦你們了。」

正處於還在消化在中所謂『壓有天』的俊秀,也很合作的回神,然後裝作剛剛什麼思想在中也沒灌輸的樣子

其實這種事情只要你不說我不說,也沒這麼緊張。

然四個人在停車場相相道別,各自騎著車子在轉角路口處就背道而馳了

一到俊秀的家中,有天拎著一些需要用到盤子的食物拿到廚房給倒出來,然後端上餐桌

以手腳這麼順利的程度,有天大概也熟悉了這個家的擺飾,不用俊秀他自然而然就曉得碗盤放在何處

成為親密室友的第一要件,柴米油鹽醬醋茶要知道各各坐落於何方。

俊秀任有天在廚房裡忙,自己跑進廁所洗了一把臉,照照鏡子也覺得好笑

堂堂大男人哭什麼哭!不就看著有天被人吻嘛!不打緊不打緊…

雖說心裡是不甘也不願,畢竟再怎麼樣自己也才偷吻一下,沒想到一次的系季盃自己得意的『偷吻』就這麼眼睜睜看被別人奪走

尤其…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比自己有種太多了

但這也沒什麼好計較,如果是兩個男的在大眾之下吻著,估計沒幾天就接到了『妨害風化』的起訴狀了。

「俊秀,出來吃吧!」有天在客廳喊著呢

「好。」

俊秀走到了客廳,順手就開了冷氣,然後到了餐桌上坐上椅子就開動了

他們倆吃是吃了,可是誰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第一句話,雙方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笑一下這般無奈又尷尬。

桌上的東西是吃完了,可他們一句話也沒搭上,只聽有天說要去洗碗,俊秀有些緊張的說:「你不累嗎?」

「啊?不累啊。」有天端著晚盤還回頭看了一下俊秀,然後走進廚房

俊秀也隨後跟進廚房,他推著有天:「我來洗好了,你去休息。」

有天是讓出了琉璃台,可卻也沒到客廳裡坐著等,就站在一旁看著俊秀洗…

「你…你看什麼?」俊秀瞥了他一眼

只聽見有天呵呵的笑,也沒回應

俊秀低著頭,乾脆專心洗著自己的碗盤,這時的有天皮皮的就湊近了俊秀,然後順手的就摟著他的腰,在俊秀耳邊低聲的問:「為什麼今天你要哭呢?」

這問題是正中了俊秀的下懷,他當時哭的順暢,卻也沒擔心有天會這樣問自己,應該說是壓根沒想到他會這麼問!

「我…我不知道。」俊秀洗碗的動作越來越慢,腦袋打了結,四隻也不靈敏起來

有天是摟的更緊,胸膛整個貼上俊秀的背脊,又問:「你是不是對我一見鍾情呀?」

這厚臉皮的問題有天也問了,其實他也不是想套什麼話,只是覺得這氣氛剛好適合這麼說而已…

沒料,俊秀身子是抖了一下…然後慢慢開口:「對…對阿。」耳根子已經紅的不像話了

這時的有天才發現,自己白忍耐了一個多月了,早知彼此是你情我願,他何必一忍再忍…憋到他可內傷

俊秀將最後一個碗放上了鐵架上,突然的又補了一句話:「其實…其實我有偷吻你一次。」

這算是種炫耀?還是證明他當初也有暗戀自己?

有天心想…老子每次來跟你一起睡都不知道吻你幾次了…。

見有天沒答話,俊秀紅著臉拖著有天的身體到了房間拿了衣服和浴巾,轉身小聲的說著:「我要洗澡了。」

有天很乖的放開了俊秀,然後也笑笑然的說:「快去快去,記得別鎖門。」

俊秀聞言,沒看有天的就跑進了浴室,那次的沒鎖門可真是嚇壞了自己,所以現在俊秀只要上廁所絕對會鎖門,縱使是喜歡的人,再怎麼樣還是不想再次被開門了

但有天卻不這麼想,能多開幾次那有多好?

有天一個人的又爬回客廳,沒開電視,一個人安靜的坐在沙發上,其實說不累也是騙人的,經過一場比賽那種緊張後的鬆懈,身體多少也覺得疲勞

他聽著俊秀洗澡的流水聲,想像著俊秀洗澡用著沐浴乳搓著自己的身子,然後再往下一點…

他承認他這麼想是不安好心,但他今晚就是打算狂野的跟俊秀睡一次,還胸有成竹的告訴允浩,今天就要讓俊秀明白,誰是上誰是下!

