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醒來後,他傻呼呼的起身,然後揉著自己那還未完全甦醒的蝌蚪眼

床邊很莫名奇妙的有個塑膠袋裡邊裝著一顆小枕頭…

他看著那袋子愣了好一會,歪著頭想,眼前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怎麼自己裝啤酒的袋子裡面會裝枕頭

沒頭緒。

這算是他個人的好處,酒品好,喝醉了就想睡,睡完後也不會宿醉,隔天依舊能照常上班

等他頭腦清楚一些後,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已經十點了,沒想到他自己也這麼能睡!

還好今天跟客人的約會是在下午,不然睡過頭肯定會被總裁開除

說到總裁…

他這時才慢慢的意識到,這間房間的擺設並不是自己的住的那間…

臉霎時變的鐵青,也不管為什麼那塑膠袋會裝枕頭了,他就這麼一個勁的跑向自己的房間

裡面沒有任何人,但自己的筆電卻事被闔上的…

看來昨晚他應該是不小心霸佔了朴有天的床,所以朴有天逼不得已才跟自己換房睡吧…

這個推測完全正確,可卻也讓他內咎不少。

他臉沒洗牙眉刷的就先開啟電腦,電腦並沒有關機,第一入眼的便是那沈昌珉的MSN

他看完了最後兩句才發現…原來他醉了真的會是一沒白癡,白癡到自己不小心睡了朴有天的床…

沈昌珉已經是離線的狀態了,但他還是打了字上去

〔我真白癡了我…。〕然後關掉視窗,關機。

他想朴有天現在不在大概是去了開會了

於是整理自己一翻後,中午就一個人去飯店的餐廳簡單的吃了一下,之後便打車前往客戶的所在地。

這次他回來飯店後也晚了,進門就看見朴有天人在客廳的喝著啤酒看電視,還CNN呢…

他這次進門並沒有說聲『我回來了』,人只是默默低著頭,然後悄悄的選了朴有天旁邊的沙發坐下…

「朴總…。」他輕聲喊

「嗯?」朴有天認真的看著電認,含糊了一聲

「對不起,昨天睡了你的床。」他那道劍眉很不爭氣的就垂下來了,看上去就很可憐

朴有天轉頭看到他這表情,不小心的笑了出來:「那又不是什麼大事,你的臉怎麼看起來還真像這世界要末日了。」

聽到朴有天這麼說他也笑了,所謂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大概就是這般,雖說他沒說話,不過朴有天最後還是擺了擺手說:「沒事沒事。」

其實真的不怎麼樣,睡哪不都一樣?朴有天想。


後來他洗完澡後又跑到朴有天的房間一起喝酒

反正今晚是待在這飯店的最後一夜,他想說自己應該可以盡情的喝完那些啤酒了

但當他要從朴有天桌上拿第四灌要喝的時候,他人就有點不穩了…

身子就穿了簡單的汗衫和卡通圖案的四角褲,他就這麼搖搖晃晃的走到朴有天的桌邊要拿啤酒喝

原本朴有天是很專注在看他的筆電,電腦裡一堆資料他都得審核,也沒多於空暇管金俊秀在做什麼…

不過就在這時候金俊秀路也不知道怎麼走的,左腳就拐上右腳,然後整個人就往朴有天身上撲去!

兩人頭撞頭,金俊秀還腳立不穩的就跌到了,剛好跌在朴有天的椅子旁…跌下去後,人就沒再起來了

朴有天是嚇了一跳,然後手就揉著自己被撞到的頭,起身看著金俊秀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他立即彎腰伸手將他扶起,確定人不是死了而是睡著後,他費了點時間和力氣又把金俊秀拖上自己的床

就在他把金俊秀放上床,他的鼻頭跟金俊秀的頸肩距離有些靠近…金俊秀身上的氣味,除了那淡淡的酒味以外,再來就是他昨天聞到的那種寶寶味…

原來這味道是他的…。

而金俊秀也迷迷糊糊的嗅著朴有天身上的味道,然後含糊的說了聲:「你好香喔…。」

這聲音聽了讓人酥軟,可能又因為他很想睡的所以還含了點鼻音…

朴有天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這距離剛好能讓他看見金俊秀這不算帥的睡顏,不過倒是睡的很沒防備,睡的香甜…

兩人吐出的熱氣都感覺得到,這點餘暈讓朴有天有些沉醉…

他雙眼清楚的掃射著金俊秀的眼…鼻…嘴唇…低身又再一次嗅著金俊秀的體香,頭腦很自動的將這些看到聞到的五官和氣息一一儲存在腦海裡

真舒服……這是朴有天的感覺。

之後朴有天把他安置好後,公事處理的差不多他也就自己跑到金俊秀的房間裡睡了

今晚朴有天的心情很不一樣,雖說跟金俊秀相識並不久,但卻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這種感覺對於他這種人來說…到還是第一次

會莫名的想找金俊秀依賴一下…

當他闔上眼後,腦中考慮了最後一件事情

選特助就像娶老婆一樣…那麼金俊秀願意當他老婆嗎?

