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俊秀回到家後,心情其實不怎麼的好

他出任務時的白色套裝,有些地方都被血給濺到

在中一人在客廳像是在想著什麼事一樣,看到俊秀進家門後身上的衣裳,不禁的皺起眉頭:「俊秀,趕快去洗澡。」

俊秀沒答腔,從鞋櫃拿出自己的KERORO拖鞋,上樓就進房間。

一進門,有天躺在床上放下從俊秀書櫃上拿的KERORO軍曹的漫畫,然後說:「歡迎回家。」

顯然俊秀真的是心情差到極點,連點聲響都沒有,拿個衣服就往浴室裡去了

有天莫名的看著那個鬧彆扭的俊秀,然後又轉向看著那隔著房間跟浴室的大玻璃…

玻璃並不完全透明,霧狀朦朧,可卻還是看的見裡頭那人的身影

有天像在欣賞什麼的看著俊秀那姣好的身材,嘴裡不禁上揚,隨後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俊秀洗完將頭髮給擰乾後,拿個桌上的眼鏡就帶上了,感覺似乎沒方才的不爽,但看上去還是很沒精神

床上的有天挑了一下眉,開口問:「心情不好啊?」

俊秀只是搖搖頭,可見是不想說話

「那可以讓我問幾個問題嗎?」他又笑著問

「說吧。」俊秀聲音沒什麼起伏,人靠在桌子旁,看著床上的他

「TAMAMA…是不是喜歡軍曹?」

俊秀一聽見是有關的KERORO的話題,他的眼神突然有了精神,剛剛的不爽稍縱即逝,臉上馬上有了笑容

「你也這麼覺得吧!其實我也認為TAMAMA喜歡軍曹喔!」俊秀很高興的也爬上床跟他說

「你說是的話…我想大概是了吧。」他看著俊秀整身的衣服,突然覺得,其實要讓眼前這小傢伙高興還滿容易的…

每個人總是喜歡談論自己喜歡的事物,於是他就這麼抓準這點,率先開口讓俊秀心情好一點。

「還有,如果以後我搬進來住,我想我應該是跟你同一間房,但是…你的床不太大,所以我想我得再買一張進來放。」其實這才是他真正想說的問題

「可以可以!買床當然可以,可是…我可不可以求你跟我買同樣的床呀?你可以選別種款的!」有天人都還沒答應,俊秀就從自己抽屜拿起KERORO床包的目錄,然後又回到床邊拿給有天

「你可以買TAMAMA或者GIRORO還是KURURUˋDORORO還有還有…GARURUˋSUMOMO……」

有天就這麼有耐性的聽完俊秀這一整套的什麼RURUˋRORO…

結果有天就選了一款樣式,指著說:「TAMAMA好了。」

因為俊秀的床是KERORO所以有天就想說,既然TAMAMA喜歡KERORO那麼就湊一起吧…。

俊秀簡直高興的大叫,但是高興的原因並不是有天要搬進來住,而是他又多了一款式的床包…這一點有天是感覺比較無奈些

爾後他又向俊秀說著,明天他得回公司拿支票,問俊秀跟不跟

俊秀很快就答應了,反正自己也沒事了,錢的事情都讓昌珉去催繳,自己只是出任務而已…

有天點點頭,然後將那本漫畫放回書櫃,回來就又躺上床,跟俊秀有一句沒一句的聊

「你的雙槍好用嗎?」俊秀有些好奇的問

「算…好用吧。我很久不拿它們了。」有天躺著,雙眼看著天花板說

「你曾想過當我們這行的嗎?」俊秀也躺平,雙眼也看著上邊的電風扇轉動

「剛畢業時想過,後來覺得…有點殘忍,所以轉型了。」

「但你雇用我哥去殺人不也是殘忍嗎?」

「但至少不是我去殺…。」

說起來,借刀殺人跟自己殺是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那你怎麼做這行?」換有天問

「哥做這行,我就跟著他做這行。」

「通常會去那種學校的…多半是孤兒。」有天有些歎息的說

「對阿。」俊秀點點頭

然後兩人沉默不語。

或許在某些心靈上,他們彼此都渴望一份親情,因為沒有過,所以會幻想,會渴望…

「其實…」俊秀側過身,看著有天,認真的說:「我一直以為我跟我哥會沒飯吃呢…但卻沒想到,我們竟然能靠著這樣的工作賺大筆錢,然後活到現在。」

語氣不是想炫耀什麼,反到讓人覺得一股悽涼…

要不是這世間有太多的怨念,太多的仇恨,他們這行業還足以生存嗎?

他們這組織踩過了多少的人的屍體走過,然後活到現在…

那些不可計量的屍體…

有天彷彿明白俊秀的意思…然後轉身輕聲的說:「這不是你的錯…。」

奪走他們的性命…不是你的錯。

大家只是…只是想在這世界存活下來…

就連我也一樣。

商場的爭鋒相對,以至於演變成私底下的血戰廝殺…

怪不得血和錢,兩者都不好聞。

俊秀那雙鳳眼疲憊的爾後慢慢閉上了眼,然後睡去…

有天看著他的睡顏,不經意的摟著他,也慢慢的睡著。

------

其實我就是太多怨唸...

所以才會亂打這篇= =

請原諒我(淚)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