不過…還是得看俊秀願不願意了…。

其實,朴有天也算是個好老公。

等到有天也洗完後,俊秀就拿著吹風機給他,然後連帶有天的浴巾都拿去洗了

將衣服預約洗衣完畢後,俊秀回來房間看有天已經躺上床了,感覺有點累,然他走回廁所刷牙洗臉完,也準備上床了

當俊秀關起了大燈時,有天突然說話了:「別關阿,俊秀。」

俊秀又把燈打開,不解的問:「不是要睡了嗎?」

「還沒呢…。」

當然不能這麼早睡,關了燈老子也不好辦事了。

俊秀點點頭,從桌上拿了一本書,然後也爬上了床上,靠著床頭,自己就看了起來

「俊秀…。」有天有些無奈的看著俊秀

「嗯?」眼睛也才看了第一行字,有天便伸手將書闔起來,然後放到一旁的櫃子上

「俊秀阿,現在還早,我們來做一點有意義的事。」

有天將俊秀摟了過身旁,欺身就吻上俊秀的嘴唇

這次不是那淺淺的小吻,有天沒幾下就撬開了那小唇瓣,吮著俊秀還在發愣的舌

等會意過來,自己的舌頭也才下意識的抵抗有天,這沒抵抗還好,一抵抗有天還以為他家小朋友回應自己,於是更變本加厲的給予一個更深沉的吻

吻的俊秀換氣來不及,想推開有天才發現自己還挺喜歡這樣被吻的,等到有天放過自己時,他便在這被染上情慾的氛圍下尋找著空氣大力喘氣著

俊秀的嘴唇被有天吻的紅通通,胸口也不停的起伏,一手就掛在有天的肩上,雙眼氤氳的看著有天…

這樣的可人兒在面前叫有天要就此打住似乎太不道德一點,所以他很自動的將俊秀這樣的表情當作是一種邀約…

然後沒心沒肺的伸手就往俊秀的衣內裡竄…

俊秀是緊張了一翻,身子慣性的就往後退了一下,但背後就床櫃抵著,退也是於事無補

有天倒是沒什麼羞恥的上邊摸完換摸下邊,他曉得俊秀絕對會有些抗拒,於是就先發制人的,撫上那脆弱的禁區

「阿…。」俊秀無助的喊了一聲

有天滿意的看著俊秀的反應,另一手沒閑著的將俊秀的衣褲脫下,脆弱被人家挾持,俊秀就只能順著有天的只是配合…

「有天…你不要…」

人家話都還沒說完,有天就很盡責的幫他搓揉著分身的頂端,時不時的上下摩擦…

俊秀腹下是一陣電流,他那雙小手彷彿力氣被抽光,沒什麼作用性的想把有天的手從自己的分身拿開…嘴裡吐著熱氣,可憐的說:「不要阿…。」

有天是皺著眉頭,以為是自己服侍的不夠好,檢討的問:「俊秀不舒服嗎?」

俊秀看著有天身上衣服褲子還在,心裡當然緊張,不是不舒服所以不要,是因為太舒服所以不要

為什麼?因為俊秀腦子就想著在中跟他說的話:『壓有天!要壓死他!』

可現在因為自己太舒服然後沒了力氣感覺還真丟臉,況且自己身上已經沒有能替自己遮蔽身子的衣物了…

分身吐著露珠,有些液體還流向了後面的穴口,俊秀身子的敏銳度讓自己都覺得恐懼…

後來有天抱著俊秀的腰讓他躺平,然後又是那令人舒服的服務,俊秀手背蓋著自己的眼睛,嘴巴不時吟著些有天喜歡聽的聲音:「嗯…啊…」

有天仍是笑瞇瞇的看著俊秀身體反應,膚色漸漸被染桃紅,低身吻住那時不時發出令人沒理性的小嘴

之後俊秀的身子本能的顫了一下,然後那些羞人的熱液就這麼灑在有天的掌上

他沒讓俊秀好好喘氣,就順著液體的流向,手指也往裡邊探去…

等到都進了一根手指,俊秀心中才大喊不妙!

「不行!」俊秀立刻抬起頭看著有天

可是都進去…怎麼不行?

有天是看著俊秀,可那手指還是沒停的擴充著內壁…

「不行啦…我要在上面…。」俊秀帶了點哭腔的說

有天笑的詭異,手指找著俊秀的敏感點,然後說:「好啊,等等讓你在上面。」

俊秀點點頭,有些安心的沒再阻止有天這行徑…有天低身在耳邊跟俊秀說:「俊秀啊…再張開一點。」

聽是聽了,俊秀恨不得挖土鑽進去,但也還是照做了…有天更是順利的,在肉壁裡找到了俊秀的敏感點

「啊哈…」聽這反應有天便知曉待會自己得攻哪了

之後有天的手只是退出了俊秀的身體,替自己卸了衣服,一覽無遺的呈現在俊秀面前…

俊秀免免強強的撐著身子起身…跪爬到有天的身上,雙腿張開就坐上有天那腰際,小手就壓著他的肩膀,用力的壓住他…

有天扶著俊秀的腰,然後緩緩的說:「俊秀啊…你的屁股起來一下…。」

俊秀小心翼翼的抬起那屁桃,雙手沒有放開還是繼續壓著

可誰知,有天沒一下的就將自己的分身進去了俊秀的身子,俊秀吃痛的喊了一聲:「唔…。」

眼裡的兩行眼淚忍不住的掉了下來…

「別哭別哭…俊秀忍一下就好了,不痛不痛喔,會舒服的…。」有天彎起身子,吻著那委屈的紅唇

俊秀的手還是壓著,可是淚就是流不停…心理憋屈的很…

在中哥…我壓了,我真的很用力的壓了…可是我屁屁還是被他插了。

這…多麼…多麼委屈的心聲阿…。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