星期日早上他醒來後發現自己又睡在朴有天的床上

他立即的跳下床就又往自己的房間跑去

門打開後才發現朴有天睡的還挺安穩的,似乎沒發覺他進來的樣子…

他好奇的走到床邊看了朴有天幾眼,耳邊還可以微微的聽見朴有天打鼾的聲音,那樣子還真有點可愛

於是他慢慢的離開,到了浴室拿了自己的牙刷牙膏後,就回到朴有天的房間使用他的浴室。

他刷完牙洗完臉後,他就輕巧的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翻著自己的行李拿出衣服穿上去,一旁的朴有天仍是睡的忘我…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其實離去機場還有些時間,於是他就趁這空閒慢慢的整理自己等等要帶回去的行李

其實他的東西也不多,沒三兩下就全都打包完了。

他轉頭又看了看那位仍然睡的很不畏風雨的朴有天…聽著那平穩又有節奏的打鼾聲,他嘴裡不小心笑了出來,然後悄悄的走過去朴有天的身旁…

他伸手就想玩弄一下朴有天,想捏著他的鼻子不讓他呼吸

雖說他覺得自己這樣很幼稚,不過他還是想試試看,最怕就是朴有天有起床氣,等等如果吵醒他或許會被罵也說不定…

所以他遲遲都沒對朴有天伸出魔爪。


一個小時過後朴有天也醒了,後來金俊秀看朴有天的動作很慢,自己就自告奮勇的說要幫朴有天整理行李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他就幫朴有天收著桌上的資料,衣服…等朴有天從浴室裡出來後,發現自己的桌上還乾淨不少阿

看來特助是真的需要的…。

之後他們又搭乘那轎車一起到機場CHECK IN

由於離登機的時間還滿長的,他就興致沖沖的拖著朴有天去逛免稅店

反正都要回國了,那就帶一些名產或紀念品回去也不錯。

整場朴有天只是看也沒買,他也沒強迫,自己就在食品店挑了幾樣甜食想說回去進貢一下沈昌珉和鄭允浩

買完後朴有天站在免稅店外面等著他,他出來後就拿了一袋甜食遞給了朴有天

「給你的。」他笑的開心的將那袋給了朴有天

「你太客氣了…。」說是這麼說,不過朴有天還是接了

「別以為我狗腿阿,我只買給我的朋友的。」他笑說

朴有天聽到他這話,自己低頭微笑著,沒給他看見

朋友阿…朴有天還是第一次體會。

兩人之後回國拎著自己的行李來到的入境大廳,當時朴有天還問他怎麼回家

他只是笑著說沈昌珉會來載。

一到大廳就看的見沈昌珉在那人群裡傲人的身高,他一瞧見金俊秀伸手就朝著他們這方向揮著

沈昌珉也瞥見金俊秀身旁的朴有天,眼神犀利的打量著朴有天,心想那人是不是朴總…

沈昌珉拿過金俊秀的行李,金俊秀很高興的跟他介紹這位是咱們企業的總裁,朴有天

「您好,朴總。我是沈昌珉。」沈昌珉率先伸出了手,禮貌性的說

「久仰大名。」朴有天也伸出了手握住,笑說

沈昌珉的的眼神稱不上友好,雖說臉上帶著笑,但卻莫名的對朴有天有些警戒

後來金俊秀那小嘴不停的替他們兩介紹對方,朴有天是笑笑的可卻也沒聽進多少,沈昌珉亦然。

「那麼,我們在這裡告辭了。」朴有天微笑說

「好,後會有期囉!」金俊秀開心的揮著手說

是阿,後會有期。

後來朴有天轉身就往一號出口走了,在後方的金俊秀也拿著自己的行李作勢要離開,卻被沈昌珉執著站在原地打量朴有天這舉動愣了些腳步

「昌珉,怎麼了嗎?」他抬頭問那比他高一個頭的沈昌珉,又說:「怎麼你看朴有天的眼神不是很高興?」

察言觀色是業務部的首要技能,對於金俊秀這番的經歷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沈昌珉有心事…

「沒什麼。」低沉的聲音讓金俊秀有些不知所措

於是他也笑笑的拿著手裡的甜點可愛的說:「這給你的啦!夠朋友吧!」

沈昌珉看著他那樣如孩子一般一樣稚氣的笑顏,腦子甩了甩,然後將那甜食拿在手裡,還說了聲:「謝啦。」

他也沒再追究為何沈昌珉會突然的沉重,兩人就這麼離開入境大廳,然後開車一同回家。


朴有天坐上轎車後,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腦子想著剛剛沈昌珉那種似乎有點排斥自己的眼神…

不是因為企業關係所以排斥,也不是忌妒自己的地位…

看著沈昌珉替金俊秀拿行李的順手程度來看,他會不會是排斥自己跟金俊秀走的太靠近?

同是商道中人,對方散發出的氣息朴有天也不可能不知道…

不過腦子又想到那惹人發笑的金俊秀…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許多。


沈昌珉開著車一路上只是隨便搭金俊秀的腔,並沒有特別認真在聽金俊秀在說些什麼…

他想著剛剛朴有天從海關出來後那種看著金俊秀的眼神,有說有笑的,心情就不太好

不是行為舉止討厭,而是那眼神讓他感覺有些太過耀眼…

像是寵著什麼一樣…

「朴總有留電話給你嗎?」沈昌珉突然插嘴的問

那喋喋不休的金俊秀也停了一下,然後說:「沒呢!我都忘記跟他要了!」

沈昌珉內心微笑著,悶著說,還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